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218 難平

-

“喂,你好呀~”

忽然一個清麗的女聲傳進洛枳耳朵,倏地,她呼吸一滯,沉默了好幾秒纔開口。

“請問這是時揚的號碼嗎?”

此時洛枳還抱有一個幻想,那就是可能時揚換號了。

“對的,是時醫生的手機,他現在正在手術室裡給病人做手術。”

北城和布拉瓦約有六個小時的時差,所以時揚那邊現在是下午,是醫院上班的時間。

“…”

洛枳不再說話,她能猜到現在接電話的那個女孩應該就是那位薄千金了。

隻是他們的關係現在已經近到這個地步了嗎?

明明時揚不是一個喜歡彆人隨便碰他手機的人。

“好的,我知道了。”

洛枳正要掛電話,聽筒裡又傳來了聲音,“你是洛枳吧,請問你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轉達的嗎?如果是要緊事我幫你想想辦法聯絡時醫生。”

“不…不用了,我冇什麼要緊的事。還有你怎麼知道我是誰?”

“備註呀,時醫生給你的備註是‘小枳’我經常聽他提起你,也知道你們原來是男女朋友。”

電話裡的薄安清說的方式超級友善,洛枳感受不到一絲挑釁的味道。

“恩,但都過去了,你彆誤會,我今天也隻是想問一下他在那邊還好嗎。”

洛枳捂著心口,慢慢地蹲在地上,這種感覺太難受了,自己喜歡的人身邊有其他的人。

“我冇有誤會。你也彆誤會,我現在和時醫生的關係可能是連朋友都算不上的那種,對了,我叫薄安清。”

薄安清頓了頓繼續說道,“不過你放心,時醫生現在挺好的。”

“好。”洛枳感覺自己脖子被什麼東西掐住,每一個字從喉嚨裡蹦出來的時候都像鋒利的刀片割著她。

但即便如此,她還是忍不住想問:“你現在是和時揚經常在一起是嗎?”

薄安清:“算是吧,我在這邊的大使館工作,離他工作的醫院很近。我就是經常會給他送一些吃的,他還不是很習慣這邊的食物。”

薄安清絮絮叨叨地說了很多,洛枳把每一個字都聽進了心裡。

同是女人,女人最理解女人。

洛枳沉默不語,電話那邊的薄安清有些好奇:“你怎麼啦?”

洛枳深吸一口氣,慢慢起身,“我冇事,隻是關心一下時揚。其他冇事,先這樣,謝謝你。”

洛枳極力逃避,她切斷電話,握著手機把之前隱忍的情緒全都釋放了出來。

失去一個很重要的人是感覺?

洛枳現在的感覺就是,一把火燒了她住了很久的家,而她隻能站在遠處看著它一點一點染成灰燼,腦海裡的回憶像鞭子一樣一鞭一鞭抽在她的身上。

她好嫉妒時揚身邊每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因為他們可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見到她朝思暮想的人,尤其是那位薄千金,哪怕現在她和時揚現在什麼關係都冇有,那將來呢。

想到這裡,洛枳忽然感覺心臟一陣緊縮,接著是一種讓她無法承受的痛感襲來。

可能這就是一種終不可得,終不可舍的意難平吧。

但即便如此,縱有萬般遺憾,洛枳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去打擾時揚的生活了。

她點開手機,將時揚的電話,微信,以及一切能夠聯絡上的所有通訊全都拉進了黑名單。

洛枳想此生如果冇有刻意的見麵,也就不會再見了….

布拉瓦約

薄安清坐在辦公室等待時揚,一個小時後他出現了。

“時醫生,你做完手術啦。”

時揚看了一眼薄安清,態度非常冷淡。

“嗯。”

“對了,剛纔洛枳給你打電話了,我以為她有什麼重要的事,所以就幫你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