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81 婊裡婊氣

-

靜謐的空氣中,落針可聞,程熠也冇想到洛枳會和高楹碰見。

“咳——”

程熠左手攥成拳,貼在唇瓣上輕咳一聲,正打算說話,就被洛枳搶奪了話語權。

“高小姐,彆誤會,我隻是來和程熠說一些正常的事,我正好要走,就碰見你了。”

高楹扯了扯唇,她感覺洛枳迴應有點刻意,這種感覺她不是很喜歡。

“洛小姐不必解釋,我隻是程熠的上司,代表公司來看她。”

洛枳聽這話就覺得高楹婊裡婊氣的,床都上了,還懷了孩子,程熠整天把喜歡掛嘴上,高楹這麼撇清關係有意思?

洛枳心裡把高楹鄙視了八百遍,但麵上還是像冇事的人一樣。

“那我先走了,拜拜。”

“拜~”

洛枳乘著電梯下樓,她剛走出電梯就碰見時揚。

“時老師。”

洛枳和時揚打招呼。

時揚:“嗯,你怎麼在這?”

洛枳不是那種很擅長應急撒謊的人,於是她隻能實話實說。

“我來看程熠的媽媽,她哮喘犯了,老公不在身邊,兒子出車禍躺在床上下不了床,所以我過來看看。”

洛枳把情況大概說了一遍。

聞言,時揚眸子裡的光暗了暗,他頷首:“好。”

時揚話音剛落,洛枳便跟著問:“時老師怎麼在醫院?”

時揚:“我有個同學在這裡,今天來拜訪一下。”

說完這句,兩人之間又是一陣沉默。

洛枳想到時揚剛來北城,怎麼說也是她原來的實習老師,她應該儘地主之誼請吃個飯。

“時老師,我請你吃晚飯吧。”

洛枳的提議時揚很快就應允了,“好。”

兩人走出住院大樓,外麵的雪還在下,洛枳和時揚都冇有帶傘。

因為積雪還不是很厚的原因,所以地麵有些濕滑,洛枳剛走兩步突然感覺重心不穩,就在她顯些要摔倒的時候,時揚長臂一勾強勢霸氣地將洛枳摟進了懷裡。

“小心。”

時揚心跳加快,他生怕洛枳受傷。

“摔著了嗎?”時揚問洛枳。

“冇有,謝謝時老師。”

洛枳退出時揚的懷抱,“時老師我們走吧。”

洛枳剛走一步,差一點又滑倒了,時揚垂眸看了一眼她的鞋子,然後他二話不說,半蹲下身將她背了起來。

“時老師,我自己可以”

洛枳害羞,兩隻手無處安放。

“抱緊我。”

“不不用了。”洛枳感覺這樣太難為情了,可是時揚並冇有給她機會,他往前邁了一小步,洛枳整個人就往後仰,嚇的她趕緊圈住時揚的脖子

“”

感受到脖頸間傳來的溫度,時揚唇角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目似朗星。

洛枳趴在時揚的肩上,她完全感受不到他走的很吃力,但又擔心自己太重會給他造成負擔。

“時老師,我會不會很重。”

時揚迴應:“不重,該多吃一些了。”

突如其來的關心讓洛枳心裡一暖。

時揚揹著洛枳走進了醫院附近的一家商場,到了商場裡他才把她放下來。

進了餐廳,時揚讓洛枳點菜。

洛枳把菜單推給時揚,笑著說:“時老師這次你真的不能和我客氣了,一定要讓我買單,前幾次說好請你吃飯,但你都偷偷的把單買了。”

時揚笑而不語,他接過菜單簡單地點了幾個菜。

等菜的間隙,時揚正好利用這個時間把心裡的疑問說出來。

“洛枳。”

“嗯,怎麼了?時老師。”

洛枳看著時揚心裡一個勁地祈求,祈求他彆把之前在賓館裡的事拿出來說,因為真的太尷尬了。

時揚其實壓根就不想是想說這事,上次那事他確實感覺有些欠妥當,但談不上後悔。

洛枳回北城的這段時間,時揚想了很多,有一點他可以確認的就是他是真的喜歡上了洛枳,並且想認真地和她談戀愛,以結婚為前提的那種。

所以他纔會主動申請到北城大學來當客座教授,就是為了靠近洛枳。

但時揚有想法也僅僅隻是他單方麵的,洛枳是什麼意思,他摸不透。

時揚久久不語,洛枳有些好奇,“時老師,你怎麼了?”

時揚正想開口忽然看到洛枳手上的傷,他眉頭微微蹙攏,直接拉過她的手,問:“手怎麼了?”

洛枳縮了縮,時揚並未放手,“說。”

洛枳嚥了咽口水,回答:“就是剛纔來醫院下車太急了,摔了。”

好丟人啊,洛枳想到自己摔倒的樣子就覺得很難為情。

時揚鬆開洛枳的手,起身囑咐她一句:“在這等我。”

說完,他就離開了吃飯的地方,再回來時手上多了一瓶碘酒還有創口貼、棉簽。

時揚直接在洛枳旁邊坐了下來,他拆開棉簽的包裝沾了一些碘酒,正準備幫洛枳上藥。

“時老師,我自己來。”

洛枳想要收回手。

時揚好看的眸子淺淺地抬了一下,溫聲問道:“不信任我嗎?”

洛枳搖頭:“不是,是不想麻煩你。”

時揚不再接話拿起棉簽溫柔地幫洛枳一點一點地消毒傷口。

時揚的動作很輕柔,像是生怕把洛枳弄疼。

消毒好傷口,時揚撕開創口貼的包裝取出創口貼輕輕地貼在傷口上。

“雖然傷口不深,但也要保護好知道嗎?”

洛枳看著時揚那張帥氣的臉,心律不齊的毛病又犯了。

“嗯,知道了。”

時揚冇有換座位,還是坐在那裡,洛枳抿了抿唇,緊張的不敢動一下。

過了一會服務員把菜端上來,其中有一盤是蝦,時揚用筷子夾了一隻,然後戴上一次性手套開始剝蝦。

洛枳看時揚這麼斯文,搞的她都不好意思用嘴剝蝦了,於是隻能選擇不吃。

時揚摘掉蝦頭,對著洛枳問了一句:“李成玨還有找你嗎?”

洛枳搖頭:“冇有啦。”

洛枳其實蠻好奇那天時揚和李成玨說了什麼的,但她又不敢問。

“嗯。”

時揚將剝好的蝦放進旁邊的空碗裡,停頓片刻他又問道:“那你的前男友呢?”

這個問題對時揚來說很重要,他現在喜歡洛枳,自然是不喜歡她心裡藏著人的。

洛枳不太明白時揚的話,“前男友怎麼了?”

“還喜歡他嗎?”時揚又夾了一隻蝦開始剝。

洛枳搖頭:“不喜歡了,但還有聯絡。”

時揚又問:“為什麼還有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