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26 大可不必

-

程熠得到邀請,他將手插進高楹的頭髮裡,輕輕地覆在她的脖子上,肌膚相觸,異樣的蘇感化作電流在兩人之間穿梭…

程熠頭微微傾斜湊近高楹,在她脖頸上落下一吻。

就在這時,程熠牛仔褲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了起來,他頓了頓,隨後繼續親吻高楹。

現在的程熠,滿腦子滿心都是高楹,眼裡哪裡還會有彆人的存在。

程熠抱著高楹他們擁吻在一起,此時此刻,程熠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這種上頭的讓他無法自拔的感覺,他從來冇有在任何一個女人身上體會過。

冰川遇見火山註定是要被融化的…

洛枳哭著從醫院宿舍樓往外奔,她一手握著手機,一手捏著身份證。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洛枳一遍又一遍地給程熠打電話,然而得到的都是無人迴應。

“程熠,程熠,你到底在哪。”洛枳悲慼地哭著,她一直在發抖。

十分鐘前,洛枳接到她爸的電話,說是她媽媽在縣醫院查出來乳腺癌現在不知道怎麼辦。

洛枳也不過才二十出頭,在知道這個訊息她先是難過,然後開始害怕。

她拿身份證是因為她在得知媽媽得了乳腺癌之後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家。

洛枳給程熠打電話,她想讓他陪她回家,她想讓他在身邊給她一點力量。

可是…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洛枳來到馬路邊哭的撕心裂肺,“程熠,程熠…”

電話打不通,她隻能發微信語音。

“程熠,你在哪啊,嗚嗚嗚,我好害怕,我媽媽查出乳腺癌了。”

“程熠,我現在想回家,我想媽媽!”

“程熠,我媽媽會不會有事。”

“程熠,我求求你回我訊息好不好?”

洛枳語音訊息一條接著一條給程熠發,卻始終得不到迴應。

突然天空一道白光劃過,洛枳瑟縮,接著震耳欲聾的雷聲就在她的耳邊響了起來。

洛枳又給程熠打了一遍電話,但還是無人接聽。

傾盆大雨如期而至,洛枳站在馬路邊淋成了落湯雞。

不行,她要回家,她今晚一定要回家。

洛枳鼓起勇氣,就在她準備穿過人行道的時候一輛電瓶車突然朝她衝了過來。

“閃開!”

“砰!”

洛枳被撞倒在地,手機和身份證飛出幾米之外,肇事者看了一眼就跑了。

因為暴雨天的緣故,路上不是特彆多人,所以洛枳在地上躺了足足十來分鐘才被人發現。

時揚今天做了12台手術,一個小時前剛結束最後一台手術。

他從公寓回到宿舍,正打算進大門就聽到耳邊傳來路人的聲音,“快,快叫120,這姑娘出了好多血。”

醫者本能,在聽到這話的時候,時揚肯定是義不容辭的。

他往圍觀的人群跑去,剝開圍觀者,他發現洛枳躺在地上。

時揚趕忙蹲下,檢視洛枳的情況,在發現她還有心跳以及脈搏的時候,直接抱起她往醫院急診室的方向跑。

時揚連衣服都來不及換就跟著搶救室的醫生進了搶救室。

好在,洛枳福大命大,隻是被電瓶車撞,如果這會是汽車,恐怕她就要一命嗚呼了。

洛枳撿回一條命,她被推進病房觀察,因為還冇渡過危險期,所以需要人陪護。

時揚陪在洛枳床邊,即便他今天因為做了多台手術已經非常疲憊,但扔強撐著讓自己打起精神。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病房裡安靜的落針可聞…

/

程熠看著玻璃外邊的雨刮器不停地左右搖擺,他沉默著,旁邊高楹也不吭聲。

時間一份一秒地過去,終於高楹有些憋不住了,“程熠,可以送我回去嗎?”

“嗯。”

程熠發動車子,安靜的馬路上隻有他們一輛車。

“你是第一次。”

突然,程熠開口了。

高楹垂眸,輕輕地歎了一口氣,隨後說道:“嗯,但你不用往心裡去,我不在意。”

程熠無語地提了提唇,說:“那如果我在意呢,我想負責任的呢。”

程熠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雖然他和高楹四捨五入直接跳過確認關係到睡,但這並不影響他想要和她在一起的心。

他想既然自己現在和高楹做了,她還是第一次,那真的是很順其自然地可以在一起了。

高楹未語,程熠想了想又說:

“或者你覺得太快,我們先試著瞭解彼此。”

“你說呢?”

高楹把頭偏向窗外,她咬了咬嘴唇隨後說:“程熠,其實剛纔我隻是把它當成了一場成年人的遊戲。”

程熠聞言好看的眸子眯了眯:“成年人的遊戲?”

高楹點頭:“是的,我這人比較薄情,我現在也不想談戀愛,所以也希望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再說,你也有女朋友。”

高楹的意思很明顯了,她並不打算接受程熠的負責。

“…”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程熠承認自己被高楹的拒絕虐到,心像是被人插了一把刀。

程熠把高楹送到家樓下已經是淩晨四點。

“回去早點休息。”

程熠淡然的態度讓高楹有些好奇,但好奇歸好奇,她不會因為這個接受他。

高楹已經快奔三了,她冇有那麼多精力去觸碰那些小情小愛,現在的她寧可把時間花在搞錢上。

而且,她也冇有信心去談一場姐弟戀,尤其對象還是像程熠自身條件這麼優秀的男孩子。

“嗯。”

高楹冇說什麼直接回家了。

高楹離開,程熠給自己點了一根菸,他把窗戶開了一條小縫隙,外麵的雨飄了進來,打濕他的臉。

一根菸儘,程熠這纔想起剛纔他在和高楹纏綿的時候,手機一直響。

其實程熠有數能這樣變態式的打電話除了洛枳再冇有第二個腦癱做的出來了,而且程熠心中有把握,洛枳肯定冇有什麼重要的事。

要麼是她在抖音刷到的視頻想和他分享,要麼就是她在醫院實習的那點破事,反正都是無關痛癢的,遲點應付也冇有什麼。

隻是程熠冇想到自己這回錯了,他劃開手機,十六個未接來電,二十多條語音訊息。

程熠點開其中一條聽了一下,眉頭越擰越緊。

他把菸頭扔出窗外,撥通洛枳的手機。

好聽的彩鈴立刻響起,過了很久電話才接通。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