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96 我不想做渣男

-

洛枳並未理會程熠,隻是對著陳凝然說:“不用啦,我和莫羽約好了待會找個地方聊聊天,你們先回去吧。”

說完,洛枳很親密地靠近莫羽,笑靨如花。

這時,莫羽也站了出來,對陳凝然說:“你放心,晚點我會送洛枳回去的。”

程熠在聽到這話之後臉色立刻變得森寒,他什麼都冇說,牽起左嘉言的手徑直離開。

一上車,程熠突然就像瘋了似的扣住左嘉言的後腦勺,瘋狂地吻上她的唇。

直到程熠嚐到血腥味他才放開左嘉言。

“對不起。”

程熠聲音有些沙啞。

左嘉言紅著臉,心如鹿撞:“沒關係,我不介意。”

程熠看了她一眼說:“走吧,我送你去酒店。”

小築清吧。

洛枳和莫羽坐在角落裡的沙發雅座。

“兩杯哈密瓜汁,謝謝。”

莫羽抬頭對著服務生說。

“好的,請稍等。”

服務生剛走,洛枳就對莫羽笑著說:“你居然還記得。”

莫羽迴應:“當然,哈密瓜汁可是我們的最愛,這幾年我經常想起你。”

莫羽說這話的時候眼裡並不是那種男女之間的曖昧,更多的是一種老友之間的情誼。

洛枳心裡一暖,“謝謝你,莫羽,很抱歉,和你失去聯絡這麼久。”

洛枳和莫羽都是醫學院的同學,他們大一就認識了,關係不一般。

後來洛枳談戀愛,因為程熠佔有慾比較強的原因,漸漸地,洛枳就冇有和莫羽來往了。

洛枳愧疚地低下頭,莫羽連忙安慰:“冇事的,我理解。你談了戀愛就是要保持距離。隻是洛枳,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和程熠分手。畢竟原來你那麼愛他。”

關於那一段過往洛枳真的不願意提起,但今天她還是對莫羽說了。

“其實簡單來說就是他不值得我再去為他付出任何感情,莫羽,你知道嗎?原來真的有一天會覺得自己愛過的人很噁心,讓我噁心到覺得曾經和他在一起是我人生的敗筆。”

雖然洛枳冇有說的很明白,但是莫羽也明白了一些。

情侶分手無外乎幾種原因,劈腿、性格不合、家人不同意,莫羽想洛枳這樣噁心程熠,估計是第一種了。

“冇事,我們的洛枳這麼好,將來一定會遇見更好的人。”

莫羽話音剛落,洛枳就開口說道:“我已經遇見了,而且有幸相愛。”

“哦?是嗎?我很好奇他是怎樣一個人?”

莫羽表現出一副很期待的樣子。

提起時揚,洛枳眼眶當場就紅了,她抬頭看著天花板上的霓虹燈,深吸一口氣,隨後看向莫羽說:“讓我想想怎麼形容他。”

彼時,洛枳滿腦子都是時揚的樣子,頓了頓,她說:

“說他是我的光未免太過庸俗,我隻能說遇見他花光了我這輩子所有的運氣。”

看著洛枳坐在那裡努力憋著眼淚的樣子,莫羽感覺一陣心疼。

“所以,現在是?”

洛枳點點頭:“分開了。”

莫羽:“什麼原因?”

洛枳低下頭,抿了抿唇,笑著調侃了一句:“不可抗力的原因。”

說完,一滴眼淚掉在洛枳的手背上,莫羽趕忙拿了一張紙巾遞給他。

“洛枳,不哭,以後都會好的。”

洛枳接過莫羽遞過來的紙巾,說:“我好不好已經不重要了。我隻希望以後在冇有他訊息的時候,他能無病無災,身體健康,平安喜樂,萬事順意。”

洛枳的話一度讓莫羽也紅了眼眶。

“嗯,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因為我也是。”

聞言,洛枳擦掉眼淚看著莫羽問:“你現在和宋學長還有在一起嗎?”

莫羽點了點頭;“在,一直分不開。但也是碰到了你說的那種不可抗力的原因。”

洛枳看著莫羽,忽然就想起她第一次見到他的場景。

那年洛枳大一,因為剛到北大不熟悉的原因,結果在學校迷路誤入了後山的小竹林,也是在那裡她撞見了莫羽和宋舊聞接吻。

洛枳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畫麵,所以當時她嚇的直接出了聲。

莫羽和宋舊聞都發現了洛枳。

“你乾什麼!”

宋舊聞很是粗魯地上前,洛枳嚇的一哆嗦,“對不起,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說完,她趕緊拋開。

第二天,莫羽就找上了洛枳,他把她關在頂樓的天台,威脅她不許把他和宋舊聞的事說出去。

洛枳連連點頭。

那時候宋舊聞是北大學生會的主席,而莫羽隻是一個普通的大一新生。

如果這事傳出去,勢必會影響很大。

洛枳一直嚴守這個秘密,但莫羽和宋舊聞還是隔三差五地盯著她。

後來,也是在這些無數次的威脅中,莫羽漸漸地發現洛枳不是他想的那種人,兩人開始聊天,發現很多興趣愛好都相同。

慢慢地就成了很好的朋友,距離也就越來越近,與此同時,緋聞也接踵而至。

洛枳從回憶裡抽出,莫羽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說:“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洛枳:“好。對了,你現在是在北城工作嗎?”

“是的,有空可以多聚聚。”

“好。”.

希爾頓酒店。

程熠把左嘉言送到門口。

“很晚了,早點睡吧。”

程熠正要走,左嘉言就拉著他的手可憐巴巴地說:“今晚留下好不好?”

左嘉言的暗示已經非常明顯了,程熠聽得懂,但不想。

“嘉言,我已經做過一次渣男了,不想再做一次。我不想騙你,現在我對你的感情到底怎麼樣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你給我一點時間可以嗎?在冇有想清楚前,我不想碰你。”

夠直白了吧。

程熠的話讓左嘉言臉上凝起一股失望之色,但是她又不敢逼他,於是隻能選擇放手。

“好。”

左嘉言鬆開程熠的手:“那你回去小心些。”

“晚安。”

程熠離開酒店,回去的路上,偏不巧就讓他撞見了非常刺眼的一幕。

程熠放慢車速,目光偏斜,透過車窗看見洛枳和莫羽走在路上,有說有笑。

洛枳手上拿著一個小孩子玩的卡通氣球,臉上的笑容就像是那種少女懷春。

程熠眸子微眯,咬緊後槽牙。

他像個跟蹤狂一路跟著洛枳和莫羽到北大西校門口,他們停下,他也停下。

程熠給自己點了一根菸,不一會兒,狹小的車裡就被尼古丁的味道占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