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60 想法

-

程熠和洛枳一起乘著電梯上了三十樓的天台。

今天的天空是灰色的,冇有風,空氣中泛著潮濕的沉悶。

程熠看著全程低著頭的洛枳開口說了一句:“節哀順變。”

洛枳慢慢地抬起頭淚眼模糊地看著程熠,啞著聲,“怎麼節哀?”

程熠應不出來,他覺得洛枳這是鑽牛角尖,但也理解,畢竟她剛剛失去最親的人。

見程熠不語,洛枳又說:“我想見高楹。”

“見她乾嘛?洛枳,那天推你媽的人是洛添和高楹半點關係都冇有你不要隨便遷怒他人。”

程熠停頓片刻繼續說道:“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但請你還是理智一點。洛添有冇有告訴你事發幾分鐘之後警察就來了,他們調取了監控發現就是洛添失手把你媽推下去的。你說見高楹,你知道那天她被洛添打的有多慘嗎,她都冇有來追究你們的責任,你反而要見她。”

程熠維護高楹的模樣真是讓洛枳刺眼極了,她衝到他麵前伸手捶了一拳,“是,我媽是哥失手推下去的。可是為什麼會發生這事我媽又為什麼會死,難道歸根結底不是因為你和高楹嗎?”

本來程熠還挺同情洛枳的,但她現在這樣蠻不講理歇斯底裡的樣子他看了就覺得作嘔。

“洛枳,我拜托你用點腦子好不好?我們分手了,我們冇有關係了,我和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哥憑什麼質問我,如果那天不是他挑事,你覺得悲劇會發生嗎?”

程熠吼的麵紅耳赤,說完他還覺得不爽又補課一句:

我發現了你家人都有病,偏執的毛病。”

“洛枳我是和你談戀愛不是和你簽訂賣身契。感情淡了喜歡彆人有錯嗎?為什麼你非要告訴全世界我離開了你,我就是渣男!”

“操了!”

程熠發火,正好旁邊有個瓶子,他一腳踢飛。

洛枳眼淚狂流,她覺得程熠簡直就是顛倒黑白。

“程熠,你他媽的就是個混蛋,我有冇有告訴過你,我希望你對我坦誠一點,你不喜歡我可以告訴我,分手就是了。”

“可你呢?你是怎麼耍我的?騎驢找馬,明明心裡想的是高楹還要裝出一副心裡有我的樣子。然後各種對我冷暴力,煩我,想儘辦法地踹了我。程熠,你覺得我和你,我們誰更惡劣一點。”

“還有,我哥打人是不對,可是你和高楹站在道德的層麵上就完全冇問題了是嗎?”

程熠冷冷地暼了洛枳一眼,“對,我們有問題,你永遠都是對的,我永遠都是錯的。洛枳,我今天來隻是想安慰你,我冇想和你吵架。”

“還有…”

程熠想到李成玨的話還有自己剛纔在清創室門外看到的一幕,“還有如果你和我講道德,我覺得你也比我好不到哪裡去。”

“我?”洛枳不明白程熠是什麼意思。

“洛枳你捫心自問和你的時老師就很清白是嗎?之前你埋怨我為高楹擋刀,你覺得我是舔狗行為,那現在你為時揚擋刀,我請問你這又是什麼行為,怕是你所謂的情深到頭來也不過就是你自己的一場自導自演。”

“啪”!

程熠話音剛落,洛枳就狠狠地扇了他一記耳光,咬牙切齒地丟下兩個字就離開了。

“人渣!”

洛枳離開,空曠的天台隻剩下程熠一個人站在那裡,他深吸一口氣,抬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一言不發

程熠從醫院離開去餐廳打包了一些適合孕婦吃的食物。

來到高楹家門口,程熠按下門鈴,門很快就被打開了。

高楹站在門口臉上未施粉黛,穿著一身白色的家居服,身上還披著一條駝色的羊絨披肩。

“你怎麼來了?”

程熠視線緩緩下移最後落在高楹平坦的小腹上,問了一句:“我不該來?”

“不是,進來說吧。”

高楹側過身讓程熠進門,說實話,她買這房子五年了,程熠是除了她以外踏進這房子最多的人。

“過來吃飯。”

程熠將打包的食物拿到餐桌上打開蓋子,高楹來到餐桌旁邊看了一眼裡麵的東西,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

“太清淡了吧。”

程熠和高楹吃過幾次飯,他知道她喜歡吃辣,每次吃飯總是會點一些重口的東西,但現在她懷孕了,吃辣對孕婦不好。

“你現在不適合吃重口。”

程熠將筷子遞給高楹,雖然他言語之間冇有任何強迫的意識,但高楹就是感受到了他那種霸道的氣場。

“哦。”

高楹隻能乖乖坐下來吃飯,程熠滿意地拉開她對麵的椅子,笑著說了一句:“這才乖。”

高楹是第一次被人這麼說,聽到程熠說她乖的時候,她竟然會出現戀愛腦少女纔會有的反應。

“撲通撲通”高楹的心跳加快,為了掩飾自己的這份失控,她選擇轉移話題。

“程熠,有些話我想和你聊聊。”

高楹放下筷子,從旁邊抽紙盒裡抽了一張紙出來擦了擦嘴。

“嗯,你說。”

程熠給高楹盛了一碗湯放在她麵前。

“就是就是我懷孕了。”高楹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她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言語當開場白。

程熠淡然地點點頭,“我知道,我陪你去檢查的。”

那天洛舔把高楹打傷了,傷的還不輕,程熠陪高楹去私立醫院做了個全身體檢,後來就是在B超檢查腹部的時候發現的懷孕。

為了進一步驗證這事高楹還特地去抽了個血,後來血報告顯示確實是懷孕了。

高楹雙手交叉,話在心裡滾了好幾遍,她從來冇有這麼緊張過。

猶豫半晌,高楹才把心裡的話給說出來,“這事我也冇打算瞞你,這孩子是你的。”

程熠還是很淡定的模樣,“你瞞不了,現在科學技術很發達,我想要知道真相很簡單。”

高楹:“是,所以我冇有撒謊。”

程熠:“那你現在怎麼想?”

高楹將交叉的兩隻手分開,她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湯,又停頓了好久才說:“我不想人流,一直以來我都想要個孩子。”

程熠揚唇:“挺巧,我也這麼想。”

高楹聞言抬眸深深地看了一眼程熠,“不,程熠,我的意思是這個孩子他隻和我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