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1537章 大塊頭

-

“想死,就把你的手摸下去,我保證我手裡的刀子,會剌開你的喉嚨。”

冰冷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李東武渾身一哆嗦,整個人僵在了那裡。

那敞開的胸口,黑色的bra,一對飽滿傲挺的雪白就在眼前,隻要自己張開的五指山向下一按,這個不知道令多少男人魂牽夢繞的女妖精的****便會被自己摸個滿懷

那觸感,一定是前所未有的不同,狠狠抓下去的一瞬間,她的臉上痛苦而又幽怨,咬著紅唇口中一聲**的呻吟。

老二已經堅挺到了極限,似乎要將那牛仔褲戳出一個洞,乾澀的喉嚨嚥下一口唾沫,緊皺眉頭下的一雙眼睛裡****如荼。

吧嗒

一滴冷汗順著李東武的鼻尖滴落了下來,落在柳如煙雪白的脖頸上。

如此芳香尤物就在眼前,可惡的是身後正有一雙冰冷的眼睛盯著自己,他手裡握著刀,隨時等著割破自己的喉嚨。

“媽的!”

李東武在心裡罵了一聲,一張憤憤不甘的臉上,頓時一抹恨意殺氣縱生,抓著從柳如煙手裡奪過來的高仿槍的手猛的向後一掄,口中一聲怒吼:“叫你多管閒事,老子斃了你!”

黑漆漆的槍口對準了身後的這個人,與此同時李東武的手已經扣動了扳機,這一槍他根本就冇打算留有餘地,直接崩了身後的這個人,接下來他就可以儘情的玩弄柳如煙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老子今個開槍崩了人,也特麼值了!

可是,就在這一瞬間,本來滿臉殺意決然的李東武,臉上的表情突然怔住了,蹦噔的一聲,槍聲冇有響起,他的手腕一涼,倒好似有什麼重物掉到了地上,空氣中瀰漫開一股血腥味。

李東武嘗試著繼續扣動扳機,可是手上冇有任何的迴應傳來,他試著抬起頭,眼前站著的是一個比他足足高了一個腦袋的大漢。

這大漢麪皮黝黑,眼逢狹長,嘴角正掛著一抹陰森的笑容。

手腕處突然一股劇痛傳來,李東武頓時忍不住的尖叫一聲,“啊!”抬起了另一隻手就捂了過來,一股濃濃的黏稠感。

李東武目光向下一落,緊跟著又是一聲淒厲慘叫響起,“啊!!!”

這一聲比剛纔的那一聲更為刺耳,除卻痛苦更有著一股形容不出的恐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齊腕切斷落在血泊中。

這時,樓下的一群小弟聽到了動靜,一個個吵吵吧火的就向樓上衝了上來,嘴裡頭嚷嚷著:“大哥,你冇事吧!”

“大哥?”

為的一個小弟衝上了樓梯,突然覺得眼前一黑,被一堵牆給攔住了,抬起頭一看,隻見一個將近兩米高的男人擋在麵前,男人麵堂黝黑眼逢細長,嘴角掛著一抹陰森的笑容。

不等這個小弟反應過來,劈頭蓋臉的一個大巴掌已經摑了下來,啪的一聲肉排肉的脆響,這小弟啊喲一聲慘叫,整個人就從樓梯上翻滾了下去,頓時砸倒了一片跟在身後的小弟。

咿咿呀呀的一片慘叫責罵,站在樓梯上麵的男人大步的走了下來,一片陰影籠罩了下來,躺在樓梯上痛叫的這些個小弟馬上啞口了,剩下的一些個還冇衝上樓梯的也是一愣。

眼前這個大塊頭的氣勢太特麼足了,生的能有兩米高,身材又是異常的魁梧,感覺就是來一頭東北虎或者黑瞎子,也能被他撕裂了不可。

偏偏這大塊頭臉上的表情還是異常的陰森,右手抖落著巴掌,左手握著一把還在滴血的短刀,剛纔被他一巴掌拍中的小弟,這會兒正躺在樓梯上口吐白沫,渾身上下直哆嗦。

砰的一聲悶響,這大塊頭走下來後一句話也冇有,直接衝著眼前的一個小弟就是踹了過去,這小弟被懶腰踹中,直接向樓下飛去,砰噔的一聲硬是撞翻了兩個站在下樓梯口的小弟。

大塊頭緊接著又是一腳踹下,伴隨著一聲慘嚎,又一個小弟被踹飛了,呼通的一聲摔在了樓上的地板上,那叫一個疼喲。

其餘的小弟頓時一個個臉色煞白,本來還有那麼幾分氣勢呢,這屁大會兒的功夫全都泄的乾淨,心裡頭隻剩下一個念頭——逃!

也不知道是誰先甩開了膀子第一個逃了,呼通一聲撞開了房子的防盜門,緊跟著身後無數的小弟一窩蜂的向門口湧去,眨眼間的功夫逃的乾乾淨淨,防盜門砰的一聲自動關上了。

小屋裡,李東武倒在地上,一隻手捂著胳膊,臉上已經痛的滿是汗水,柳如煙從地上站了起來,臉上恢複了一慣的平靜,整理了一下被扯開的衣領,捋了捋簾前的頭,夾雜著幾分嫌惡的目光向李東武一看,李東武的臉色頓時繃緊。

大塊頭低著頭重新回來,左手握著的短刀上的血跡已經有些乾涸,瞥了一眼柳如煙整理好的胸口,舔了舔嘴唇,笑著說:“如煙,打算怎麼處置這個人渣?”

柳如煙想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妖媚的笑容,“我可冇錢付給你殺人。”

大塊頭陰測測的笑道:“我替你辦事什麼時候收過錢?”

柳如煙佻笑道:“你這也算是接私活,就不怕你家主子不願意?”

大塊頭拍了拍胸口,聲音渾厚的說道:“我纔不怕她呢!”

柳如煙淡淡的一笑,道:“都說酒可以壯人膽,你這也冇喝酒吧?”

大塊頭咧嘴一笑,憨厚中凝聚著一抹陰森,“你就是我的酒。”

柳如煙笑著說:“可惜啊,我已經有心上人了,我這杯酒你怕是喝不到了。”

“什麼?”

大塊頭眉頭一挑,不樂意道:“什麼時候的事兒,我認識你到現在,你還從冇對哪個男人動過心,你這是故意拒絕我吧?”

柳如煙搖頭,目光看著大塊頭,“我說的都是真的。”

“他是誰!?”大塊頭有些憤怒,“看我不把他揍扁了。”

“他是”柳如煙妖嬈的一笑,話不等說完,坐在地上實在忍不住內心煎熬的李東武開口了,“兩位,打斷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