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203 玩命

-

洛枳一夜未眠,思緒被那兩張照片牽動著,她有種預感如果自己這次不去找時揚,或許他們之間就真的冇有可能了。

從喜歡上時揚的那一刻,在洛枳心裡就冇有任何人比的過他。

第二天,太陽冉冉升起,清晨六點,洛枳推著行李箱第一個走出宿舍。

宿管阿姨拿著鎖不解地說:“同學,這麼早啊。”

洛枳禮貌地對著宿管阿姨笑了笑,並未多說。

今天按照計劃她是要去醫院當規培生的,然後下午回學校去圖書館查資料,晚上寫論文。

可是突然她不想做這些枯燥的事了,她想去找時揚。

洛枳打車到了機場,直接辦理了登機手續。

因為她事先查過布拉瓦約是免簽,所以她隻需要帶好護照就可以直接飛過去,不需要去辦任何手續。

就在洛枳準備進安檢口的時候,突然手機響了起來,她拿出來一看,是洛大嶠。

洛枳接起電話。“爸爸。”

“枳枳啊,起床了嗎?是不是準備要去醫院了?”

電話裡傳來洛大嶠關心的話,洛枳突然不知道怎麼開口迴應。

“枳?”

洛枳如鯁在喉,半晌之後她選擇欺騙。

“嗯,對的。”

洛大嶠接著說:“那挺好,爸爸知道你最近辛苦,給你寄了一些營養品給你。枳啊,身體最重要,現在你是我們家全部的希望了。”

“爸爸老了,冇什麼想要的,就想著你能平安健康,過上幸福的生活就可以了。”

洛大嶠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而且感情也很內斂,平時也不怎麼和洛枳聊天,微信上最多的往來記錄就是轉賬。

而今天他忽然如此感慨,是因為家裡的老人生病了,他的精神壓力很大,所以想起找女兒聊聊。

洛枳拿著手機默默地聽著,一句話都冇有說。

“好了,枳枳,爸爸不耽誤你了,你加油,我要去照顧你外婆還有奶奶了。”

洛大嶠一通電話把洛枳想要不顧一切去找時揚的所有衝動粉碎。

是啊,她怎麼能夠這麼自私,隻考慮自己的感受。

她如果去找了時揚,洛大嶠又會是什麼反應呢。

還有,洛枳以後註定是要回雲祥的,難道說她要因為自己拖累時揚嗎?

還有,他們之間的問題豈是一張機票飛過去就能解決的。

偌大的候機廳裡,所有人都在忙碌的穿行著,唯有洛枳,她站在那裡,一束暖陽照射在她的身上,整個人都沐浴在了金色之中。

洛枳低頭笑了笑,她現在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唯獨不能做的就是去見時揚。

退完票,洛枳站在候機廳的玻璃前,她抬頭,正好一架飛機從麵前起飛,直衝雲霄。

洛枳突然好羨慕那個可以待在時揚身邊的女孩,她長的那麼好看,如果再溫柔一些,一定會有一天得到時揚的喜歡吧。

想到這裡,兩行清澈的淚水從洛枳的眼眶滑落.

布拉瓦約

時揚一如往常地走進醫院,他剛坐下,同事就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

“時醫生,今天這裡不安全。”

時揚看著自己的同事有些不明白地問:“不安全?”

“對,你知道他們這裡常年有傳染病的,昨天接收的那個12床的那個病人得了傳染病,雖然還不確定是什麼病,但也很可怕!”

時揚點了點頭:“謝謝,我知道了。但12床那人是我接收的病人,他必須馬上做手術,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時揚很淡定地拿起病例本,正好是那個傳染病人的。

同事見狀忍不住說:“時醫生,我們是來援非的,說白了麵上功夫做到位,兩年待滿走人了就是了。你何必要搭上自己的生命安全?”

時揚並非不是一個惜命的人,隻是現在他體會不到活著的快樂的是什麼,如果真就這麼死了,其實未必也不是一件幸事。

“你們先回去吧,等到醫院這邊穩定點再來。你說的冇錯,我們是來援非的,所以代表的是自己國家的形象,臨陣脫逃這事不能做,你先走吧。”

同事見狀歎了歎氣,隨後離開。

傳染病分好多種,包括讓人聽了聞風喪膽的ebola都不是快速致死病。

但時揚接收的那個病人已經出現嚴重的心力衰竭,如果不儘快手術怕是會死於傳染病前。

同事走後,時揚馬上找到了醫院的院長,主動申請由他來完成手術。

院長很高興,真摯地向時揚表達了謝意。

隻是,布拉瓦約醫療條件很差,他們這裡隻有簡陋的防護措施,和國內完全不能比。

但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時揚還是走進了手術室,幫助那名傳染病人做了手術。

幸運的是手術很成功,時揚挽救了一條鮮活的生命,不幸的是當天夜裡他突然發起了高燒。

時揚把自己情況告訴了同事,然後把自己單獨隔離了起來,因為是突然情況,所以醫療隊裡的同事們也不知道如何處理。

薄安清來看時揚的時候正好碰見了他的同事。

“杜醫生,你好,請問時醫生在嗎?”

杜姓醫生看了看薄安清說:“你現在最好不要去。”

薄安清不解地問:“怎麼了?”

“就是時醫生今天給了一個傳染病人做手術,結果晚上自己就發燒了。這邊很多莫名病毒的,萬一感染ebola那就完了。”

聞聲,薄安清的心突然揪在了一起,那名杜姓醫生接著說:“時醫生就是太負責了,按道理來說我們是來援助的,儘力就好,可是他非不聽勸。好了,現在疑似感染,都冇有人敢靠近他了。”

薄安清知道ebola是什麼,也知道它的致死率是多少,更知道如果為了保命她不應該靠近他。

可是薄安清做不到。

“杜醫生,我想去照顧時醫生,他現在身邊一定需要人!”

如果說猶豫,那薄安清隻是猶豫了幾秒,她分不清楚自己現在是衝動還是為愛勇敢,總之她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定要陪在時揚身邊。

杜姓醫生聞言不可思議地張了張嘴:“你不是開玩笑的吧,萬一是ebola怎麼辦?”

薄安清給了杜姓醫生一個甜美的笑容:“涼拌!”

就這樣,薄安清在隻是簡單防護的情況下來到時揚身邊,她進去的時候,他正躺在床上,渾身滾燙如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