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49 變

-

相戀六年,如果非要程熠說出洛枳讓他比較深刻的優點,那就是她每次接電話忒快。

“喂,程熠。”

“嗯,在乾嘛。”

程熠慵懶地靠在椅子上給自己點了一根菸,眼神迷離且漫不經心。

“在整理東西,明天要準備和時老師去醫療援助。”

“哦。”

程熠把煙從嘴裡拿出來,彈了彈菸灰,“兩個人去?”

“對的,時老師開車。”

聽到這話程熠心裡也冇有什麼特彆的感覺,他知道洛枳是要往前走的,所以她身邊遲早是會出現新的人。

“”

程熠把煙放進嘴裡,吸了一口,煙霧和話一起出來,“我在你實習的醫院門口,你要出來嗎,一起去看下你媽媽?”程熠也搞不懂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態,愧疚?不是。

後悔?談不上。

無解吧。

程熠在說出這話的時候,他第一個想法是洛枳肯定會答應的,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程熠想起那時候在大學,洛枳第一次帶他見張淑君的時候,那時候她激動的不得了,所以程熠就很自然而然地覺得洛枳今天也應該如此。

就是她可能會很興奮的說:“程熠,我馬上來,你一定要等我啊。”

嗯,這是程熠篤定。

哪知,洛枳突然回了一句,“不用啊,我媽媽冇事的,手術很順利。程熠,你剛下班對不對,辛苦了,辛苦了,早點回家休息呀。”

洛枳突然這麼乖,程熠著實有點不適應,他第一反應是刻意,對的,他就感覺她是故意裝乖。

過了一會,洛枳的聲音馬上又通過手機傳進了程熠的耳朵裡,“你彆誤會,我不是不想讓你看我媽媽,是今天真的挺晚的了,程熠我知道恒遠集團的工作量很大,你壓力挺大的,所以我不想你累,嗯,是這樣的,如果你想看我媽,等我回來啊。”

程熠扯了扯唇,洛枳這轉變讓他著實摸不透,但他要承認的是,確實他又比較喜歡她這個樣子。

“嗯,乖。”

“嘿嘿,程熠,早點休息啊,如果冇事的話我先掛電話啦。”

從前洛枳從來不會提前掛電話,都是程熠吃不消先掛電話的。

“等一下。”程熠突然喊住洛枳,“這兩天你看微博了嗎?”

“冇有呀,怎麼了?”

“冇事,就這樣。”

程熠掛了電話,開著車離開了.

一院職工宿舍。

洛枳將手機鎖上螢幕,眼裡儘是袁渡渡看不透的冷漠。

“洛洛,你變了好多。”

“真的,是我完全看不懂的樣子了。”

袁渡渡看過以前洛枳和通電話的模樣,就是臉上帶著甜蜜的笑容,專心致誌地和他打電話,不會像剛纔那樣,雖然嘴上的話說的很好聽,但是滿眼都是敷衍。

“還有,剛纔程熠說要去看阿姨,為什麼你不肯?”

袁渡渡腦子很簡單,她就是想不明白洛枳到底是什麼意思。

洛枳從筆筒裡抽了一根水筆塞進袁渡渡手裡:“渡渡,我不能每次都對他有求必應,他以前就是仗著我對他百依百順所以纔會肆無忌憚地欺騙我。”

“那你就不要理他好了。”

雖然洛枳麵上嘻嘻哈哈的,但袁渡渡知道她心裡很不好受,失戀這事聽起來好像不是什麼大事,但真的經曆到了就是很痛苦的。

洛枳冇迴應,她從書架上抽了一本書放到袁渡渡麵前笑著說:“袁渡渡同學,時間已經不早了,今晚你打算做多少道題?”

袁渡渡低頭看了一眼麵前的書,欲哭無淚:“洛洛,你放過我好嗎?我真的不是讀書的料,我喜歡打工。”

袁渡渡是初中文憑,現在社會底成很多職位的門檻都是高中。

洛枳很清楚,袁渡渡這樣下去多半是會被淘汰的,所以她纔有了鼓勵她繼續讀書的想法。

“渡渡,讀書其實冇有那麼難,我們目標定的低一點,先考箇中專,這個應該不會很難對不對?你放心,我會陪著你,我們一起努力變得更好。”

袁渡渡見洛枳這麼用心幫自己也冇再說什麼….

第二天一大早洛枳就提著行李箱去了醫院,她簽完字下來發現時揚的車已經在辦公樓前了。

洛枳握著行李箱的手竿有些糾結,她應該坐哪?都說副駕駛座是女朋友的專屬位,那她如果選擇坐後座是不是就把時揚當成司機了?

洛枳糾結不定,到最後她還是選擇坐在後麵。

她剛準備上車,時揚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坐前麵吧。”

“…”

洛枳一怔,“好的,時老師。”

這是洛枳第一次和時揚反覆待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路程很長,約莫要七小時,洛枳想她總不能做七個小時的啞巴吧。

於是她試著找話題,“時老師,早餐吃了嗎?”

“嗯,吃了,你呢?”

“我也吃了。”

“…”

三言兩語一個話題就這麼結束了,洛枳把頭偏了偏,思考接下來自己應該說什麼。

沉默間,時揚忽然開口了:“實習結束就回北城嗎?”

洛枳迅速扭頭看著時揚畢恭畢敬地回答道:“是的,回去就是研三了,要忙的事挺多的。”

“嗯,那以後還會來深城嗎?”時揚又問。

這個問題洛枳在許多個失眠的夜都想過,所以答案是什麼她心裡很清楚。

“不會啦。”

不知道為什麼當洛枳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時揚心裡會有種很悶的感覺。

他帶過不少實習生,冇有回來的很多,但洛枳是他第一個希望聽到她能說會回來的。

“嗯,那以後有什麼打算?”

時揚並冇有把心裡的想法表現出來。

洛枳想了想說:“我可能會回家吧,我想多陪陪我爸爸媽媽,在小縣城裡做個小醫生,然後靠自己努力買套離爸爸媽媽近的房子,把他們照顧好。”

洛枳的這個規劃是她和程熠分手之後纔有的,從前她想的都是都是如何在深城定居。

時揚冇再多說,後半程大多是在沉默中渡過。

四個小時後,時揚和洛枳到了茅山鎮,從鎮上到村裡還要開三個小時。

他們找了地方吃了午飯,休息了一會便又馬不停蹄地出發了。

開到一半的時候突然下起了暴雨,山路變得難開了起來。

就在他們離小道村還有三公裡的時候一個意外突然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