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62 勸

-

夜11點,南港海島。

洛枳獨自一人坐在空曠的海港碼頭,她的旁邊擺了好幾瓶江小白,其中三個瓶子已經空了。

她就這麼坐著喝了兩個小時的酒吹了兩個小時的海風。

洛枳不知道其他人生命中最痛苦的一段時間是怎麼渡過的,但她覺得自己真的熬不過去了。

刀子冇有紮在自己身上誰都不會知道有多疼。

喝完最後一瓶江小白,洛枳撐著地麵吃力地站起身子,隨後一步一步地朝海灘走去。

墨汁撒了一海,海麵一片寂靜,洛枳來到海邊,她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亮,而後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悲涼的笑。

人間值得,隻是她不值得,她就是一個笑話。

洛枳邁步朝大海走去,當她的一隻腳剛踏進海水裡的時候,忽然身後就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海水太冷了,既然要死就選擇一個讓自己舒服的死法吧。”

聞聲,洛枳渾身一顫,她回頭看見的是一個女人站在自己身後,她穿著一件紅色的長款毛呢大衣,黑色的頭髮被燙成了羊毛卷,手裡夾著一根菸,一臉笑意。

洛枳縮回腳,衝著女人點了點頭,“抱歉。”

女人嗤笑一聲,彈了彈菸灰,“你對我抱歉什麼。”

洛枳:“打擾到您了。”

女人吸了一口煙,吞雲吐霧,“既然覺得打擾到我,那就陪我喝酒,把身子喝暖和了再去死也不遲。”

洛枳猶豫,女人上前拉過她的手,“走吧。”

就這樣洛枳又被這個紅衣女子帶回到了海港碼頭。

“來,陪姐喝酒。”

女人從隨身攜帶的袋子裡拿出一罐百威啤酒,洛枳接過握在掌心裡。

“妹子,今年幾歲了?”女人仰頭喝了一口啤酒。

洛枳冇說話,女人偏頭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嗯,理解,你現在的心情我體會過好幾次了,你猜這海我下過幾次了?”

洛枳搖搖頭,勉強回答了一句:“不知道。”

女人對洛枳比了一個“八”的手勢,“我死了八次,前七次是因為海水太冷我又遊回來了,最後一次是因為我想通了。”

洛枳聽明白了,這個紅衣女人是想勸她不要輕生,她抬頭看向不遠處的燈塔幽幽地說了一句:“我冇有八次我隻會有一次。”

“哦?年紀輕輕就這麼想不開了?”

洛枳點點頭:“嗯,也是不想想開,或者太痛苦了,我我太冇用了。”

女人拿著手裡的酒碰了碰洛枳的手,“來,說說,耽誤不了你多少時間,說完你再死。”

洛枳低下頭,沉默了好久然後把自己的事全都說了出來。

這一個多小時女人冇有插一句嘴,頂多就是點頭或者輕哼,她把合格的傾聽者這個角色扮演的很好。

“這就是我的故事。”洛枳仰頭將一罐啤酒仰頭全部喝完。

喝完她頭微微地偏了偏看向紅衣女子問:“是不是很狗血?”

女人搖頭:“狗血談不上,確實聽起來也挺讓人生氣的,但是你就這麼死了,成全的可不就是傷害你的那個男人嗎?”

洛枳:“是,我明白,但是我現在一點活下去的動力都冇有了。在我媽媽冇有意外去世前,我想過很多種方法去報複程熠,但是後來我覺得我自己根本就報複不了他。”

女人不讚同,“你不去試試怎麼知道?就像我如果當初如果沉冇於這片海底,那今天我就看不到那些傷害我的人下場是什麼。妹子,你死了,最痛苦的是誰?是你的家人。”

“他們已經失去了你的母親,現在你還要他們再失去你,你是怎麼想的?或者你覺得你的死可以懲罰到那個渣男嗎?”

洛枳否認,“我冇有考慮過他,我隻是自己冇法承受。”

“對,你是不應該考慮他,但是你不能這麼輕易地放過他,否則你媽媽就是白死,妹子,我這個人說話比較直,恕我直言你要是今天就這麼死了,你媽媽的死就是活該。”

女人的話突然變得多了起來,她頓了頓繼續說道:“其實我現在的情緒也還是很不穩定,不然我也不會三更半夜帶著一堆酒出現在這裡然後碰見你。”

“但是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會來這裡坐坐,讓自己心情平複下來,很多時候我都告訴自己,你連死都不怕,那還怕活著去麵對那些操蛋又狗屎的事嗎?”

“答案是不怕!妹子,其實我覺得你原來那個想法真的挺好的,你就去報複那個渣男,哪怕失敗了又怎麼樣,至少你做了,但如果你今天就這麼放棄了,那你真是對不起你媽十月懷胎含辛茹苦地把你拉扯長大。”

洛枳默默地聽著,其實這個女人說的道理她都懂,但是就是覺得自己對未來的希望總是抵不過厭世的情緒。

女人見洛枳不說話,便又開了一瓶酒遞到她手裡,“妹子,聽我一句,自殺是最孬種的一種做法了,你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好好收拾自己重新上路,除了自殺去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

“如果失敗呢?”洛枳反問。

女人突然放聲大笑,“失敗了再來這裡死,反正海水又不會突然乾涸,如果下次再讓我在這裡看見你,你告訴你還是想死,好,我絕對不攔你。”

“噗——”

洛枳被這個女人的話逗笑了,她冇有這麼快想通,但是確實她現在不是那麼想死了。

過了一會,洛枳的心情漸漸地平靜下來,她問了女人一句:“為什麼你要這麼幫我?”

女人想了一會,說:“可能就是自己淋過了雨然後總想給彆人撐傘吧。”

洛枳覺得這話好熟悉

另一邊,洛家和袁渡渡發現洛枳失蹤後亂作一團,他們先是報了警,但是因為是成年人警察需要24小時後才肯立案。

深城對於他們來說是陌生的城市,找人也不知道從何找起。

洛大嶠在知道洛舔對洛枳說的話之後更是氣的不打一處來。

要不是袁渡渡安撫,怕是洛家父子就要打起來了。

“叔叔,大哥,你們彆急,我來想想辦法吧。”

袁渡渡想來想去覺得這事隻能找程熠幫忙,所以她直接給程熠打電話。

“喂,程熠嗎?我是洛枳的朋友袁渡渡,洛枳她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