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92 平平安安

-

時揚話剛出口,洛枳早已哭成淚人,她起身飛撲進他的懷裡,分開後的所有思念全都集中在這一刻爆發。

洛枳很想告訴時揚她捨不得他。

甚至她想不顧一切跟隨他一起去援非,逃離這一切。

可是有些話註定隻能爛在心裡,就像有的人永遠隻能是擦肩而過的憶中人。

洛枳和時揚緊緊相擁在一起,難捨難分。

此時,隔著一條馬路,程熠將這一幕儘收眼底。

他手裡拿著的是洛枳的手機,剛充好電。

之前,程熠在發現洛枳的手機遺忘在自己家,擔心她要用手機所以不顧自己胃疼先是跑大北大去找她,然後又輾轉去了醫院,冇找到人,奔走一圈之後終於找到。

可誰曾想到頭來看到是這一幕。

頓時,程熠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被什麼東西刺穿,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裡的手機,臉上儘是自嘲的笑。

所以他現在這是什麼行為?一隻舔狗被人乾了一槍,灰溜溜的逃走了?

程熠冷冷地收回視線,拿著洛枳的手機原路返回

走出咖啡店,洛枳和時揚兩個人的眼圈都是紅的。

明天一早,時揚就要隨醫療隊一起奔赴津巴布韋,所以,明天之後他們就是異國。

“小枳,回去吧,以後照顧好自己。”

時揚努力剋製自己想要吻洛枳的衝動,就像他一直在壓製自己的感情。

溫北有一句話,時揚一直記在心裡,他說,有時候犧牲兩個人的感情來換取兩家人後半生的平安與安寧,或許也不是一件壞事。

做人其實不能太自私,該放下的總是要放下。

洛枳抿著唇,一邊抹眼淚一邊點頭:“你也是,你一定要平安。”

如果快樂很難,那就祝對方平安。

時揚頷首,兩行眼淚從眼眶滑落:“我們都要平平安安。”

洛枳心底深處的東西一點一點地在崩塌,她覺得自己快要撐不住了。

“小枳。”

突然,時揚張口。

“嗯?”洛枳抬起頭,努力強顏歡笑。

“”

洛枳等了很久,時揚都冇說話。

“怎麼了?想對我說什麼?”

時揚看著洛枳,他想告訴她,這輩子他可能是最後一次這樣愛一個人了,他會永遠把她放在心裡。

在以後不能見麵的日子裡,他依舊會像從前那般愛她,關注她,且這種愛是與日俱增,不會隨著時間的改變而改變。

隻是啊,有些話終究是不能說出來需要被掩藏一輩子的。

時揚覺得如果自己說了會給洛枳造成很大的壓力,甚至可能還會阻礙她以後尋找愛情的步伐。

所以,話到嘴邊,又被時揚給嚥了回去。

“時老師?”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洛枳見時揚隻是呆滯地看著自己,未言一詞。

良久之後,時揚終於開口了,“小枳,提前祝你畢業快樂。還有,祝你以後幸福,希望會有一個很好的人來替我愛你。”

時揚的這一句話有一半都是假的,真愛過的人,又怎麼捨得放手把她推給彆人。

時揚已經做好孤獨終老的準備,但是他不能讓洛枳也這樣。

很巧,洛枳也有同樣的想法,她覺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再去喜歡上彆人了。

因為現在的她枯萎的就像一棵即便逢春也不會再生出新芽的樹,但時揚不行,她總不能讓他一生也是孤獨一人度過吧。

“嗯,我會的。希望時老師也是,你這麼優秀,將來一定會遇見更好的人。”

“好,那就這樣,再見,小枳。”

洛枳強忍著心酸和時揚揮手道彆:“再見,時老師。”

說完這句話,洛枳轉身捂著嘴哭成狗。

如果一段感情非要有個人先走出來,她希望是時揚,否則一直留下深陷回憶的無法抽身的那個人該有多痛苦。

洛枳和時揚都希望對方先走出來,隻可惜,他們自己又都不願意走出來.

午休結束,洛枳回到醫院。

她剛坐下,門外就有個小護士跑過來喊她。

“洛同學,外麵有兩個女士找你。”

女士?

洛枳有些狐疑,這時候誰會來找她呢?總不能是病人吧,她又冇有出診,哪裡會有病人來找她。

懷揣著幾分疑惑,洛枳走出診室,突然,時婧和卜月就這麼猝不及防地闖進了她的視線。

“洛枳,這呢。”

時婧很是熱情地和洛枳打招呼,她的手上拎著幾個名牌logo的紙袋。

卜月的臉上也是一改往日看到洛枳的嚴肅,泛著慈祥的笑。

洛枳微怔,來到她們麵前。

“洛枳,冇耽誤你忙吧。”

時婧先開口,然後將手裡的紙袋送到洛枳麵前,“這是我們家的一點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洛枳垂眸看了一眼,拒絕:“時女士,不用客氣,有話就說吧。”

洛枳當然不會蠢到真的以為時婧和卜月是無事登三寶殿,她們帶著禮物來,肯定是有事。

“額,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換一個?”

洛枳抬手看了看錶,說:“還有十分鐘門診就要開診了,我必須要回去了。”

“十分鐘啊?不行的,說不完的。”

卜月話音剛落,時婧馬上接話:“洛枳,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們等你結束。”

洛枳想問到底什麼話十分鐘都說不完,但終究還是冇把話說出口。

“好的,那我先回去了。”

時婧客氣地迴應:“好的,你慢慢來,不著急。”

洛枳回到門診,醫生開始叫號。

一個下午她都很忙碌地在敲鍵盤,幫醫生寫病例。

下午四點半,門診停止看診,洛枳整理好病例,然後換好衣服走出門診。

她剛下樓,時婧和卜月就來到她麵前。

“洛枳,忙完啦?”

洛枳看著時婧,點了點頭:“忙完了。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卜月笑道:“冇事,我看這會也是晚飯的點了,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好不好?一邊吃一邊說。”

時婧:“我看可以,我馬上訂個餐廳。”

見時婧和卜月這麼熱情,洛枳一時間竟有些摸不著頭腦

“額,我覺得不用了,有話就在這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