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219 險境

-

薄安清話音剛落,時揚臉色驟然一變,他來到她麵前,眉頭緊擰,神色嚴肅。

“…”

氣氛一下變得有些怪異,薄安清緊張地抓著裙襬,牙咬著下嘴唇,表現出一副很緊張又不知所措的樣子。

“時醫生,怎麼了?”

時揚看了薄安清一眼,問:“我的手機呢?”

“在…在抽屜。”

時揚二話不說打開抽屜,從裡麵拿出自己的手機然後撥通了洛枳的號碼。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號碼暫時無法接通。”

一陣機械女音一遍又一遍地傳進時揚耳朵裡,薄安清肉眼可見他眉頭越皺越緊。

“對不起。”

時揚並未理會薄安清的道歉,他打開微信給洛枳發訊息卻發現自己被她給拉黑了。

時揚不甘心,又換了微博,發現私信根本發不出去,他也看不了她微博的任何內容。

分開之後,洛枳的微博就是時揚的精神食糧。

冇當他想她的時候,除了翻看手機裡的照片,他還會去她的微博逛逛,從她的每一條狀態去猜測她最近的心情。

到現在,這儼然已經成為時揚每日的習慣了。

薄安清被時揚的沉默弄的有些焦灼,她撞著膽子上前一步說道:“時醫生,對不起。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我帶了一些吃的來給你,他們告訴我你去手術了,可以在你的辦公室等你。”

“然後我就聽到你手機響了,我第一反應就是擔心有人因為急事著急。”

“在我看到你給洛枳的備註,然後就接了起來,我發誓我冇有說什麼不妥當的話,我們隻是聊了一會。”

薄安清知道在未經時揚允許的情況下接他的電話是一件非常不合適的事。

但當時她在看到電話是洛枳打來的時候下意識的就是以為她有什麼要緊事,所以她接了。

就屬於腦子一熱就乾的事。

薄安清停頓幾秒想要繼續再說的時候,直接被時揚無情地打斷了。

“夠了!現在馬上給我出去!”

“對不起,時醫生!”

“滾!”

時揚拔高音調,他不是一個暴躁的人,但現在卻拿出了所有的憤怒瞄準薄安清。

突如其來的咒罵讓薄安清腦子一下就懵了,從小在“暖房”裡長大的她,又怎麼經曆過外麵的暴風雨。

當即,薄安清的眼淚就在眼眶裡打轉了。

她不怪時揚,隻是覺得自己很冇用。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說完,這話她頭也不回地跑了。

薄安清捂著嘴一路往外跑,淚水已經模糊了視線,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隻是一味地想要逃離。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來,街道上的人越來越少,布拉瓦約並不是一個安全係數很高的城市,尤其對於本身就不屬於這個城市的人來說更是。

薄安清跑出醫院後就一路往西奔跑,直到她進了一個偏僻的工業園,因為體力問題實在跑不動才停下腳步。

薄安清彎著腰,雙手撐著膝蓋大口地喘著氣,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時揚剛纔那憤怒的表情。

她現在無比後悔,剛纔不應該接洛枳的電話的,如果她冇有衝動,是不是時揚就不會這麼討厭自己了。

薄安清現在好恨自己,她慢慢地直起身子,抬頭仰望著漆黑如墨的天空,眼淚一串一串地往下掉。

突然,薄安清感覺左邊肩膀上多了一個重量,她尖叫了一聲,回頭髮現一個黑人站在自己麵前。

黑人用英文打招呼,他裂開嘴,露出兩排大白牙,但笑容實在太過不懷好意,薄安清往後退了一步。

“…”

她不敢接話,目光四尋試圖尋找幫助。

然而絕望的是周圍黑漆漆的一片,荒無人煙,隻有一座又一座的廠房像巨大的怪物一般屹立在那裡,好像隨時隨地都可以將人吞噬。

薄安清慌了,她冇有理會黑人,轉身往前走,步伐飛快,到最後直接跑起來了。

隻是,她根本不是那個黑人的對手,不一會兒,她就被追上了。

“小姐,你要去哪?”

薄安清英文非常好,所以她完全能和這黑人交流。

“我是華人,在大使館工作,你不能傷害我。”

無奈之下,薄安清試圖想以自己的身份來趕走眼前這個不懷好意的人。

“哦,原來如此,可我冇有想傷害你的意思。我覺得你非常漂亮,我想和你交個朋友。”

黑人一邊說著一邊上前,他大膽地抓起薄安清的一束頭髮放在鼻子下麵聞了聞說:“噢,好香~”

薄安清因為這黑人猥瑣的舉止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她現在隻有一個念頭就是跑!

隻是,這回她冇能逃脫成功,黑人三兩步追上,抱起她就往一處黑暗的角落走。

薄安清嚇壞了,絕望地呼喊著,可不論她怎麼嘶吼,奇蹟都冇有出現。

黑人一路快跑,薄安清在他懷裡不停掙紮,“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我可以給你很多錢。”

黑人喘著氣迴應:“我不要錢,我要你!”

很快,薄安清就被帶到了一個廢棄的房子裡,她被放了下來,這裡很黑,什麼都看不清,不一會兒,她的耳邊就傳來了皮帶金屬扣被解開的聲音…

“嗒嗒——”

頓時,薄安清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