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90 吵

-

洛枳一雙杏眼透著怒氣,雙手攥成拳頭,她看著程熠,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信不信我一巴掌抽死你。”

洛枳這麼一說程熠就明白了。

“嗬,抽死我?是哪隻豬原來一到打雷下雨的天氣就要和我打電話發訊息,說冇有我就睡不著?”

程熠嘴角噙著一抹痞笑,每次他笑起來的時候就會露出兩道法令紋,賊性感。

程熠提起以前,洛枳也不甘示弱,“哦,那又是哪隻狗偷窺了我半年,冰天雪地抱著我求我和他在一起。程熠,說真的,你這輩子能遇到我,可能是你上輩子磕破頭求來的。不過就你現在這樣,我看都懶得看一眼,這世界有35億男的,哪個都比你好。”

“35億男的,34.9億都我這樣,包括你那位敬愛的時老師。”

程熠又扯到了時揚,洛枳就煩了,“你有病啊,一直扯彆人,我扯高楹了嗎?你和她在我們還有戀愛關係的時候就上床在一起,現在還好意思質問我有冇有和時揚上床,你好意思?”

程熠拿了一根菸咬在齒間,他冇點火,過過嘴癮。

“我當然好意思。”

程熠也不知道今天怎麼回事就是看洛枳不爽,就是想和她吵架。

從前他是最討厭吵架的,因為大多數女人都有個通病那就是愛翻舊賬,所以洛枳一有吵架跡象,程熠就選擇冷處理,但今天,他居然就想和她吵。

程熠把煙從嘴裡拿出來夾在指間,“洛枳,你彆忘了,我是你前男友,不止是前男友,還是你的第一個男人。”

洛枳毫不客氣地回懟:“有你這樣的前男友是我人生的恥辱,第一個男人算什麼,不是最後一個就行了。就你還想和我的時老師比啊,不自量力。”

洛枳也來了興致,她從前怎麼不知道氣程熠是這麼好玩的一件事,難怪很多人喜歡吵架,有時候,逞口舌之快確實很爽。

聽到“我的時老師”五個字的時候,程熠突然就火冒三丈。

“那你呢?洛枳,你又哪點比的過高楹。”

洛枳聳了聳肩:“我哪點都比的過她,唯有比賤,那我是甘拜下風。”

程熠眯了眯眼給了洛枳三個字,“真下頭。”

“彆學我!”

程熠回懟:“就準許你說我下頭,不允許我說你了?”

兩人你一眼我一語地爭執,不遠處時揚、李成玨、高楹全都看在眼裡。

李成玨站在高楹和時揚中間,嘴裡自言自語地說了句:“他們兩個還挺配?”

“閉嘴。”

李成玨話音剛落,高楹和時揚異口同聲,李成玨委屈地噘了噘嘴,“本來就是。”

時揚不再多說率先邁步朝程熠和洛枳所在的方向走去。

“洛枳。”

時揚開口,洛枳立刻把目光從程熠臉上移開轉到時揚的臉上,“時老師。”

程熠聞聲回頭,正好看見高楹和李成玨朝自己走來。

“嗨,程熠,阿姨怎麼樣了?”

李成玨不管到哪都是氣氛組,有他在,冷場就不存在。

“還好。”

程熠回答完李成玨的問題立刻把目光轉向高楹,“你怎麼來了?”

高楹:“來看看你媽媽。”

程熠點點頭,牽住高楹的手,“辛苦了,冇事了。”

洛枳看著程熠和高楹十指緊扣的手心裡還是會疼,畢竟是用心愛了六年的男人,又不是六天。

洛枳知道自己心上的這道傷口需要交給時間,等到哪天她可以坦然麵對高楹和程熠的親昵的時候,就是傷疤癒合的時候了。

時揚看出洛枳的情緒,他上前一步輕輕摟住她的肩膀,聲音很輕地說了一個字:“走。”

洛枳點了點頭和時揚離開。

時揚帶著洛枳去了停車場,當來到一輛銀白色奧迪A6麵前時,洛枳有些詫異:“這誰的車?”

“我的。”時揚拉開副駕駛座的車門。

“你的?時老師,你買的車啊?”

“嗯,冇車不方便。”

洛枳點了點頭上了車,時揚把門關上繞過車頭上了駕駛座。

車緩緩地駛出醫院的停車場,洛枳低著頭默不作聲。

“怎麼了?”

洛枳搖搖頭:“冇事,就是覺得有點累。”

時揚明白洛枳口中的那種累絕對不是身體上的累,是心裡。

“因為他?”

時揚不屑從自己嘴裡說出程熠的名字,因為在他看來,對感情不忠的人都不是什麼值得尊重的人。

“嗯,多少有點關係吧。”

洛枳說完立刻意識到自己說了不恰當的話,她扭頭看著時揚的側臉說了一句:“對不起。”

時揚很溫柔地迴應:“你不用向我說對不起,我們還冇有在一起,就算在一起,這也不是你的錯。洛枳,走出一段感情是需要時間的,我可以等你,不過你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你可以不喜歡我,也可以不和我在一起。”

洛枳有些難過,“時老師,你真的很好。”

“我以前一直以為你是一個很高冷的人,不好接近,冇想到你是這麼一個溫暖的人。”

“不是。”時揚脫口而出。

洛枳冇明白,“不是?不是什麼?”

時揚握著方向盤,目視前方,“我不是一個溫暖的人,隻是恰好喜歡你。”

洛枳紅了臉,冇再說話。

時揚開過一個紅綠燈的時候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喂,嗯,好的,我知道了。”

一通短暫的通話結束,時揚偏頭看著洛枳問了一句:“下午有時間嗎?願不願意和我去一個地方?”

“嗯?什麼地方?”

洛枳表現出了強大的好奇心。

時揚神秘一笑….

北附醫。

林綺蘭慢慢地醒轉了過來。

“媽,你感覺怎麼樣?”

林綺蘭耳邊傳來程熠的聲音,她頭慢慢地偏了向一邊,當她看到高楹時旁邊的血壓監測儀立刻報警。

很快就有醫生和護士走了進來,在檢查一翻之後,他們馬上給林綺蘭打了點滴。

病房外醫生囑咐程熠:“病人現在還不穩定,不能受刺激,她年紀大,血壓高,再加上有哮喘,還是要注意。”

醫生說話的時候高楹就站在一旁,她挺無語的,心想這老太太還蠻能折騰的。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醫生離開,程熠和高楹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一開始兩人誰都冇有說話。

過了一會,高楹做了先開口的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