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48 距離

-

洛枳反應最快,她趕緊上前對那個護士詢問情況:“您好,請問我媽媽情況怎麼樣。”

“手術很成功,切掉了左邊,萬幸的是癌細胞冇有擴散,放心,再觀察一會病人就可以出來了。”

“太好了。”洛枳開心地和洛添相擁在了一起。

“哥,媽媽冇事。”

洛添也很是欣喜:“和你說了吧,瞎擔心,趕緊吃點東西,不然餓壞了你哥心疼。”

洛枳對著洛添吐了吐舌頭:“知道啦。”

一個小時後張淑君從手術室被推回病房,她醒來第一件事不是關心自己手術做的怎麼樣,而是關心洛枳的工作。

“枳啊,媽媽冇事了,你好好的安心去工作吧。”

“嗯,媽媽,你放心我會的。”

洛枳明天早上就要和時揚出發去茅山鎮小道村,這一去就是半個多月。

洛枳陪了張淑君一會便趕回宿舍收拾東西,回去的路上正好碰見人事科主任。

“小洛啊,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嗯,正要回去準備,我媽媽剛動完手術。”

人事主任:“哦?你媽媽在我們醫院做手術了啊?”

“是的,這次也是蠻巧的,推遲三天出發不然我都冇有辦法陪我媽媽,謝謝領導。”

人事主任冇有說話,他皺著眉頭想了想,道:“那這事也是蠻巧的,那天時醫生來和我說要推遲三天出發,我當時還不明白這是為什麼,現在想來應該是因為你的事。”

洛枳聞言眼裡閃過一縷驚詫,“是時老師說推遲出發的嗎?我以為是院方…”

人事主任笑笑:“哪能,大團隊三天前已經走了,明天時醫生自己開車去,好了我不和你多說了,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好的,主任再見。”

洛枳真的冇想到自己能夠留下來陪自己媽媽做手術是因為時揚,這到底是巧合還是時揚就是為了成全她的孝心。

洛枳想不明白,但不管是哪種情況她都應該感謝時揚。

職工宿舍門口水果店,洛枳買了一些水果。

時揚是一個特彆自律還養生的人,奶茶咖啡這種東西他從來不碰,洛枳也是經過一段時間相處才知道這事的,所以她買了點水果。

洛枳提著水果來到時揚宿舍門口,她伸手敲了敲門,“時老師,你好,我是洛枳。”

門開,時揚出現在洛枳麵前,他穿著白色衛衣,淺灰色的衛褲,前麵的頭髮自然吹落,和平時上班時候的他風格大相徑庭。

“有事嗎?”

洛枳抱著水果送到時揚麵前,“時老師,謝謝你,我媽媽手術很成功。”

洛枳並冇有講的太明白,大家都是有智商的人話說一半就夠了。

時揚愣了愣,隨後點點頭,“嗯,那就好。”

“時老師,你收下吧。”

“嗯。”

“時老師晚安,早點休息明天我會準時到的。”

洛枳笑著看向時揚,她那張充滿青春未施粉黛的臉上寫滿“元氣”兩個字。

洛枳不是那種蛇精臉,她不化妝,皮膚白皙,臉上冇有任何雜質,她冇有尖下巴甚至還有點點嬰兒肥,但這並不影響她的顏值。

時揚把視線從洛枳臉上移開,溫聲迴應了一句:“晚安。”.

夜涼如水,城市亮起一片璀璨的霓虹,它能驅走黑暗卻帶不走人內心的煩惱。

高楹光著腳坐在客廳的地板上,她手裡捏著一個高腳杯,旁邊放著一瓶有些小資的紅酒。

今天是停職第一天,她的手機很安靜,郵箱空落落的,整天待在這個冇有溫度的房子裡,她很慌,特彆的慌。

“吱吱吱。”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高楹拿起來一看是程熠。

“喂。”

程熠:“開門。”

“你走吧。”高楹仰頭將杯子裡的紅酒一口氣喝完。

“如果你想解決問題就過來開門。”

聞聲,高楹眸光從窗外,她想這臭小子還真是瞭解她。

“…”

高楹起身去開門。

程熠進門就聞到一股子酒味,“喝酒了?”

高楹點頭,說完她走到落地窗前望著窗外的風景繼續發呆。

程熠跟著在他對麵坐下來,他沉默了一會隨後開口第一句就是:“這事和洛枳無關。”

“我和她在一起六年,她的性格我很瞭解,這事她不會做。”

洛枳雖然有時候作,小女孩,但這種使陰招的事她絕對不會。

高楹笑了笑:“你還挺維護她。”

程熠:“這不是維護,是實事求是。”

“嗯,我覺得也不是,她能讀到研究生,還能進一院實習,不可能乾這種低智商人做的事,所以我覺得是另有他人,或許是孫凱寧。”

“也不是,是吳玥瑤。”

“吳玥瑤?”

高楹仔細回想,印象中她好像冇有得罪過這號人。

“就是那次挑釁你,你給了她一巴掌那女的。”

經過程熠這麼一提醒,高楹想起來了,“哦,有印象了,可她不是洛枳的朋友嗎?”

“不是,她是我朋友的女朋友,因為我,她做了這事。”

高楹一點就透,她馬上就弄清楚這裡麵的關係了,那個吳玥瑤對程熠有意思。

“你倒是動作比我快,行吧,把這個吳玥瑤的資料給我。”

高楹是那種有仇必報的性格,這個吳玥瑤害她變成這樣,她又怎麼能夠輕易放過她。

程熠打開手機將一個pdf文檔發給高楹,“這是我查到的。”

“ok。”

高楹打開檔案認真地看了起來,她專注的模樣吸引了程熠。

看完資料,高楹心裡基本有數了,隻是眼下有些棘手的事就是她和程熠的個人問題要怎麼解決。

“程熠,你剛來冇有人跟吧。”

高楹突然緊張起來。

“冇有。”

“好,這段時間我們儘量保持距離。”

程熠知道應該這段時間他應該和高楹保持距離,但這話由高楹口中說出來,他還是覺得有些傷人。

“…”.

程熠從高楹的住處離開,在回去的路上他正好路過第一人民醫院。

也是這時候他纔想起張淑君來深城做手術的事。

算算日子,程熠上一次見張淑君好像就是他們從雲祥縣過來,後來他一次都冇有關心過。

程熠把車停在路邊,思考了一會他拿出手機給洛枳打了一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