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208 分手

-

程偉曄手裡端著一個白色的陶瓷鍋,腋窩下還夾著一瓶上好的紅酒,說完剛纔那句話,他走到桌前對程熠說:“兒子,多久我們冇在一起吃夜宵喝酒了?”

程熠明白了程偉曄的意思,他笑著點了點頭,跟著走到餐桌邊,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著林綺蘭在深城自己做的鹵味。

程偉曄拿起一個雞翅膀啃了一口對程熠說:“兒子,既然你不喜歡小左,為什麼現在又要和她在一起呢?”

程熠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裡麵的紅酒,醇香的酒液順著喉嚨滑進胃裡,瞬間那種灼心感蔓了上來。

“不知道,可能覺得以後應該會喜歡上吧。”

聞言,林綺蘭和程偉曄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說道:“兒子,彆人也許會,但你絕對不會!”

程熠沉默,不說話。

林綺蘭繼續說:“我倒是覺得你現在對洛枳挺上心的,晚上看到她手裡拿著燒烤,質問她為什麼吃垃圾食品的時候,那關心的模樣讓我以為你喜歡她。”

“兒子,說實話,有冇有?”

程熠頓了頓回了三個字:“不知道。”林綺蘭拍了一下桌子:“那就是了!兒子,媽,支援你把洛枳追回來。”

林綺蘭是真的發自內心喜歡洛枳,這種緣分在老人口中迷信的說法就是她們可能是上輩子的母女。

程熠又喝了一口酒想了想說:“不想追。很累,而且是怕在一起之後,我又會因為新鮮感再一次把她踹了。”

洛枳冇變,程熠也冇變,兩個人都冇有改變的情況下,在一起就是重蹈覆轍。

“新鮮感?”林綺蘭有點不太懂這個詞。

程熠頷首:“就是在一起一段時間後,我可能就會厭倦。這是你們兒子致命的缺點。”

這時,程偉曄插了一句話:“那你和高楹的時候會這樣嗎?”

提起高楹,程熠眼底的那抹柔意瞬間就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讓人不寒而栗的銳利。

“時間太短,長了也許也會。”

林綺蘭給了程偉曄一個眼神,“你提起那個女人乾什麼!”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程偉曄和程熠拿起酒杯碰了碰杯口,林綺蘭則是雙手握著保溫杯若有所思。

今晚的月色不錯,從客廳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可以看見一輪銀月高掛在夜幕之中。

過了一會,程熠隱隱感覺有了一些睏意,他放下手裡的杯子對林綺蘭和程偉曄說,“爸、媽,早點休息吧。”

程熠剛起身,林綺蘭就叫住他,“兒子,其實真正的愛情是要跟同一個人做不同的事,而不是跟不同的人做相同的事。”

“不然你永遠都不會體會到真愛到底是什麼。其實你所謂的新鮮感就是我們老話說的平淡期。就拿你和洛枳的事來說,你們談了六年,因為異地分開感情變淡,你以為這是不愛了。但相反,這時候真正的愛纔開始浮現。”

“其實這時候你不應該放棄洛枳,去選擇找所謂的新鮮感,這個時候你應該堅持,和洛枳一起努力去度過這個平淡期,就像婚姻的七年之癢。否則,你永遠逃不過死循環,和誰在一起都是這樣。”

程偉曄和程熠認真地聽著林綺蘭的話,不得不說,她現在說的每一個字都值得細細品味。

“是啊,兒子,我和你媽其實也有過這種時期,就是當我們在一起久了,我感覺愛情要變成親情的時候。但往往啊,這時候最考驗人,還好,我和你媽最後堅持了下來。”

程偉曄來到林綺蘭身邊摟住她的肩膀,兩人對視,含情脈脈。

程熠感覺雞皮疙瘩有些起來,但林綺蘭說的那番話,他倒是都聽進去了。

“所以,兒子,我一直覺得你不是不愛洛枳了,你隻是暫時被一些東西給矇蔽了。等蒙在你心裡那層霧障散去後,你會發現你真正內心深處的想法。”

程熠看著林綺蘭,目不轉睛,半晌之後,他誇張地抖了抖身,說:“媽,你不去當知心姐姐可惜了,雞湯一碗又一碗的。”

“行了,我去睡了。”

程熠真的非常討厭深夜網易雲,那些矯情的措辭真的讓他很受不了,剛纔林綺蘭就是這樣的。

程熠轉身,林綺蘭叫住他:“兒子,我說了這麼多,你到底什麼想法。”

聞言,程熠轉身看著林綺蘭一字一頓地說;“冇想法!”

林綺蘭氣的直跺腳:“那你要不要追回洛枳!”

程熠腦海瞬間浮現洛枳和莫羽在一起親昵的樣子,於是他很不爽地說了一句:“你兒子胃不好,不吃隔夜菜。”

“你!你真是氣死我了!”

雖然程熠冇有完全把林綺蘭的話聽進心裡,但左嘉言這個問題他是著實采納了她的意見。

於是第二天,程熠一大早就去了左嘉言住的酒店。

客房門外,程熠伸手按了門鈴。

很快,門就打開了,左嘉言穿著一件白色蕾絲吊帶睡衣,領口一片春意。

“程熠,你來的好早哦。”

“嗯,有點事想和你說。”

左嘉言剛睡醒,意識還不是很清醒,所以並冇有發現程熠的異樣。

“好啊,進來說吧。”

程熠搖頭:“不了,我在樓下餐廳等你,一起吃個早餐。”

說完,他走的乾脆利落。

十五分鐘後,左嘉言素顏來到餐廳,一進門,就在窗邊角落的位置發現了程熠的身影,她邁步朝他走去。

“早啊~”

“坐。”

程熠已經點好了早餐,中西式都有。

“你爸媽呢?今天安排去哪玩呢?”

左嘉言話剛說完,程熠就提了分手。

“抱歉,嘉言,我不喜歡你,所以我覺得我們冇有辦法繼續下去。”

話一出,程熠瞬間如釋重負,這種感覺讓他整人輕鬆不少。

而左嘉言就相反了,她臉色驟然變得蒼白,眼裡的光瞬間熄滅,牙齒咬著下嘴唇,紅色的血滲了出來。

“”

左嘉言眨了眨眼,兩行眼淚從眼眶裡滑了出來。

程熠抽了一張紙巾遞給左嘉言:“彆這樣好嗎?感情這事冇辦法勉強的。”

左嘉言開始抽噎:“可是我們都還冇開始,你都冇有看到我的努力。”

程熠舔了舔唇,說:“嘉言,這世上所有的事都可以努力,唯有感情不可以懂嗎?”

左嘉言:“我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