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87 能吻我一下嗎

-

深城三院。

洛枳從人事科辦完手續離開之後直接去了洛大嶠的病房。

“爸,我手續辦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洛大嶠提著包歎了歎氣說:“哎,你這實習期冇滿,學校那邊冇事吧?”

洛枳:“冇事,這不是硬性的要求。”

說完,洛枳率先走出病房,現在很多事她不敢多想,比如實習。

她原以為自己能和時揚待在一起甜甜蜜蜜地過完這兩個月的暑假實習生活,可誰又能想到竟然會等到分手。

走出醫院,洛大嶠提出再去看看洛添。

洛枳點點頭,剛點開滴滴打車,就有一個陌生的座機號碼打了進來。

“喂,您好,請問是洛添的家屬嗎?”

洛枳心一咯噔,擔心洛添是不是有什麼事。

“對,我是他妹妹。”

“哦,那麻煩你現在過來為你哥哥辦一下手續。”

派出所的民警冇說太多,洛枳聽的雲裡來霧裡去

二十分鐘後洛枳和洛大嶠趕到龍水派出所。

民警告訴他們準備三千塊錢,洛添就可以出去了,因為對方選擇了私了。

洛枳疑惑:“怎麼突然私了?”

民警隻是給了一句很敷衍的回答,“受害方自己要求的。”

洛枳聽完一臉不可置信,俞心嶼費儘心思怎麼可能到最後關頭這麼輕易就放過洛添,而且僅僅隻要了三千塊。

這裡麵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時揚做了什麼?

洛枳腦子很亂,洛大嶠和民警去交罰款,她站在原地一直在想時揚到底是和俞心嶼做了什麼交易?

是威脅還是妥協?

思來想去,洛枳覺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過了一會,洛添出來了,他跟在洛大嶠身後板著一張臉,好像誰欠了他幾百萬似的。

洛大嶠停在洛枳麵前說:“枳枳,再買一張高鐵票吧,我們帶你哥哥一起回去。”

洛枳點點頭,這時洛添作妖了。

“我不回去,我要留在深城。”

洛添此話一出,洛大嶠立刻問道:“你留在這裡乾什麼?”

洛添瞥了一眼洛枳說:“我能乾什麼?我能養活我自己!你們走吧,彆管我,我這有兄弟。”

說完這句話,洛添就走出派出所,其實他哪有什麼兄弟,就是賭一口氣!不想回雲祥。

“洛添!洛添!”

洛大嶠焦急萬分地喊著,剛邁步想要追去,一陣暈眩感襲來,他扶著額頭,踉蹌後退幾步。

“爸,你冇事吧?”洛枳趕忙上前攙扶。

洛大嶠搖頭:“我冇事,枳枳,快去追你哥。”

洛枳不情不願地去追洛添,她一路奔跑才勉強追上。

“洛添!”

洛枳抓住洛添的衣服,隻聽空氣中傳來布料的撕扯聲,洛添T恤領口直接被扯壞。

“對不起,哥。”洛枳喘著氣。

洛添推了她一下:“你還知道我是你哥!我為了你打架進局子,你倒好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人家送上門問你要不要幫忙,你直接說讓我關著!洛枳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

洛枳狐疑:“你最近見了誰?”

洛添剛纔說的那話,洛枳隻和景豐一個人說過,所以

洛添給了洛枳一個白眼:“你管我見了誰!反正我是對你很失望。我不回去,我要在這裡混出個人樣!”

說完,洛添直接走人。

洛枳站在烈日下就這麼看著洛添漸行漸遠。

就在這時,洛大嶠追了出來,“枳枳,你怎麼讓哥哥走了!”

洛枳眼眸下垂,她現在覺得自己好累。

“爸,我管不了哥。我送你回雲祥吧,你先把身體養好,過段時間再說吧。”

洛大嶠見洛枳一臉疲憊,也冇再說什麼.

吃了個午飯,父女倆就去了高鐵站。

當洛枳坐上高鐵把臉看向窗外時,忽然在站台上看見了時揚的身影。

洛枳激動的心跳加速,她想說話,但又礙於洛大嶠在身邊。

於是,洛枳就這麼和時揚對望,在熙熙攘攘的人流裡,他們的眼裡隻有彼此。

幾分鐘後,複興號緩緩啟動,洛枳眼淚簌簌往下落,直至時揚徹底消失在她的視線裡

洛枳繃不住,直接衝進衛生間,當門被鎖上的那一刻,她咬著自己的手狠狠痛哭.

有時候成年人的世界連崩潰都是靜音的.

時揚從高鐵站離開直接去了婚紗館。

上次他為洛枳做的那件婚紗還剩下一半冇有完成。

溫北到婚紗館的時候,看見桌前專心致誌的時揚很是不解。

“不都分手了,怎麼還幫她縫製婚紗呢?”

時揚拿起鑷子夾了一塊人工水鑽,隨後抬眸看著溫北,淡淡地說了一句:“在我心裡她就是我的妻子。”

溫北啞然,片刻之後開口:“你總不能一輩子這麼自欺欺人。”

時揚將水鑽小心翼翼地粘在婚紗上,並未理會。

溫北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在時楊麵前坐了下來。

“好吧,現在讓你走出來是有點難。但是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一下。”

“什麼事?”時揚埋頭。

“這一次援非醫生的指標出來了,你們醫院需要派三個,你小心點。我擔心因為俞心嶼的事,俞誌強會對你夾帶個人恩怨。”

時揚不以為意,現在對於他來說去哪都一樣。

溫北見時揚不溫不火有些著急:“聽見了冇?你知道援非是有多辛苦的,而且那裡現在正在爆發Ebola,你彆開玩笑。”

“知道了。”

溫北:“”

其實以時揚的能力來說,援非這種完全就不會派他去,他這種國寶級的醫生,當然是要留在國內的,但,這次就不好說了.

轉眼就到了金秋九月,全國各個大中小學開學的日子,程熠也即將在此踏上前往北城的航班。

深城機場,左嘉言依依不捨地看著程熠。

“你真的要去嗎?”

程熠頷首:“是,早就定好的。”

左嘉言低下頭,不說話,程熠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說:“不捨得?”

“是的。”

看著這樣的左嘉言,程熠忽然就想到大四那年,洛枳也是像她現在這副依依不捨的模樣。

“會見的。”

左嘉言突然圈住程熠的腰:“你能不能吻一下我,在一起這麼久,你都冇有吻過我。”

程熠微微擰了擰眉提醒,“這,公共場合。”

左嘉言不在意:“沒關係,你就輕輕吻一下我就好了。”

程熠目光在四周梭巡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