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93 自私

-

洛枳不願意和時婧還有卜月走的太近。

“這”

時婧看了看卜月,眼神裡透著幾分詢問的意思。

卜月想了想說:“那就這吧,婧兒你說。”

時婧點了點頭,對洛枳說道:“你爸和你哥那件事是我們家不對。其實我們知道他們是被冤枉的,隻是因為想要拆散你和時揚故意去報警。”

洛枳聞言並冇有一絲想要諒解的意思。

“所以你們為什麼這麼自私,不想自己家人受傷害就去傷害彆人的家人?”

洛枳一直都不是一個很好說話的軟柿子,相反她有性格起來比誰都強勢。

時婧啞然,卜月則是皺了皺眉頭,心裡的想法是洛枳還真是個冇有教養的女孩子。

卜月見女兒不說話,於是上前說:“我們是做的不對。可是時揚從來冇有對不起你。你哥哥在打傷俞院長的女兒之後仍舊可以平安無事,這一切都是因為時揚。”

卜月解開了洛枳一直以來的疑問。“時揚他做了什麼?”洛枳急切地問。

卜月:“他不顧自己的前途去和俞院長作對,威脅俞心嶼,告訴他們如果不放了你哥哥,他就去紀w舉報!”

說完,卜月頓了頓,繼續說:“洛枳,我養大的兒子我清楚,他從來都不是這樣一個喜歡衝動行事的人。他從小的夢想就是當一名醫生,但現在為了他,他可能賠上了自己的夢想。”

“俞院長嫉惡如仇,時揚這樣威脅他,將來不會有好日子過。”

洛枳想過這種可能性,但在事實被掀開前,想法永遠冇有真實麵對來的這樣衝擊力大。

時婧見洛枳不吭聲,開口:“還有,你知道阿揚為什麼要主動申請去援非嗎?”

洛枳搖頭。

時婧舔了舔唇說:“好,我告訴你。”

“我父親已經醒了,但是阿揚因為你,他一步都冇有踏進過我父親的病房。”

“我的父親整日以淚洗麵,我的母親夜夜難眠,你也是做女兒的人,你能體會我的心情嗎?”

時婧哭了:“我知道我們家有偏見。但是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洛枳,經曆了這麼多,我們兩家再是難以和解了。我相信你父親和大哥對我們家也有意見了。所以,你和阿揚真的不可能了。”

洛枳看著時揚,眼眶裡全是眼淚:“是不可能了,我們也分手了不是嗎?”

“那你們還要我怎麼做?”

洛枳說完,卜月突然跪了下來,她雙手撐在地上,不停地磕頭。

“洛枳,我求求你幫幫我兒子。你快點找個人吧,你要是不找人,他就會一輩子守著你的。他會選擇孤獨終老,那樣我們時家就冇有後代了!”

卜月是時揚的母親,又怎麼會看不穿自己兒子的心思。

時揚雖然麵上一直都是一個溫和的人,但其實他內裡比誰都倔強。

時景清醒了這麼久,時揚都不願意去看他,現在還要援非,那孤獨終老也是遲早的事。

時婧見母親跪在洛枳麵前,馬上也跟著跪了下來。

“洛枳,隻有你和彆人在一起了,時揚纔會死心。我不瞞你說,其實現在有個女孩子很適合時揚,我們都想讓他們在一起。”

“誰?”

時婧如實回答:“深城市z的女兒,先前阿揚幫她父親做了手術。”

“那個女孩真的很優秀,非常的配阿揚。如果他們在一起了,阿揚以後也會順風順水的。”

卜月附和:“對,我們不是攀龍附鳳,我們隻是希望自己的兒子能更好一些。洛枳,我求求你體諒一下我們做父母的心情吧。”

卜月不停給洛枳磕頭,她的額頭一下一下重重地砸在水泥地上,很快就磕破了。

但即便如此,卜月也冇有停下的意思。

時婧見自己母親這般心裡更是難過,她哭著求洛枳:“我求求你了,好不好,隻有你徹底不給時揚希望,他才能走出去!”

“洛枳,你發發慈悲吧,不要再耽誤時揚了好不好!”

洛枳被時婧和卜月弄的很無語,“你們以為我不想時揚先走出來嗎?你們以為我真的願意看他變成現在這樣嗎?”

“造成今天這個局麵的人不是我,是你們!是你們骨子裡的偏見!是因為我冇有出生在大城市,是因為我冇有一個當市z的父親!對不對!”

洛枳憤怒地嘶吼著,“為什麼你們可以這麼自私!”

時婧抹掉鼻涕,跪著來到洛枳麵前,拉著她的衣服:“洛枳,我們家全部的希望都在時揚身上了。他今天敢去援非,可能回來之後就會去出家!”

“你可以不考慮我們,但是你總要考慮時揚吧!你說我們自私,我們承認,但是你現在也不能那麼自私地霸占時揚的愛,即便你們分開,隻要你不找人,他心裡永遠都不會把你忘記!”

洛枳一邊笑一邊搖頭:“你們真的太滑稽了。”

“洛枳,答應我們好不好?”

洛枳看著時婧抓著自己衣角的手,疾言厲色地說:“你讓我現在去找一個人,那你有冇有想過我有多難過?你們這麼對我,憑什麼又要求我來滿足你們呢?”

時婧解釋:“說了啊,不是為了我們。是為了時揚!”

“為了時揚?你真的覺得這樣有用嗎?我談戀愛,時揚就會走出來了?”

卜月堅定地說:“至少是個希望!”

“洛枳,你要是今天不答應,我會一直來求你,直到你答應!”

突然之間,洛枳覺得時揚好可憐。

她可憐他怎麼會生在一個這樣以愛為名實則是滿足自己變態的控製慾家庭。

太自私了!!!

“洛枳”

“夠了!”

時婧話還冇說完,洛枳就推開了她,“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了。”

話閉,她頭也不回地就往前走了。

洛枳一路奔跑,直到跑到程熠居住的公寓前,她才停了下來。

傍晚,整個城市沐浴在餘暉的彩霞中,三三兩兩的人群提著菜往公寓裡走。

洛枳大口地喘著氣,腦海裡一直迴盪著剛纔時婧和卜月說的話。

冷靜下來,洛枳開始思考,撇開其他來說,其實她也很怕時揚以後會再出什麼出格的事。

援非這事就已經很危險了。

洛枳心亂如麻地隨著人流走進公寓,就在她在來到程熠家門口的時候,忽然從裡麵聽到了熟悉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