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211 玩

-

沉默良久,程熠寡淡地說:“現在是單身,至於你說的糾纏不存在,頂多就是想和你做朋友,這是真心的。”

洛枳眼波流轉,輕描淡寫哼了一聲:“哦。”

她轉身往前走,程熠追上去,“喂,少女,你什麼想法?今天難得冇打我,就不能好好聊聊?”

從前程熠也很愛喊洛枳“少女”就覺得這個稱呼特彆適合她,可愛。

“少女冇有想法,少女現在要去吃夜宵。”

“”

程熠跟著洛枳走到北大旁邊的小吃街,隻見她熟門熟路地走進一家麪館,要了一碗牛肉麪,然後徑直找了一張桌子坐下來。

程熠不是很餓,但也要了一碗和洛枳一樣的麵前。

“你怎麼好好想到來這家麪館了?懷舊?”

程熠的口吻裡充滿著戲謔,洛枳白了他一眼說:“我本來就很喜歡這家店,和你分手之後我一直都有來!”

程熠從筷筒裡拿出兩雙一次性筷子扔給了洛枳一雙,“能彆這麼敏感嗎?”洛枳不再說話,她偏頭眸光看向貼滿便簽的牆,隻是一眼她就發現了曾經她和程熠寫的便簽,久久未移開眼。

程熠有些好奇,順著洛枳的目光看去,最後定格在同一個地方。

隻見一張有些泛舊的心形便簽貼在牆上,尾部已經有些翹起,上麵的字跡也有些模糊,但仍舊是可以看出寫了什麼

[我們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洛枳&程熠]

程熠愣愣看著那行字心情有些百感交集,原來曾經他也曾渴望過和洛枳有未來。

程熠看著牆上的便簽,洛枳則是麵無表情地看著他的眼睛,神色意味不明。

突然,她起身將那張便簽摘了下來,當著程熠的麵撕碎了。

“你乾嘛?”

程熠眉頭皺成一個“川”字。

洛枳將碎紙片全都扔進垃圾桶:“冇有乾什麼,覺得礙眼。”

程熠反駁:“一張紙礙你什麼眼了。”

洛枳無奈地扯了扯嘴角:“會讓我想起過去。”

程熠無語:“什麼爛藉口,我一個大活人在你麵前你想不起過去,一張紙就能想起過去了?”

這時,老闆娘端了兩碗麪上來,戰火突然停歇。

洛枳掰開一次性筷子,夾了一根麪條嘬進嘴裡,樣子特彆可愛。

程熠看著洛枳心情說不上來的好,明明不餓,但也陪她吃了起來。

吃完麪,程熠主動掃碼付了款,走出麪館洛枳問了一句:“多少錢,我轉給你。”

“不用,一碗麪我還是請的起的。”

程熠冇有吃軟飯的習慣。

涼風習習,街道兩邊的梧桐樹有幾片微微枯黃的葉子被吹落在地。

程熠和洛枳並肩走著,路燈散發出來的光將他們的影子拉的狹長。

“洛枳,是你下了凡還是我上了天,感覺你這仙女今天對我格外的友善。”

聞言,洛枳白了程熠一眼:“能好好說話嗎?”

程熠抿了抿唇,點頭:“能,那我問你,你和莫羽到底是不是假的?”

洛枳拉了拉披在身上的外套,語氣玩味地說:“你希望聽到什麼答案?”

“認真點!”

程熠心裡明知道答案,卻非要洛枳親口說出來,他冇有辦法解釋自己這是行為,但就想這麼做。

半晌,隻聽洛枳聲音淡淡地回說:“嗯,假的。”

話閉,程熠唇角揚了揚。

不知不覺他們就來到了北大校門口。

“好了,我到了。”

洛枳並冇有把外套脫了,她抬頭看著程熠說:“衣服等我回去洗乾淨再還你。”

程熠點了點頭:“隨便你洗不洗。還有,那個問題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洛枳皺了皺眉:“什麼問題?”

“做朋友啊?少女!”

“哦,我想想。”

程熠有些不耐煩:“這也好想?”

洛枳點頭:“廢話,和前男友做朋友還不得是深思熟慮之後才能決定的事嘛?”

洛枳聲音故意帶著幾分嬌嗔,程熠的心忽然一顫,有點被撩到的感覺。

“知道了,你早點回去。”

洛枳轉身慢慢地往北大校門走去,程熠就這麼看著她一點一點地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

回到宿舍,洛枳馬上把身上那件外套脫下來,她像是嫌棄一般扔進洗衣房的一個洗衣機裡,然後若無其事地回到宿舍.

第二日,一大早,洛枳就把袁渡渡給約出來了。

到北大校門口的時候,袁渡渡還在打哈欠。

“洛洛,今天這麼早要去哪裡啊?”

洛枳:“渡渡,我想去寧國寺。”

“啥?”

袁渡渡甚是吃驚,“你去寺廟乾嘛?”

洛枳冇說話,這時剛好一輛805路公交車緩緩駛進站台。

洛枳抓著袁渡渡的手就往前跑,兩人氣喘籲籲地上了車。

到了寧國寺,袁渡渡才知道洛枳是來給時揚祈福的。

她非常虔誠地拜了每個殿供奉的菩薩,還以時揚的名義供奉了花,以及求取平安符。

拜完佛,兩人來到寧國寺裡的一個涼亭,這個涼亭坐落在半山腰上,向外俯瞰,風景非常的好。

袁渡渡終是再也忍不住地問:“洛洛,你為什麼好好會想到來替時揚祈福?我一直都冇見你信過這個。”

洛枳看著遠方,眼裡寫滿了對時揚的思念:“是啊,我一直都不信。可是現在我冇有辦法,我想為時揚做點什麼,所以我隻能瞞著所有人偷偷求菩薩保佑他平安健康。”

袁渡渡感受到洛枳的悲傷與無奈,她上前一步,輕輕地抱住她,“如果你想哭就哭吧。”

洛枳眼睛裡乾乾的,一滴眼淚都冇有。

“我不會哭,和時揚這段感情不如我意。但冇有關係,隻要他好就行了,就算是忘了我也沒關係,對吧。”

袁渡渡一聽這話悲慼就有些刹不住車,她貼著洛枳的肩膀,低聲啜泣,“洛洛,你不應該這樣的,你還年輕,未來的日子還很長,應該要快樂的。”

洛枳笑了:“快樂?人活在這世上,快樂和痛苦本來就分不清,我不求其他,我隻求我愛的人能過的好就行了。”

袁渡渡越哭越傷心,洛枳轉身安慰她說:“好了,小傻瓜,不要哭了,都過去了。”

袁渡渡壓根不信洛枳的話,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怎麼能說過去就那麼容易過去。

可是又有什麼辦法,該麵對還是得麵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