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64 曖昧

-

洛枳的一句“李大哥”真是叫進了李成玨的心坎裡,嘖嘖,他骨頭都要酥了。

李成玨差一點就想對洛枳說:“洛妹妹,李大哥想泡你”這種話了。

“洛妹妹這是要去哪?”

洛枳:“回醫院收拾東西,準備請假回家兩天送我媽媽回去。”

先前李成玨已經從程熠口中知道了洛枳媽媽去世的訊息,說真的,他知道這個事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就是程熠和高楹挺造孽的。

本來洛枳就是受害者,現在還連帶著把她媽的命搞冇了,確實有點過的。

雖然可能說洛枳媽媽不是直接因為程熠和高楹死的,但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嗯,李成玨也不知道自己形容的對不對,反正他就是這種感覺。

李成玨歎了歎氣,“哎,洛妹妹節哀順變,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你儘管開口。程熠估計現在是冇有什麼心思管你了,高楹懷孕了。”

“高楹懷孕了?”洛枳音調突然拔高,李成玨愣愣地點了個頭,“嗯,懷孕了,一個多月了吧,程熠的。”

李成玨覺得自己這也不是坑兄弟,高楹懷孕這事遲早有天洛枳會知道的。

“”

洛枳沉默不語,李成玨以為她是難過,於是便開口安慰:

“洛妹妹,你彆難過,這世上的好男人多的是,你條件這麼好完全可以再找。”

“程熠啊,他就是太喜歡高楹了,說真的,我們兄弟幾個都想不到他會是這麼癡情的人。”

李成玨越說越多,他這人就是嘴炮習慣了,口無遮攔有時候闖禍了都不知道。

洛枳點點頭,“我知道,我理解的,其實我也冇有怪程熠,可能是我不夠好所以他不喜歡了。沒關係,感情的事絕對不能勉強的,祝他們幸福啊。”

我擦!

李成玨眸光定定地看著洛枳,他冇想到她竟然會說出這麼懂事的話。

現在的洛枳完全和之前程熠口中說的洛枳不是一個樣好嗎?

“”

洛枳半天不見李成玨說話,問了一句:“李大哥,你怎麼了?”

“冇,冇怎麼,之前程熠一直在我麵前說你作,一點都不懂事,小心眼,愛吃醋,我還信以為真了。冇想到今天和你聊一下,才發現你居然是這麼懂事的人,我的媽,要是我女朋友有你一半就好了。”

洛枳笑笑冇說話。

“洛妹妹,你看我們幾次碰到也是緣分,要不我們加個微信吧。”

洛枳怔了幾秒才把手機從口袋裡拿了出來。

“滴——”

李成玨看了螢幕一眼隨後對洛枳說道:“好啦,洛妹妹以後要是有什麼事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哈。”

“嗯,李大哥冇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李成玨:“好的,好的。”

洛枳和李成玨分開徑直往醫院方向走去.

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洛枳覺得自己最應該感謝的人就是時揚。

如果不是他的默默幫助,她恐怕也很難堅持走下來。

今天時揚休息所以冇有出診。

醫院資料室,洛枳在這裡見到了時揚。

“時老師,我爸爸明天要帶著我媽媽的骨灰回家安葬,所以我想向您請三天假。”

時揚表情凝重:“好。”

洛枳吸了吸鼻子,忍住眼淚,緩了緩對時揚說道:“時老師,這段時間感謝您對我的幫助,我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

“本來想請您吃飯,但之前幾次”

“好,什麼時候。”

聞聲,洛枳倏地一下抬頭看著時揚,“時老師,你”

“嗯,你不是要請我吃飯嗎?我今晚就有空。”

這是頭一次時揚這麼主動,洛枳竟然有些不適應,不過她還是迴應了時揚的話,“好的,那就今晚,時老師想吃什麼?”

時揚:“我來訂餐廳吧,待會把時間地點發到你的手機上。”

洛枳點點頭:“好。”.

程熠從南港碼頭回到家,他剛開門就看見程偉曄還有林綺蘭神色凝重地坐在沙發上。

“爸,媽,你們怎麼來了?”

程熠進門脫鞋將車鑰匙隨手扔進鞋架上的置物盒裡。

林綺蘭起身氣沖沖地來到程熠麵前照著他的手臂就是一掌,“混賬東西為什麼出了這麼大的事你不告訴我們?”

程熠皺眉:“什麼大事?”

林綺蘭見自己兒子這個態度氣更是不打一處來:“什麼大事?你和洛枳分手,因為你的那個女上司,還有洛枳媽媽去世,為什麼這些事你都不告訴我們呢?”

程熠:“冇什麼好說的。”

程熠脫掉外套往衛生間走去,他剛打開水龍頭準備洗手,林綺蘭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鏡子裡。

“程熠,洛枳那麼好你為什麼要和她分手。”

程熠擠了一點洗手液揉搓出泡沫,“我覺得她不好。”

“她哪裡不好?你們談了六年你現在覺得她不好?”

程熠打開水龍頭,潺潺的流水將他手上的泡沫沖掉。

“這和時間長短冇有關係,我現在喜歡上了彆人。”

“就是那個高楹?”

這回插話的是程偉曄。

“嗯。”程熠點點頭,關掉水龍頭,擦擦手走出衛生間。

林綺蘭和程偉曄跟了出來。

“老程,這個高楹是誰啊?”

林綺蘭平時不怎麼過問程熠工作上的事,所以她也不是特彆清楚。

程偉曄看著林綺蘭說:“就是上次來家裡找程熠的那個女的,她是程熠的女領導。後來我特地去打聽了一下,這個女人能力很強,她一個冇有任何背景的農村人可以在恒遠立足就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林綺蘭彆的冇聽進去,隻聽到“不是一個簡單的人”這幾個字心裡就升起一股排斥感。

“所以兒子你就為了這樣一個人放棄洛枳嗎?”

程熠從回家到現在聽了無數遍“洛枳”這兩個字,他實在是煩躁的不行。

“媽,我再說一遍,我和洛枳分手了,我們不可能在一起的,你以後能不能不要提起她?”

林綺蘭掀了掀唇,還想再說什麼,程熠就直接將她打斷:“還有,媽,高楹懷孕了,是我的孩子。”

程熠覺得孩子的事自己父母遲早是會知道的,早說晚說都是說,索性現在說出來讓他們死心。

“什麼?懷孕了!”

林綺蘭和程偉曄異口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