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70 變

-

北城大學。

洛枳拿著實習手冊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低著頭站在自己的導師湯嘉麵前。

“對不起,湯老師,我冇能很好地完成實習。”

湯嘉看著洛枳深深地歎了一口氣然後從她手裡拿過實習手冊放在桌上。

“洛枳,雖然你冇有圓滿地完成實習我很失望,但是醫院那邊也和我說了你見義勇為的事,所以經過校領導的討論決定算你這次實習任務完成。”

“什麼?”洛枳有些吃驚,“湯老師,這是真的嗎?”

“對的,以後可要好好努力,洛枳,我一直都很看好你,可不要叫湯老師失望了。”

洛枳聽到這個訊息開心極了,她不停對湯嘉道謝,“謝謝湯老師,謝謝校領導。”

湯嘉唇角微微淺揚:“好了,去上課吧。”

“嗯嗯,湯老師再見。”

洛枳剛離開教師辦公室,湯嘉就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時醫生嗎?”

“您好,湯老師。”

湯嘉笑容燦爛,“時醫生,剛剛我已經和洛枳說了她實習的事您就放心吧。”

“嗯,好的,麻煩湯老師了。還有一件事需要麻煩您,就是請一定對洛枳保密。”

湯嘉連連點頭:“會的,會的。”

掛斷電話湯嘉手心裡都是汗,她冇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和時揚這醫學界的神通電話,不過她也納悶洛枳到底是有什麼本事能讓時揚親自為她說情,解決實習的事。

納悶!.

洛枳心情大好,實習通過意味著她畢業就冇有什麼困難,努力了這麼多年還不就是為了一張畢業證。

洛枳抱著書往圖書館方向走去,正當她準備刷卡進館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是自己本科的室友陳凝然。

“喂,凝然,你好呀。”

“洛枳,聽說你回北城啦,今晚有空聚一聚嗎?”

不等洛枳開口說話,陳凝然又說:“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就剛剛我和陸冷領證了,當初要不是你和程熠我和陸冷也修不成正果啊。”

若不是陳凝然今天提起這事,洛枳都想不起來當初她和程熠還做過媒婆這事。

大三的時候陳凝然每天都沉浸在找不到男朋友的痛苦中,於是洛枳便把這事告訴了程熠,然後程熠就想到了自己的同班同學陸冷。

“洛枳,在聽嗎?”

洛枳被陳凝然的聲音拉回神,她馬上應了一句:“在的。”

“那你今晚一定要來啊,剛纔我聽到陸冷和程熠打電話,程熠也會來啊,他冇和你說嗎?”

洛枳“哦”了一聲,冷冰冰的一個字,冇有多餘的情緒。

“那我們說定了。”

洛枳:“好啊。”

掛斷電話,洛枳眼裡浮起一抹冷然的笑意,她把手機塞進牛仔褲口袋裡走進了圖書館

洛枳平時冇有化妝的習慣,但今晚不一樣,怎麼說也要見前男友,不好好打扮一下怎麼行。

洛枳一改往日的可愛風,從衣櫃裡選了一套偏成熟風格的衣服,緊身黑色高領毛衣搭配一條項鍊,下身是格子直筒毛呢裙,搭配一雙黑色的磨砂半筒靴。

看著鏡子裡的人,洛枳愣了幾秒鐘,隨後扯了一抹生硬的笑容。

她伸手摸了摸唇邊多塗出來的口紅,眼裡儘是撩人的嫵媚。

洛枳討厭這樣的自己

晚上六點洛枳準時出現在陳凝然還有陸冷的麵前。

“哇,洛枳,好久不見,你變得更漂亮了。”

從前洛枳就是醫學院的院花,隻是那時候的她和現在比起來更青澀一些,今天這樣一打扮,更加不得了。

陸冷移開眼,不敢再看。

“凝然,你也好看。”

洛枳話音剛落,陳凝然就往她身後瞧了瞧,“咦,程熠怎麼冇有和你一起來?”

洛枳大方地迴應:“我和程熠分手了啊。”

此話一出,陳凝然和陸冷皆是一愣,“你們分手了?你不是還去深城找他了嗎?怎麼就分手了?”

洛枳以輕笑迴應,並冇有說太多。

陳凝然頓時覺得有些尷尬,“這那今晚這飯局”

“冇事啊,今晚是慶祝你和陸冷領證,是好事,吃個飯而已嘛沒關係的。”

陳凝然聞言盯著洛枳看,她有種感覺就是洛枳變了好多,就是提起程熠的時候她的眼神和從前不一樣了。

三人坐下,陳凝然和陸冷很自然地把話題轉移到了從前讀書時候發生的趣事上麵。

大概十五分鐘後程熠風塵仆仆地趕到了。

“程熠,這邊。”

陸冷一見程熠便熱情地招呼著。

程熠順著聲音找到了陸冷,一開始他還冇有看到洛枳,因為現在的她和從前確實差彆很大,直到陳凝然開口,程熠才發現那個惹眼的人是洛枳。

程熠冇和洛枳打招呼直接在陸冷旁邊坐了下來。

“恭喜啊。”

程熠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紅包送到陸冷麪前,“新婚快樂。”

“彆,程熠,你彆搞這套,都是自己兄弟,而且我今天能和然然結婚還不多虧了你和洛枳。”

提到洛枳,程熠眸光往洛枳坐的方向掃了一眼,她冇有任何表情,手裡捧著一個玻璃杯,杯口正冒著熱氣。

程熠收回視線,洛枳開口。

“凝然,陸冷,新婚快樂。”

“謝謝啊。”

陸冷和陳凝然異口同聲。

飯桌上,程熠和洛枳可以說是零交流,陳凝然和陸冷也很小心翼翼從不敢提起程熠和洛枳的事。

飯吃的還算順利。

吃到一半的時候,洛枳突然收到李成玨的微信。

[在哪呢,我在你學校門口。]

洛枳看了一眼資訊,很快發了一條定位給李成玨。

[我在和朋友在外麵吃飯呢。]

李成玨收到資訊之後,跟著秒回了一句,[好,你等著,我馬上過去。]

洛枳冇有什麼食慾,他們說的話題她也不是很感興趣,於是她便開始刷微博,刷到好笑的段子時候,她會忍不住地上揚唇角。

“呀,洛枳,你在看什麼呢?這麼好笑?”

突然,陳凝然注意到洛枳的異樣,她問了一句。

洛枳立刻抬頭餘光掃過程熠隨後落在陳凝然的臉上,“在和朋友發訊息。”

陳凝然聞聲眼裡立刻浮現出一抹壞笑,“喲,不會是新男朋友吧?”

洛枳將手機鎖屏放在桌上,輕輕地將頭髮撩到耳後,含糊其辭地迴應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