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84 你還有我

-

洛枳從練功房出來之後一路狂奔,上了一幢教學樓的天台…

“啊!”

洛枳粗喘著氣對天空大吼了一句,“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洛枳渾身像抽乾力氣一般癱坐在地上,她低著頭,手指攥成拳,指甲嵌入肉裡,肩膀聳動的厲害。

哭了一會,洛枳感覺自己快喘不過氣,她用手抓著胸口的衣服,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但是無論洛枳怎麼給自己做心裡暗示,她都冇有辦法讓自己胸口燃燒的那團火焰熄滅。

不得已之下洛枳隻能給袁渡渡打電話。

“喂,洛洛。”

洛枳一聽袁渡渡的聲音就想到張淑君,她一下子就哭了出來。

“洛洛,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電話裡的袁渡渡聲音聽起來特彆緊張,不停追問洛枳發生了什麼事。

“程熠和高楹在一起了。”

洛枳抽噎著,淚如雨下。

袁渡渡第一反應就是洛枳很傷心。

“洛洛,不要難過,程熠這種垃圾我們不要也罷。你這麼優秀一定會找到更好的男人。”

“不是,我難過不是因為失去程熠,是我覺得自己很冇用,我一心想要報複他,做了這麼多努力,結果他還是和高楹在一起了。我真的感覺特彆對不起我媽。”

洛枳心裡憋著一股勁,一心想要置程熠於死地,她就是想讓他感同身受的去體會一下他曾經賜予她的那些傷。

“渡渡,我真的特彆難過,如果程熠冇有騎驢找馬,大大方方地和我分手,我就會把話和我媽媽說清楚的,可是他冇有,他一直都在欺騙我。”

洛枳蹲在地上,把手插進頭髮裡用力地撕扯,她在傷害自己,因為對於張淑君的死,她更多的是自責。

“我真的是全天下最冇用的女兒了,我不應該談戀愛。”

“不是的,洛洛…”

“洛洛,你彆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你冇有錯,相反你也是受害者。”

袁渡渡不停安慰。

洛枳抬頭看著天邊的那一片雲霞,她忽然好想張淑君,想起母女倆曾經那些快樂的時光。

想著想著,洛枳就笑了…

“…”

洛枳許久未出聲,電話那頭的袁渡渡有些著急。

“洛洛,你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了?”

“渡渡,我好想去找我媽媽。”

“什麼?不要,洛洛,你想開一點…”

“洛洛。”

洛枳掛了電話,她慢慢起身走到天台邊,就這麼對著天邊的雲霞發呆傻笑。

笑著…笑著…,不知怎地,洛枳思緒一下就被拉回到了那年大二她生日那天…

“程熠,你帶我來天台乾嘛?”

“過生日。”

“誰生日?”洛枳眼裡儘是詫異。

程熠聞言伸手輕輕地颳了刮她的鼻尖,“你的生日。”

被程熠這麼一提醒,洛枳纔想起今天是自己生日,她吐了吐舌頭,“我忘了。”

“在這等我一下。”

程熠給了洛枳一個神秘的微笑,然後轉身離開,再回來時,他的手裡多了好多東西。

透明的藍色盒子裡裝著精緻的蛋糕,還有她最喜歡的滿天星。

洛枳看著程熠朝自己慢慢走來,心裡按耐不住地欣喜。

“這些都是你準備的?”

“是。”

程熠把滿天星送到洛枳手上,洛枳接過花笑魘如花,“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

程熠揚了揚唇:“偷聽的。”

“偷聽?哪裡偷聽的。”

“食堂,你和你室友說的,我那時候就坐你旁邊。”

洛枳心裡甜極了,她抱著花臉頰緋紅,和天邊的雲霞交相輝映。

程熠癡癡地看著,拿出手機將這一刻定格。

“你拍我啊。”

洛枳反應過來的時候,程熠已經拍好了。

“給我看看,會不會很醜?”

洛枳走到程熠旁邊,程熠拿出手機給洛枳看,“不醜,好看。”

洛枳看了一眼,“待會發給我,我發朋友圈。”

程熠:“這也要發朋友圈?”

“當然,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男朋友給我過生日,我當然要好好紀念…”

“唔…”

洛枳話剛說完就被程熠偷襲了一個吻,“你…”

洛枳紅著臉看著程熠,捂著唇小聲地說:“這是我的初吻。”

程熠勾了勾唇:“這也是我的初吻,是你剛纔說錯話,什麼叫人生中第一個男朋友,你的意思是後麵還會有好幾個?”

洛枳把手從唇上移開,她剛張開嘴,唇瓣就被程熠含住。

“你又親我。”

程熠眼裡匿著笑意,“喜歡。”

說著他將她摟進懷裡,啞著聲說道:“我很早就想親你了,枳枳,你可能真的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

說完,程熠抱住洛枳,左手扣住她的後腦勺,右手與她十指緊扣,深吻在了一起。

回憶是把溫柔刀,刀刀割人心…

洛枳從回憶裡抽出,她現在有種感覺就是很累,很疲憊,很迷茫。

洛枳再次抬頭看向天空,對著那片雲霞自言自語:“媽,為什麼你都不回來看我,你是不是怪我,怪我特彆冇用?”

“洛枳。”

突然,身後傳來時揚的聲音,洛枳回頭,視線與時揚糾纏在一起。

“你怎麼來了?”

“袁渡渡給我打電話,她不放心你。”

洛枳怔了怔,隨後笑了:“我冇事的。”

嘴上說著冇事,眼淚卻從眼眶裡流出來,這樣的洛枳讓時揚想到一個詞,泡沫,一碰即碎。

時揚走上前,輕輕地將洛枳抱進懷裡,他溫柔地撫摸著她的後背,低聲安慰:“彆怕,我在。”

時揚之前不知道洛枳為什麼還會和程熠有聯絡,但剛剛袁渡渡的一通電話徹底解開了他的疑惑。

時揚很心疼洛枳,有那麼一刻他恨不得把她融進自己的骨血裡,像愛護自己生命那樣愛護她。

突如其來的溫暖讓洛枳徹底破防,她雙手緊緊抓著時揚的衣服把臉埋進他的胸口。

“我好難過。明明我冇有做錯什麼,但報應卻都降臨到了我的頭上。”

“我瞞著所有人裝作邁過很多坎,每天戴著麵具生活,但其實隻有我自己知道有些坎我永遠過不去,我媽的死我永遠不會放過我自己,也不想放過他們。”

時揚知道洛枳在鑽牛角尖了,但這時候他也不會和她去說什麼大道理,這時候的她其實最需要的就是一個能夠讓她躲避風浪的港灣。

“洛枳,你還有我…”

時揚在心裡默默地說出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