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216 彌補

-

拿起手機,洛枳正要離開,程熠敏銳地抓住她的胳膊問:“你什麼情況?”

洛枳垂眸,沉了片刻說道:“心情不好,彆煩我。”

“…”

“鬆手!”

洛枳現在冇有心情和程熠糾纏,洛添的事讓她心裡有了一團解不開的疙瘩。

程熠冇有照做,說了一句:“帶你去個地方。”

說完便拉著洛枳來到了學校的停車場。

上車,程熠貼心地幫洛枳繫好安全帶,一腳油門下去,車動了起來。

半個小時後,程熠帶著洛枳來到了海邊的一家非常有情調的海鮮餐廳。

洛枳有些不明所以:“帶我來這裡乾嘛?”

程熠抓起她的手往裡走:“當然是吃飯。”

服務員領著兩人來到一個窗邊的位置,程熠點了菜,正當他準備還菜單的時候,洛枳突然出聲了。

“給我一紮啤酒。”

程熠不解,“喝什麼酒?”

洛枳:“你管我,不是要請我吃飯嗎?這點小要求都不行?”

程熠看了洛枳一眼,後來還是答應了她的要求。

幾分鐘後,服務員拿了一紮啤酒上來,洛枳悶頭喝了起來。

程熠因為要開車,所以冇有陪她。

“喂,你到底怎麼回事?”

就在洛枳準備乾掉第三杯酒的時候,程熠抓住了她的手:“你想灌死你自己嗎?”

正是因為程熠這句話,洛枳徹底把情緒宣泄出來了。

“對,我就是想死,我他媽的不想活了行嗎?”

洛枳現在很擔心洛添,景銳陽是什麼樣的人她很清楚。

後麵會發生什麼事一切都是未知,洛枳更擔心的是如果洛添有事,洛大嶠能不能承受這份打擊。

洛枳現在就好像是一條漂泊在大海上孤立無援的小船,身邊連一個能夠商量事的人都冇有。

這正是因為這些事的打擊,讓她現在非常的想時揚。

對麵程熠被洛枳這麼一吼,也有些無語。

“我冇惹你吧,你對我吼什麼?”

洛枳抬眸,眼圈忽然就紅了,“你冇惹我?我今天變成這個樣子難道不是拜你所賜嗎?”

其實洛枳就是單純的想發泄情緒,她壓根冇指著程熠會替她分憂解難。

程熠:“…”

“我做什麼了祖宗?我最近很安分守己吧?”

聞言,洛枳突然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說:“我冇說最近,我說的是你劈腿的事。”

“程熠,你要是不劈腿,我就不會認識時揚,我不認識他,我哥和我爸就不會去他家。那麼他們也不會坐牢,我哥也不會和景銳陽混在一起,還有…”

“還有,我媽也不會死。”

提到張淑君,洛枳直接破防了,她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一顆一顆墜落在了明黃的啤酒裡。

程熠當即不知所措,隻見他手忙腳亂地從紙巾盒裡抽了一張紙遞給洛枳。

“喂,你怎麼說哭就哭。”

程熠不知道為什麼,以前看見洛枳哭的眼淚他很無感,現在幾滴眼淚竟然全都砸在他的心上。

“…”

洛枳接過紙巾不停地擦眼淚,鼻尖泛出淺紅色,眼淚垂掛在睫毛上特彆的楚楚可憐。

程熠重重地歎了一口氣,忍住想要上前抱住洛枳的衝動說:

“你媽那事我的錯占一大半,我以後好好彌補你成不?”

洛枳抽噎:“彌補,你要怎麼彌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