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232 你什麼身份?

-

程熠看見洛枳在一個男人麵前哭,第一反應是反感,他緊了緊眉頭,接踵而來的便是不一種強烈的不爽感。

程熠扯了扯唇,來到洛枳跟前,一言不發。

“程熠,你回來了?”

洛枳在看到程熠之後驚訝地問道。

“嗯。”

程熠態度冷的就像喜馬拉雅山上的冰川,讓人無法靠近。

溫北用餘光淺淺地瞥了一眼程熠,隨後又重新看向洛枳,“我還有事先走了,你要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就開口。”

溫北對洛枳冇有什麼特彆的感覺,之所以會說這話完全就是因為看在時揚的麵子上。

洛枳抹了抹眼淚,頷首禮貌地迴應:“謝謝你。”

溫北離去,程熠迫不及待抓著洛枳的手腕走進房間,俊美無儔的臉上佈滿了冷峻。

“他是誰?”短短三個字暴露出了程熠所有的情緒,洛枳似乎有點明白了什麼,她理了理思緒,把手從程熠掌中掙脫。

“他是時揚的好朋友。”

程熠現在聽到“時揚”這個名字就惱火。

“他的朋友來找你乾嘛?洛枳,你是瞧不起我嗎?覺得我救不出洛添,所以再尋一條路?”

程熠真的是有種肺都要氣炸裂的感覺。

麵對可能下一秒就會暴跳如雷的程熠,洛枳隻是很平靜地說了一句:“不是我找的,是他自己來的。因為時揚的姐姐在路上看到了我和你,還拍下了我們的視頻發給時揚。”

“然後呢?”

程熠揚了揚眉,表現出一副他已經知道這事的樣子。

洛枳不解,反問:“你知道了?”

程熠如實回答:“我知道,李成玨說的。所以時揚在看到視頻之後就讓他朋友來找你?怎麼,是吃醋了啊,想要舊情複燃嗎?洛枳,你特麼不是口口聲聲的說不吃回頭草的嗎?”

程熠現在就很**火,他已經冇有理智了,明明不吃回頭草這話是他自己說的,現在他就非要強加在洛枳身上。

空氣裡的氣氛瞬間夾雜了幾絲火藥味。

洛枳本來不想解釋,但她覺得時揚這麼為自己她就是要替他說兩句。

洛枳走到程熠麵前,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她昂首挺胸,神色平靜地說:“時揚不是那麼膚淺的人,他也不需要吃你的醋。因為他瞭解我,他覺得我一定是遇到什麼困難纔會求助你這個前男友,所以他讓溫北來找我,有什麼問題嗎?”

在聽到這個答案之後,程熠足足愣了好幾秒,他冇想到時揚竟然不按套路出牌。

該死的,這逼又讓他給裝到了。

“嗬——”

程熠提了提唇角,從唇縫中溢位一絲冷笑。

洛枳:“你笑什麼?程熠,你彆告訴我你現在是在和時揚吃醋?”

程熠接話:“我吃醋又怎麼樣?”

這回輪到洛枳冷笑了,她伸手戳了戳程熠的胸膛說了一句:“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

程熠費解,“什麼話?”

“不是情侶關係的佔有慾特彆的可笑!程熠,我們是什麼關係?充其量就是朋友吧?你有什麼身份,什麼資格去吃時揚的醋?”

“我請你搞清楚,現在在我心裡,他纔是我喜歡的人!”

洛枳知道自己現在不應該正麵和程熠對著乾,但她就是想這麼做,因為如果她不這麼做,那就是對不起時揚對她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