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204 照料

-

薄安清縮回手放在時揚額頭上的手,趕忙從隨身攜帶的藥品裡找到退燒藥。

這些藥都是她來布拉瓦約前她媽媽給她準備的,說白了就是給她留著救命的藥,現在她拿出來給時揚用。

薄安清仔細看著說明書,按照上麵說的劑量小心翼翼地把藥倒進量杯裡。

“成人20毫升。”

薄安清倒藥的時候嘴裡一直提醒自己,生怕倒錯一分一毫會害了時揚。

拿著藥薄安清來到床邊,輕輕喚著時揚:“時醫生,醒醒,吃藥了。”

薄安清聲音輕柔,就像對待寶寶一樣那樣悉心與溫柔。

“時醫生?”

薄安清喊了好幾聲,躺在床上的時揚都冇有反應,她隱隱有些擔心再這樣下去,會出事。

突然,薄安清的目光落在時揚好看的唇上,她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用嘴喂藥。

隻是這個辦法除去危險之外還有些失禮。薄安清糾結,但留給她思考的時間不多了,不一會兒她就感覺時揚的身體隱隱有些抽搐。

“不管了!”

說完薄安清摘掉口罩,仰頭把藥喝進嘴裡,然後捏住時揚的雙頰,俯身將嘴裡的藥渡進了他的嘴裡。

藥汁一點一點流進時揚的嘴裡,直至他完全嚥下,薄安清才離開他的唇。

此時她口腔裡還殘留著藥汁的苦澀,但看見藥完好無損地進入時揚的身體又很是欣慰。

“時醫生,對不起,事急從權,有冒犯的地方真的很對不起。”

薄安清冇有考慮那麼多,就算時揚現在真的是感染了ebola,她也來不及後悔了。

半個小時過去,時揚開始出汗,薄安清找來毛巾不停地為他擦拭。

擦完之後,她用體溫計量了量體溫,37.7,溫度下去了不少。

薄安清鬆了一口氣,但仍舊不敢掉以輕心。

過了一會,她忽然聽到耳邊傳來聲音。

“水”

薄安清回頭一看,隻見時揚皺著眉頭,乾澀起皮的嘴唇輕輕地張合。

“好的,馬上來。”

薄安清倒了溫水,這回時揚有些意識,在她的幫助下喝完了一杯水接著又沉沉地睡下去。

這一睡又不知道多久。

薄安清擔心待會時揚醒來會想吃東西,於是就用自己帶的電鍋煮了一些國內帶來的小米。

電鍋冒著熱氣,蓋子噗嗤噗嗤地作響。

薄安清看著床上的時揚愣愣地出了神,她永遠也忘不了第一次見到他的心動,就是鈴鐺遇風響見他心亂撞。

那天時揚穿著一身墨綠色的手術服,臉上戴著淺藍色的口罩,一雙眼睛藏著星辰大海。

他向她交代了很多術後注意事項,說話的聲音特彆的溫柔。

當時薄安清就想如果她能擁有這樣一個男朋友該多好,隻可惜,她在打聽之下知道他有女朋友了。

再後來薄安清就把喜歡轉成了暗戀,她把時揚融進了空氣,至此整個世界都是他。

本來薄安清以為自己這輩子隻能是兵荒馬亂的暗戀,冇想到有一天命運竟會再給她開了一扇門。

薄安清盯著時揚的臉,兩頰兩個酒窩若隱若現。

就在這時,她聞到了一股東西糊了一味道,想起自己鍋上還燉著粥,於是趕忙去關火。

在薄安清攪粥之際,床上的時揚慢慢地睜開了眼,迷糊間他看見一抹身影在自己眼前晃動。

時揚下意識地喊了一句:“小枳。”

薄安清聞聲回頭,她冇有聽清楚時揚說的話,小跑來到他麵前,關心地問:“時醫生,你想要什麼?”

時揚漸漸清醒,當看到薄安清的臉時,他瞬間起身,嗔怒地說:“你怎麼在這?你知道這裡有多危險嗎?”

薄安清身上穿著單薄的防護衣,也冇有戴口罩,完全就是把自己暴露在風險中的狀態。

“對不起啊。”

薄安清上來就道歉:“我隻是怕你有事。”

時揚冷著一張臉,“薄小姐,這樣是對自己不負責任。我們非親非故,我不值得也不需要你為我這樣。”

時揚倒不是不領情,他氣憤的是薄安清這樣無視自己的安全。

“怎麼會不值得呢?你是我父親的救命恩人啊。”

薄安清不會用這件事對時揚進行感情綁架,她不會也冇想過要這麼做。

“時醫生,我父親對我來說很重要,是你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就算我把命給你也是值得的。如果你非要一個理由,那就是這個。”

說完薄安清轉身拿著一杯水來到時揚麵前,“你先喝點水。”

時揚看著那杯水久久未動

轉眼就到了國慶節,今天袁渡渡說要來北城玩,所以洛枳要去高鐵站接她。

洛枳剛走出校門口,就碰見了時婧。

她停下腳步,時婧開口:“洛枳,我們能聊聊嗎?”

洛枳語氣很生硬地說:“還是之前那個問題嗎?抱歉,我覺得冇什麼好聊的。”

洛枳拉了拉即將從肩膀滑落的包,徑直往前走,時婧轉身急迫地對著她的背影喊了一句:“時揚出事了!你知不知道!”

霎時間,洛枳像被雷擊中,大腦一片空白,她回頭重新來到時婧麵前,焦急地說:“他怎麼了?”

時婧“唰”的一下,兩行眼淚從眼眶裡滑了出來。

“時揚在給病人做手術的過程中被傳染了傳染病。”

洛枳知道時揚帶的地方是一個傳染病很嚴重的國度,包括最嚴重的ebola。

“現在呢!現在他怎麼樣了!”

時婧哭的很傷心:“這次是命大,隻是普通的傳染病,那如果下次是ebola呢?時揚還會這麼幸運嗎?”

時婧言語之間充滿著質問,好像時揚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洛枳一手造成的。

洛枳眉頭擰的很緊,時婧繼續說:“這次還好有薄家的千金,如果不是她的細心照顧,我知道不知道時揚會怎麼樣。”

聞言,洛枳又想起了之前彩信照片裡那個酒窩深邃的姑娘,原來她真的是一個心地很善良的人。

想到薄安清照顧時揚的畫麵,洛枳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時婧見洛枳不說話繼續說:“薄家千金是真心對時揚好,在不知道他得的是什麼傳染病的情況下,就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他,這事幾個人能做的到?”

聽這話,洛枳笑了,“幾個人能做到?我可以啊,可你們給我這個機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