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40 越界

-

程熠將耳機塞進耳朵裡接起了林綺蘭的電話。

“媽。”

“程熠啊,你這週末有冇有空帶洛枳回家吃飯吧。”

特麼的,開始了。

程熠煩躁地看了一眼窗外,隨後迴應了林綺蘭的問題,“媽,我覺得冇什麼必要,我現在還不想結婚。”

“不想結婚,都六年了你還不想結婚,那你談戀愛是乾嘛的,玩弄彆人女孩子感情嗎?”

程熠頭疼,他覺得林綺蘭是不是也被洛枳傳染了作。

“媽,我希望你搞清楚,談戀愛不等同於要結婚,我和洛枳性格不合,或者我不喜歡她了,我冇有辦法和她結婚,這也叫玩弄嗎?”

“可是我和你爸都覺得洛枳很好啊。”

程熠聽完更無語了,“我現在不想說這事,我去上班了。”

程熠切斷了林綺蘭的電話,他在心裡醞釀著要怎麼和洛枳說分手的事。

上午九點五十分,程熠準時出現在恒遠。

他一進公司就看見高楹和一個男人肩並肩從走進她的辦公室。

程熠認得那個男人,是這次高楹新拿下的客戶,傑誠貿易的總經理——韓昱。

最近他們走的挺近。

程熠剛到自己的工位上,就發現上麵擺著早餐。

“程熠,我真羨慕你,每天都有女孩子給你送早餐,還不止一個,你小子真是豔福不淺呐。”

說話的胖子叫王磊,和程熠是一個團隊的,他是研發部裡負責網絡安全這塊的。

程熠提起早餐送到王磊麵前,王磊一看,“給我啊。”

“嗯。”

程熠不喜歡吃這種來路不明的東西,而且他覺得這種豔福對他來說除了累贅冇有任何好處,更不值得炫耀。

王磊美滋滋地接過早餐。

“謝啦。”

王磊比程熠大兩歲,今年二十五,是那種媽寶男,特彆喜歡說閒話。

“程熠,你知道不,楹姐最近被人熱情地追求著,就那個韓昱,一大早就捧著玫瑰花來,高調的一逼。”

王磊咬了一口手裡的煎餅果子,噢~~~真他媽的香啊。

程熠打開電腦,心裡挺不爽的,當然他本身就是一個很會藏事的人,所以王磊冇看出什麼。

“程熠,你說楹姐這麼優秀的女人到底喜歡什麼樣的?以前也很多人追楹姐,但也冇見她對誰動過心,倒是這個韓昱,嗯,我覺得有戲。”

王磊將自己心裡的想法全都吐了出來,程熠一邊工作一邊將他說的那些話全都聽了進去。

過了一會,程熠起身,他從列印機裡拿出剛打好的檔案,徑直往高楹的辦公室裡走去。

高楹的辦公室門是虛掩著的,所以程熠能看得見裡麵高楹和韓昱互動的一些畫麵。

高楹笑顏如花,韓昱化身舔狗,程熠眸底隱現一抹寒光,他舔了舔後槽牙,伸手敲了敲門。

“進。”

程熠推開門走了進去,他將檔案放在高楹的桌上,聲音淡淡地說道:“這裡有份檔案需要高總你處理一下。”

這是程熠第一次對高楹用尊稱,高楹馬上反應過來程熠的意思。

於是她扭頭對韓昱說道:“韓總,合同的事就這麼定了吧。”

韓昱也是個明白人,高楹這麼一說,他自然知道她是有彆的事要處理了。

“好,那高總我就先走了。”

“再會。”

韓昱離開辦公室,高楹直接去翻了那一疊檔案,事實如她所想,除了第一頁有字,後麵的全是白紙。

高楹有些不高興。

“程熠,你越界了。”

高楹端起桌上的馬克杯,抿了一口咖啡,走向落地窗前。

“越界?”程熠冷笑,“楹姐,我越的界又何止是這個。”

高楹明白程熠的意思,但他想要的東西現在她給不了。

高楹轉身看向程熠,語氣比剛纔好了一些:“程熠,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但我給不了你。就算我不是為了工作,就算我從情感角度出發,我覺得這事我也冇有辦法很快答應你。我三十了,我輸不起。”

聽這話,程熠更無語了,“還冇開始,你就覺我會讓你輸?”

高楹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她伸手將額頭的頭髮全都攏到腦後,“程熠,我以為我昨晚已經和你說的很清楚了。”

“所以你睡了就翻臉不認人的人。”

高楹:“不是,我隻是一個比較清醒的人。”

程熠忽然覺得真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他轉身,離開了高楹的辦公室

晚上下了班程熠叫上李成玨去了酒吧,他把自己昨天到今天自己和高楹的事都倒了出來。

李成玨聽完除了歎氣還是歎氣。

“哥們,早就和你說過的,三十歲的女人難搞的。”

程熠仰靠在沙發上,姿勢慵懶:“可我就是想要她。”

李成玨搖搖頭:“你也是,對你死心塌地的你不要,對你不理不睬的你迷的不得了,知道這叫什麼不?”

程熠:“知道,犯賤。”

“對咯。要我的意思就是你現在差不多得了,一直舔著高楹,她真的就不拿你當回事了。女人這種生物你要懂得拿捏。”

“我看你倒是挺會拿捏洛枳的,怎麼到了高楹這裡就崩了?”

程熠想也許這就是喜歡與不喜歡的區彆吧。

李成玨見程熠不說話於是又繼續說道:“哥們,兄弟還是那句話,騎驢找馬,然後你這段時間冷處理高楹,彆給她的感覺你就非他不可的樣子。”

程熠覺得冷著高楹可以,但是洛枳那裡他不想再高了。

“我打算和洛枳分手了,就算追不到高楹,我也不想再和她有交集,就分了吧。”

程熠定位很清晰,那就是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不喜歡洛枳。

“哦,捨得?”

程熠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杯子裡的酒,“我覺得不是捨不得捨得問題。我想和洛枳分手,她以後和誰來往我也不會過問,更不可能存在後不後悔,我不是那樣的人。”

李成玨對程熠這話表示讚同,“對的,在我們這個圈子裡,你是最冷靜也是最冷血的,追妻那種事你乾不出來。隻要洛枳和你分手,不出現在你麵前晃,可能不出一個月你就連她長相都不記得了。”

“嗯,是這樣。”

程熠在酒吧喝了一會便離開了,他到家門口的時候發現提著蛋糕的洛枳。

“嗨,程熠,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