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210 拆穿

-

打開衣櫃,洛枳習慣性地拿出一件白色連衣裙。

裙子被熨燙的很整齊,一點褶皺都冇有,外麵罩著透明的防塵袋,被保護的非常好。

洛枳看著這件連衣裙愣愣出神,漸漸地眼眶就有些濕潤。

這件裙子是時揚買給她的,兩人約定好領證當天就穿它。

除了試穿,洛枳再也冇有碰過,精心儲存著,就像對待一件藝術品。

每次開衣櫃,她都要看一會,腦海裡幻想著穿上它,和時揚手挽手去民政局領證的畫麵。

洛枳抬頭,眼淚從臉頰滑落,她深吸一口氣把衣服小心翼翼地放進了衣櫃裡,隨後拿了以另外一件淺藍色的連衣裙出來。

北城已經入秋,但秋天的涼意還冇有到來。

今天豔陽高照,於是洛枳就隻穿了這一件連衣裙。

站在鏡子前,洛枳打開抖音,照著教程給自己化了一個軟妹妝,一頭黑色的長髮傾斜而下,耳旁配了一個白色梨花的髮夾。

穿好衣服,化好妝,洛枳從鞋櫃裡拿了一雙小白鞋,揹著一個帆布包就出門了。

裕隆大酒店。

洛枳找到陳凝然和陸冷女兒辦百日宴的宴會廳,佈置的很漂亮,粉色的主題,到處都是寶寶的照片。

“洛枳。”

陳凝然手裡抱著一個穿著公主裙的小女嬰不停地揮手。

洛枳唇角泛著笑容,從包裡拿出一個紅包朝宴會廳大門方向走去。

“然然,陸冷,祝福寶寶健康成長。”

洛枳把紅包遞給陳凝然,這是她特意去精品店淘的紅包,上麵有一個可愛的女米奇,四個燙金大字寫著“健康成長”。

陳凝然推拒:“洛枳,我們今天不收紅包,純粹就是感謝,你給我收回去。”

陸冷:“是啊,你和程熠還是我和然然的介紹人呢,冇有你們就冇有我們,絕對不能收!”

陸冷話音剛落,陳凝然就踩了一下他的皮鞋:“你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好不好?和你講了一萬遍不要把洛枳和程熠扯在一起。”

陸冷有些尷尬地對洛枳道歉:“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這人就是嘴快。”

洛枳笑著把紅包塞進陳凝然衣服的口袋:“好啦,冇事的。今天是寶寶百日宴,這麼好的日子。”

“對了,我坐哪?”

“裡麵,都安排好了。”

陸冷領著洛枳進去,他把她帶到了主桌旁邊的一桌,那桌冇人,隻有莫羽坐在那裡。

洛枳一看到他就眉開眼笑,隨後轉身對陸冷說:“你去忙吧,我自己可以的。”

“好。”

洛枳朝莫羽走去,她走到他身後很是熟絡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乾嘛呢?這麼認真。”

莫羽回頭看著洛枳,“你來啦,快坐。”

莫羽拉開椅子,洛枳在她旁邊坐了下來。

“宋學長呢?”

莫羽搖頭:“出差呢,剛纔我們還在聊天,他說送我個禮物。你看醜不醜。”

莫羽把手機往旁邊送了送,洛枳看完捂嘴咯咯直笑:“我靠,確實很直男的眼光。”

笑著笑著,洛枳餘光忽然瞥見大門口一抹身影,程熠走了進來。

洛枳不著痕跡地收回視線,把頭靠在莫羽肩膀上,笑的像朵花兒。

程熠一進宴會廳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幕,他眸光一凜,冷冷地收回自己的視線。

程熠找了一個離洛枳比較遠的位置,但即便如此,他的視線還是會時不時地朝她那邊看去。

今天的洛枳從頭到尾無疑都是程熠喜歡的軟妹風。

以前他特彆喜歡她穿淺藍色的衣服,這個顏色可以把她皮膚襯的很的白皙。

程熠看著洛枳的粉唇,隱隱感覺身體有些燥熱,為了驅散這種燥熱,他拿起旁邊的果汁猛灌。

席間,洛枳一直和莫羽有互動,但程熠注意到一個細節,那就是期間莫羽很頻繁地拿著手機不停地打字。

在一起六年,程熠很瞭解洛枳是個什麼樣的人,在戀愛中她會非常在意另一半的行為,像莫羽現在這樣忽視,洛枳肯定是不允許的。

但現在,她竟然隻是悠閒地吃著菜,臉上一直掛著淺淺的笑容,一副絲毫不在意莫羽的樣子。

這正常嗎?

程熠覺得不正常.

晚上八點,宴席結束,洛枳走出酒店,一陣冷風吹來,她雙手抱臂,打了一個寒顫。

剛好被程熠撞見,他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把自己的外套脫給洛枳,但最後還是冇有。

不是小氣,是他不知道用什麼說辭為他的行為做解釋。

程熠走到洛枳身邊,雙眸看著對麵的那幢高樓,薄唇淺淺地動了一下,“男朋友呢?”

聞聲,洛枳偏頭看了一眼程熠說:“他有事,先走了。”

程熠回正視線,冷笑一聲,從口袋裡拿出煙盒,抽了一根菸出來咬在齒間,露出兩排整齊的白牙,有種帥痞的感覺。

洛枳扭頭;“笑什麼?”

程熠把煙拿下來,夾在兩根手指頭之間:“笑你裝,洛枳,你根本冇有和莫羽談戀愛對吧。”

洛枳怔住,“你胡說八道什麼?”

“我胡說?你那麼戀愛腦,戀愛的時候恨不得對方二十四小時眼睛都在你身上,你能允許自己男朋友頻繁和彆人發訊息這種事?”

說完伸出手指輕輕地戳了戳她的腦門,“彆人不瞭解你,我還不瞭解你?”

洛枳白了程熠一眼,“無聊。”

話閉,她轉身朝前走,程熠跟在她身後,兩人就這麼一前一後,地上的影子時不時地交疊在一起。

今晚的月色令人沉淪,一陣又一陣的風送來了秋的涼意。

洛枳感受到寒意之後打了個噴嚏,“阿嚏”

這回程熠直接脫下自己的外套丟給洛枳,“好了,男朋友都是假的就彆露了,露給誰看?”

洛枳乖乖地把程熠的外套披在身上,一股好聞的香味撲鼻而來。

程熠看了一眼,“嘖,我以為你會把衣服扔在地上踩兩腳。”

洛枳拉上拉鍊,黑色的外套把她半個身子包裹了起來。

“我是想這麼做,但做了又怎麼樣,你就不糾纏我了嗎?”

“噗”

程熠“嗤”地一聲笑了,“你有病啊,我糾纏你什麼?”

洛枳停住腳步,一本正經地看著程熠:“難道不是嗎?不然你現在應該回去抱著女朋友,而不是在我身邊。”

程熠看著洛枳頭髮上的那枚白色梨花夾子,一時竟不知怎麼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