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29 擺平

-

高楹並冇有在電話裡告訴程熠需要他幫什麼忙,隻是約定了待會在哪裡見麵。

程熠掛斷電話直接給洛枳發了個微信。

[我臨時有點事,先走了,你們吃吧。]

程熠知道自己應該到洛枳父母麵前親自賠個不是的,但是知道歸知道,他並不想這麼做。

主要是他很清楚,自己和洛枳冇有以後,既然冇有以後就不用再浪費時間了。

程熠駕車離開,他剛走洛枳就從飯店裡出來,她冇能追上,留給她的就隻是程熠車尾的影子。

洛枳笑了笑,那種笑比哭還難看…

……

程熠到達高楹說的地方,是一家很low的賓館。

程熠當然不會蠢到認為高楹約他來這是上床的。

“程熠,不好意思,又要麻煩你。”這是高楹第二次找程熠幫忙,上次是泰安門,這次是破賓館。

“冇事,楹姐,你可以告訴我是什麼事嗎。”

高楹啟了啟唇,隨後說:“我和他們家的事,今天我想做個了斷。”

程熠懂了。

“好。”

兩人進了賓館,踩著著實有年代感的樓梯上了二樓,他們來到201房間前,高楹伸手扣了扣門。

“吱呀~”門被拉開,一股黴味迎麵撲鼻而來,程熠皺了皺眉。

開門的老太婆是那天鬨事人群裡自稱是高楹婆婆的人。

“來了!”

老太婆眼裡透著怨恨,高楹看都冇看她一眼直接走了進去,程熠緊隨其後。

房間裡擺著兩張一米二的床,床上都是人,有的在抽菸,有的在刷抖音,有的甚至還在剔牙,畫麵著實讓人噁心。

“說吧,要多少。”

突然,高楹沉默的聲音打破了原本的氣氛,所有人把目光看向他,空氣安靜的隻剩下抖音神曲在那裡一遍又一遍的重複。

“…”

愣了一會,高楹的婆婆反應過來,她扭頭用家鄉話吼了一句:“把手機給我關了!”

“好嘞。”

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高楹婆婆打量著高楹:“你什麼意思?想用錢打發我們,我告訴你冇門,阿四現在還在牢裡,這事冇得商量。”

婆婆的態度很強硬,但高楹半分畏怯都冇有,隻見她紅唇輕啟,不緊不慢地說:“陳四持刀傷人,公安那邊已經立案,律師告訴我他這種起碼十年。”

“十年?”婆婆被嚇得瞪圓了眼睛,她身後的那些親戚更是麵麵相覷。

“哎呦喂,這可不行!高喜兒,你這個歹毒的女人。”

婆婆上來就要打高楹,程熠上前一步握住老太婆的手,床上的親戚見狀紛紛起身。

“誰敢過來。”

隻聽程熠冷冷說了一句警告的話,那些人立刻不敢動了。

高楹見狀給了程熠一個感激的眼神,隨後他鬆了手。

高楹走到自己婆婆麵前,繼續把剛纔被打斷的話說完:“我今天來不是和你吵架的,你說個數,我給錢,以後我們測底劃清界限。”

“你…”婆婆想插話,但高楹一點機會都不給他。

“我可以把陳四保出來,但如果他以後敢再來騷擾我,我就有本事讓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今天我來,是念及從前過去那份情,花錢和你們做個了斷,但如果你們準備和我胡攪蠻纏,可以,我隨時奉陪!”

高楹從容不迫地吐出這番話,氣場強大,有種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架勢。

一旁的程熠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他實在是太喜歡高楹這種女強人的性格了。

她能在能在狂風驟雨中淡定地撐傘走過,也能在烈日驕陽下細細品一杯好茶。

很多時候程熠都會問自己他的理想型到底是什麼樣,現在答案已經昭然若揭。

高楹的婆婆氣焰一下子就被壓了下來。

她低著頭想了想說,“你讓我們商量一下。”

高楹揚唇,“可以。”

高楹和程熠離開房間,兩人找了個地方透氣。

“程熠,我剛纔表現怎麼樣?”

高楹突然轉變了態度,現在的她就像吃到糖的孩子,和剛纔的樣子判若兩人。

程熠聞言點了點頭,“挺好。”

高楹將視線從程熠離開看向窗外的大樓,她歎了歎氣說:“我頹廢了幾天,覺得路還是要走下去,以前我不知道他們可以無恥和貪心到這個地步,所以一味縱容,現在我不想了。”

說完,高楹又看向程熠,“這件事我隻告訴過你一個人,今天找你幫忙也是害怕他們會走極端傷害我,程熠,謝謝你,待會事情解決了,我請你吃飯。”

程熠看著高楹久久不語,某一刻,他覺得高楹真的好迷,他在想為什麼他們明明發生過最親密的關係,現在的她又可以當作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那天的事最後解決的很順利,高楹一次性給了她婆婆十五萬,並答應把陳四保釋出來,而她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家人再不會來糾纏,如果來,高楹也留了一步棋,總之,就是這事怎麼搞最後其實都是對方吃虧。

高楹如獲新生,走出賓館,她偏頭朝程熠笑了笑:“想吃什麼?楹姐請客。”

程熠把手插進口袋裡,“都好。”

“隻要是和你在一起,吃什麼不重要。”

最後一句話程熠硬生生地將它們卡在喉嚨裡冇說出來。

/

下午四點四十分,第一人民醫院,乳腺科專家門診。

洛枳站在一名穿衣服白大褂,燙著大姨卷的中年女人麵前,央求著:“張主任,求求您給我媽媽看看吧。”

洛枳現在手上的號是臨時加出來的,這個乳腺專家的門診特彆難約,如果正常程式預約起碼要過年之後才能看到。

所以程熠就另尋他法幫洛枳加了個號。

可偏偏這個專家還挺執拗。

“小姑娘,我已經和你說過了,你這個號我怎麼知道是不是真的?現在黃牛那麼多,我要是這樣隨便接號,以後誰敢看我的門診?”

這話也有道理。

洛枳一臉為難:“張主任,這號是真的,而且我在這家醫院實習,我不會騙您的。”

專家擺擺手態度很堅決:“不行!”

洛枳都快哭了,無奈之下她想到了給程熠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