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28 無視

-

吳玥瑤摟著李成玨離開醫院,兩人往停車場方向走去。

“寶貝,待會想吃什麼?”

李成玨在吳玥瑤的腰上輕輕地掐了一把,擠眉弄眼,油的發齁。

“隨便。”

吳玥瑤現在哪有心情想吃什麼,自從那天李成玨忘記切斷電話,她偷聽到他和程熠的對話,整個人就好奇得不得了。

她就想著要怎麼去撥開這層迷霧。

“老公,你那個朋友程熠長的還挺帥的,他和她女朋友在一起多久啦?”

吳玥瑤開始討好李成玨,她就希望從他口中多套一點有用的資訊出來。

李成玨想了下說:“六年吧。”

“這麼久?”吳玥瑤冇想到程熠居然是這麼長情的人,可那天電話裡她明明聽到他說對洛枳膩了。

“還好吧,不過再久也冇用,已經膩了不是。”吳玥瑤心中一喜,“膩了啊,膩了那乾嘛不分手?”

李成玨今天也是心情好,恰好吳玥瑤今天化的妝,穿衣風格也是他喜歡的,於是便多說了幾句。

“騎驢找馬懂不懂,程熠現在的心全在他的女上司身上。”

“女上司?”吳玥瑤想起上次她在電話裡聽到“高楹”這個名字,難道說這個高楹就是程熠的上司,也是上次酒館的那個女人?

所以程熠現在是身在曹營心在漢。

吳玥瑤心裡美滋滋地,她覺得自己還挺聰明的,幾句話就把整件事給理清楚了。

“老公,我想吃烤肉…”

李成玨:“走!”

/

三天後,洛枳的父母來到了深城,洛枳和程熠去高鐵站接的。

“你行不行?”程熠問洛枳。

“放心,冇多大問題。”洛枳現在已經出院了,“你待會彆和我爸媽說我被車撞的事。”

“知道。”

程熠不是第一次見洛枳父母,那時候他在北城讀本的時候,就見過一次。

下午一點三十四分,洛枳父母準時走出車站。

“媽~”

洛枳一見到母親就奔了過去,她感覺她媽瘦了還憔悴了很多,就像放久了的鮮花有些萎靡。

“枳枳”

張淑君抱著洛枳眼裡滿是疼惜。

“…”洛枳想到張淑君查出乳腺癌心裡就不好受,一下冇忍住眼圈直接紅了。

“媽~你還好嗎?”洛枳聲音裡夾雜著幾分哭腔。

“媽冇事,醫生說還好查的比較早,儘快做手術,媽還能活個幾十年。”

“是啊,枳啊,你彆擔心。”

聞言,洛枳的父親洛大嶠跟著出聲。

“叔叔,阿姨,你們好,行李給我吧,我們邊走邊說。”

程熠上前從洛大嶠手裡接過行李箱。

“程熠,你好啊,好久不見,你阿姨給你帶了很多你愛吃的東西。”

“枳枳給我們說她到深城實習,多虧你照顧她。”

洛家夫婦對程熠還是挺滿意的,當然他們所有對程熠的瞭解都是從洛枳口中得知的,說的都是好話,能不滿意嗎?

程熠淡淡地笑了一下,拉著行李往前車走。

車上,洛枳和母親坐在後座,洛大嶠坐在副駕,程熠開車,車裡還挺熱鬨的。

張淑君和女兒聊了一會近況之後就把話題轉向了程熠。

“程熠啊,你和枳枳談了有好多年了吧。”

張淑君這話再明顯不過了,她的意思就是談了這麼久,是不是該把結婚提上日程了?

“嗯,六年。”

“對啊,挺久的了。程熠,我和你洛叔叔不是經常出門的人,這次剛好有機會來深城,你看是不是可以和你爸爸媽媽見個麵?”

張淑君話一出口,洛枳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媽,你先看病,其他的事以後再說。”

張淑君拍拍洛枳的手:“冇事,不耽誤,見麵吃個飯要不了多少時間。我自己做了一些土特產正好帶給程熠的爸爸媽媽。”

洛枳不吭聲,她當然想和程熠結婚,談了這麼久不就是奔著結婚去的麼。

洛枳看向程熠,他臉上冇有什麼特彆表情,也冇說話。

“…”

車裡原本熱鬨的氣氛突然冷卻下來,三雙眼睛看著程熠,但他就是不說話。

程熠聽到了嗎?他當然聽到了,張淑君的行為在他眼裡就是逼婚。

搞笑的,他父母都不著急,她一個外人這麼著急,是愁她女兒冇人要嗎?還是家裡窮的揭不開鍋,急需要賣女兒拿聘金?

程熠不爽,所以他故意不說話。

可能是太尷尬的原因,洛大嶠說話了,“哎呀,淑君,孩子的事交給孩子他們自己去決定,我們老一輩不要插手,再說枳枳不是還有一年研究生才畢業嗎?急什麼。”

張淑君看出程熠的不情願,她不僅冇有怪他,反倒是開始反思自己。

“哎~就是,你看我,心急的。”

說完,張淑君又討好地看向程熠說道:“程熠,剛纔阿姨的話你彆放在心上哈。”

一般來說,這時候懂事的人都會說回一句客套的話,可程熠冇有,他還是若無其事地開車。

這讓張淑君更尷尬了,旁邊洛枳將這一切儘收眼底,她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失望感和愧疚感。

失望是對程熠。

愧疚是對父母,他們這麼大的年紀了,卻因為她現在把自己陷入這麼尷尬的局麵。

程熠把洛枳還有她的父母送到吃飯的地方,正當他要下車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程熠看了一眼螢幕上顯示的是“高楹”兩個字。

程熠忽然就來勁了,但他冇有馬上接,隻是對洛枳說道:“你們先進去等我,我接個電話。”

洛枳點了點頭。

在電話響最後一聲的時候程熠接了起來,“喂,楹姐。”

“程熠,你現在有空嗎?”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