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220 表白

-

薄安清雙手撐著粗糙的水泥地麵,她不停地往後退,直到退無可退。

“你不要過來,我求你不要過來!”

眼下這種事任何一個女孩子碰到都會驚慌失措,薄安清聲音吼到沙啞,可仍舊改變不了現在的局麵。

此時此刻她多希望自己黑暗的世界能照進一束光,有一個人能出現帶她逃離魔掌。

可是現實總是殘酷的,薄安清整個人被撲倒在地,那黑人身上散發出的難聞狐臭味一股一股朝她撲去。

不一會兒,她的嘴就發不聲音了,接著便是讓她生不如死的折磨…

薄安清因為實在無法承受這份打擊,中途便昏過去了….

醫院宿舍裡,時揚拿著手機,他一遍又一遍地試圖去聯絡洛枳,包括找袁渡渡,然而,結果都不是他想要的。

就在時揚拿起煙準備走出房間的時候,外麵突然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

“篤~篤~”

“時醫生開門,出事了!”

時揚趕忙去開門,看著門外的同事,他問了一句:“杜醫生,是病人情況有問題嗎?”

“不…不是,是小薄,她…她出事了。”

杜醫生不停地喘著氣,時揚皺了皺眉頭,“她怎麼了?”

“被人侵犯了,是被警察送回來的,說是在工業園區被髮現的,現在送進搶救室了。時醫生,我們都知道小薄很關心你,所以你要不要去看看?”

“小薄”是這段時間薄安清來探望時揚,醫療隊的同事們給她取的稱呼。

薄安清平時為人很低調,大家都不知道其實她是SZ千金,所以為了方便就給她取了這麼一個稱呼。

時揚猶豫了一下,隨後把煙塞進口袋裡快步離去。

一到醫院門口,時揚就看到了一輛巡邏車,他走到警察麵前,用流暢的英文說道:“請問是誰侵犯了那個女孩?凶徒抓到了嗎?”

警察看了看時揚,隨後點頭說道:“抓到了,是一個工廠的員工,我們會按照流程對他進行審問。”

時揚不懂這邊的審訊流程是什麼,也不好多說,他把自己的電話留給了警察,然後匆忙趕到搶救室。

時揚到了時候,薄安清已經醒了過來,身體上她冇有什麼大礙,就是撕裂嚴重縫了幾針,主要是她情緒很不穩定。

時揚麵色凝重地來到薄安清的病房門前,伸手敲了兩下門。

“篤…篤”

病房裡麵並無迴應,過了一會,時揚推開病房的門,床上的薄安清一見他馬上用被子捂住自己的頭,整個人縮了起來。

“時醫生,你不要過來,你走!”

薄安清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哭腔與委屈。

時揚來到病床前,他伸手扯了一下被子,說:“不要這樣好嗎?”

薄安清露出兩隻紅腫的眼睛,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我也不想這樣,可是….”

這種事換做誰,誰能接受?

時揚垂眸抿了抿唇,愧疚地說:“對不起,我不該罵你。”

時揚不是一個會逃避責任的人,薄安清出事,這事他也要負責,如果不是他說了難聽的話,她又怎麼哭著跑出去,然後遇到危險。

“不,和你無關,是我蠢,這麼大了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聞言,時揚看了一眼薄安清,她的這份善解人意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時揚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薄安清見他沉默於是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時醫生,你來了,那你可不可以陪陪我,因為我現在的情緒真的很不穩定。”

“好。”

時揚從隔壁床拿了一把椅子坐在薄安清的病床旁邊,他知道現在說任何安慰的話都顯得很蒼白無力。

以至於到最後時揚隻是說了一句:“你現在需要好好休息,什麼都彆想。”

薄安清用袖口抹了抹眼淚,哭著對時揚說:“我冇有辦法好好休息,也冇有辦法什麼都彆想。”

“時醫生你知道我剛纔睜開眼睛,腦海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嗎?”

“是什麼?”

時揚聲音很輕柔,就像羽毛拂過臉頰一般讓人悅然。

“我想死,我覺得隻有死才讓我徹底走出這個陰影。”

醫生對“死”這個字總是保持高度的敏感性,一聽薄安清這麼說,時揚立刻製止:“你不能這麼想,你未來的人生還很長。”

“雖然這事對你造成的傷害很大,但你相信我總有一天會過去的。”

薄安清看著時揚那精緻到不能再精緻的五官,心裡的酸楚一下子就迸發了出來。

“是啊,也許有一天時間是能把我傷口撫平。可是即便如此,那又怎麼樣,我很臟了,我配不上你了,這會成為一道傷疤刻在我的心裡。”

天曉得薄安清要鼓足多大的勇氣纔敢說出這些話,一直以來,她都很小心翼翼地掩藏著自己對時揚的愛意。

但現在,在她經曆了這麼荒唐而又噁心的事之後,她覺得自己再不說就冇有機會了。

薄安清吸了吸鼻子,喉嚨裡蔓延著酸澀。

“時醫生,很抱歉,我知道可能待會自己說的話會對你造成影響,但我還是想說,因為我怕以後就冇有機會了。”

時揚抬眸淺淺地看了一眼薄安清阻止她:“彆說了,我冇有那麼好,也不值得你這樣。”

時揚當然清楚薄安清對自己是什麼感情,這種事根本不需要多言。

“不,你值得。從我第一次見到你,你和我交代我爸手術之後要注意的事項,那時候我就對你淪陷了。”

“可能你現在說出這句話是因為你真的低估了我對你的喜歡有多少吧。”

說到這裡,薄安清忽然自嘲地笑了起來。

“時醫生,我知道自己現在身體很肮臟,但我對你的喜歡它很乾淨!”

薄安清嚥了咽繼續說:“我冇有辦法用很準確的文字向你描述我有多喜歡你,那種感覺我形容不出來,但作為一個有獨立思想的成年人,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你,我真的很認真的喜歡你。”

薄安清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眼神誠懇且堅定地看著時揚。

“時醫生,我對你始於一見鐘情,在後來的瞭解中我發現你真的是我一直想要找的人。”

“你都不知道在我知道你有一個很相愛的女朋友的那晚我哭了有多久,很傻吧,我自己也知道很傻,可是就是控製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