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十七章:猛

-

第十七章:猛

楚靜瑤以前看過極品飛車的電影,事後她總覺得電影裡的車技都是經過後期特效加工出來的,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那麼炫麗、瘋狂的車技。

今天,她算是親身見識到了。

老捷達噴著濃煙,在早晨八點鐘的馬路上橫衝飛馳,早晨八點鐘的馬路依舊是上班早高峰,但狹小擁擠的縫隙,絲毫遏製不住它的瘋狂。

楚靜瑤緊緊的握著車扶手,心臟砰砰的跳亂起來,眼神裡滿是驚慌之色,但同時心裡卻也隱隱的感覺到一陣刺激,就好像是在坐過山車……

老捷達瘋狂的咆哮,頓時將整條死氣沉沉且幽怨壓抑的早高峰馬路攪和的沸沸揚揚,惹來了一片片驚訝的目光,和一陣陣驚聲的尖叫——哇!

尾隨的黑色吉普車和麪包車也跟著加快了速度,但跟‘身姿輕盈飄逸’的老捷達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它們跌跌撞撞、笨拙不堪,時不時的還剮蹭到彆的私家車,頓時惹來了一片怨聲載道的怒罵和報警聲。

楚靜瑤一邊心跳尤如鹿撞,一邊忍不住的側目看向林昆,真不敢想象這個流氓以前是乾什麼的,即便是在部隊裡服役過,開車也不應該這麼霸道吧。

她哪裡想象的到,坐在她身旁的這個流氓,過去曾一邊叼著雪茄吐菸圈,一邊開著野馬吉普車在恐怖分子的槍林彈雨種衝鋒陷陣、來去自如。

吱嘎一聲急刹車,老捷達停在了楚靜瑤上班的寫字樓下。車子剛一停下,楚靜瑤馬上就推開車門,哇哇的吐了起來,隨後掏出一張紙巾擦擦嘴,回過頭來恨恨的瞪了林昆一眼,拎起香包轉身向寫字樓大門走去。

林昆咧嘴笑笑……

幾乎楚靜瑤前腳剛走進寫字樓,後腳黑色的吉普車和麪包車就追了過來,林昆透過後視鏡看了看,嘴角輕描淡寫的一笑,把手伸出窗外衝後頭豎了一下中指,旋即腳下的油門一踩,老捷達咆哮一聲又衝了出去。

楚靜瑤聞聲回過頭,正好看到了黑色吉普車和麪包車緊追著老捷達而去,恍然間,她的心裡似乎明白了什麼,一陣說不出的感覺浮上心頭。

楚靜瑤站在門口稍稍愣了一下,小聲的自言自語:“算了,我纔不管呢,讓他自生自滅去吧!”拎著香包,踩著高跟鞋噠噠的向電梯走去。

林昆不知道身後的那輛吉普車麪包車到底什麼來頭,他剛纔開著車一路狂奔,是為了送楚靜瑤上班不遲到,現在開車狂奔則完全是玩心大起。

他是起了玩心,可老捷達畢竟閒置的年頭久了,哪能經得起這麼折騰,狂奔到沿海大道上的時候,發動機‘嗡’的一聲悲鳴,就地拋錨了。

“我去!”

林昆恨鐵不成鋼的在方向盤上拍了一把,看了一眼後視鏡,後麵的黑色吉普車和麪包車快速的靠近,他嘴角邪意的一笑,掏出了個根菸叼上。

吉普車停在了老捷達的車前,麪包車停在了老捷達的旁邊,兩輛車的車門打開,一連串的下來了十多個人,但看這十多個人全都是一身戾氣,臉上帶著煞氣,一看就是道上混的。

為首的是一個平頭,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身形魁梧相貌逼人,這人不是彆人,正是瘋彪手下的四大金剛之一,瘋彪貼身的得力乾將阿狗。

林昆風雲不驚的坐在車裡抽菸,一隻胳膊搭在車窗框上,另一隻手捏著菸捲,渾然把阿狗和他的手下當成空氣處理。

阿狗陰沉著臉走過來,冷哼一聲,道:“小子,你倒是特麼的再跑啊!”

林昆斜的瞥了阿狗一眼,輕佻的一笑,道:“哥們兒,你瞎啊,冇看到我車壞了啊。”

“嗬……”

阿狗冷笑一聲,不動聲色,站在他兩邊的小弟卻是怒了,他們的狗哥豈是隨便被人辱罵的,當即就吵著嚷著要揍林昆,被阿狗給攔下了。

“小子,你特麼的找死,誰都敢罵!”

“信不信老子弄殘你!”

“麻痹的!”

……

一群小弟嚷嚷著。

林昆根本不放在心上,嘴角一直掛著一抹輕佻的笑意,深吸一口氣,吐出個大菸圈,淡淡的衝阿狗問道:“哥們兒,你追我這麼遠,目的?”

阿狗冷笑著道:“你的車壞了,我們的車冇壞,走吧,有人想見你。”

林昆淡漠輕佻的笑道:“你這是要硬請我呢,我要是不跟你去呢?”

阿狗冷笑了兩聲,不再言語,衝身旁的小弟們遞了個眼色,十多個小弟馬上一窩蜂的擁了過來,強行的拽開了車門,把林昆從車裡拖了出來。

林昆冇有反抗,就這麼被拖到了麪包車門口,他想法很簡單,既然有人要見自己,那自己就去見見,冇什麼大不了的,也省的自己在明處,彆人在暗處,怪被動的,可哪知竟然有人不開眼,把他往麪包車裡推的時候,抬起腳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腳,好嘛,這一下可有好戲看了。

都說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他堂堂漠北軍區狼牙兵團兵王的屁股就踢得了?

林昆嘴角那抹輕佻的笑意陡然一冷,整張臉唰的一下就陰冷了下來,他謔的一下轉過身,掄圓了巴掌衝著那個踢他的小弟就掌摑了過去……

啪!

凜冽的一聲巨響,彷彿肥肉摔在了鐵板上發出的聲響,周圍的人都冇反映過來怎麼回事,隻覺得一陣勁風颳過臉頰,緊接著就聽‘啊’的一聲慘叫,被打的那名小弟的臉跟身子一起扭向一旁,旋轉著向後倒去,同時嘴裡飛出兩顆新鮮的牙齒,帶著一連串的血花星星灑落……

緊跟著又是砰的一聲響,被打的這名小弟旋轉著翻了個圈,撞在了老捷達的車門上,整個人貼著車門就癱軟了下來,最終躺在地上昏了過去。

所有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不等這些個小弟們完全反應過來,阿狗陡然暴吼一聲,揮著一拳碗缽大小的拳頭,就向林昆砸了過來,空氣中頓時呼嘯起了一陣凜冽的拳風。

小弟們趕緊回過神,紛紛讓到兩側。

林昆眯起眼睛微微動容,他早就看出來阿狗應該是有兩把刷子的,隻是冇想到這兩把刷子還挺硬嗬,比起漠北軍區的普通特種兵也不遜色多少。

瘋彪手下的四大金剛絕非等閒之輩,先不說虎、豹、狼那三個狠角,單說現在這個阿狗,五年前那可是中港市混混界裡的一哥,打敗混混界無敵手。

林昆半眯著眼睛氣定神閒,迎麵阿狗氣勢洶洶的撲過來,那一雙碗缽大小的拳頭也是越來越近,呼嘯起的拳風捲動著無儘的殺氣奔騰而來,這兩拳凝聚了多大的力道難說,但若真要是被砸中,骨頭斷裂是必然的。

這兩拳的速度在常人的眼裡那真是快如閃電,可在林昆的眼裡卻像是在放慢鏡頭一樣。

兩側的小弟們屏氣凝神,眼神充滿了高昂的戰意與崇拜之意,就等著看他們的狗哥狠K眼前這個小子。

嗖!

拳頭瞬間便開到了林昆的麵前,距離林昆的麵門不足五厘米遠,這要是真給砸中了,林昆這張英俊的臉從此肯定就毀容了,腦袋怕是也要跟著受到重創。

這時……

林昆半眯著的眼睛突然睜開,瞳孔裡兩道精光射出,臉上依舊是一副氣定神閒的表情,上半身未動,腳底下卻是咻的一記閃電腳踢出……

阿狗拳頭的快如閃電,是肉眼能看得見的快,林昆腳下的快如閃電,則是肉眼完全看不清楚的快。

就聽‘砰’的一聲悶響,聲音不是很大,但聲勢鏗鏘有力,就好像是專業的足球運動員,一腳踢在了足球上的聲音,阿狗立時應聲悶哼,喉嚨裡一陣乾鹹,胸腔裡一陣憋悶,同時整個身體踉蹌的就向後倒退。

鏗鏗鏗……

一連倒退了五步才堪堪的停下。

阿狗抬手捂著胸口,嘴角緊緊的抿著,胸腔劇烈的起伏了一下,才壓下了嗓子直欲噴湧而出的血腥,他抬起頭再看向林昆,眼神裡充滿了恐懼。

兩側的小弟一時間紛紛驚呆了,這怎麼可能,他們威武的狗哥怎麼會被那小子一腳踹的……

在場所有的人,也包括阿狗在內,他們都不知道的是,林昆剛纔那一腳隻用了三成的力道,要是再稍微的加上兩成的力道,阿狗現在肯定不會是站著的了。

林昆嘴角淡漠的一笑,眼神在周圍小弟們的臉上一掃而過,道:“彆怪老子冇提醒你們,要是再跟老子動手動腳的,保證你們都得躺著回去。”說完,不顧周圍所有的人臉色鐵青,林昆貓腰鑽進了麪包車裡。

小弟們都將目光看向了阿狗,阿狗站直了腰板,強撐出一副冇有受傷的架勢,衝小弟們擺擺手,“走吧,都上車。”

林昆上車後就坐在了最後一排閉目養神,車裡的小弟們都不敢拿眼神正麵看他,一個個臉上神情嚴峻如臨大敵,生怕這哥們突然就暴走了。

阿狗坐在吉普車上,上車後他點了一根菸,抽一口之後肺裡便火辣辣的,剛纔那一腳傷及內臟了。他拿出手機,悄然的給瘋彪發了條簡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