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1549章 姐妹情

-

“先生,喝茶。”

劉姐端著一杯熱茶遞到林昆麵前,茶香撲鼻,成色上等。

“謝謝。”林昆接過茶杯放到了旁邊的桌上,杯沿有些燙。

劉姐又把一杯熱茶放在了柳如煙身側的床頭櫃上,柳如煙笑著衝她點了下頭,說:“劉姐,我在醫院對麵訂的蛋糕應該做好了,你去幫我拿一下。”說著,從兜裡掏出一張蛋糕店的小票。

劉姐接過小票,就去拿蛋糕去了,病房裡一下子又剩下林昆、柳如煙還有床上的柳姐姐,林昆和柳如煙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柳如煙坐在床頭前細心的給姐姐按摩著頭。

這一幕看上去溫馨而又令人感動,都說母子連心,同樣連心的還有姐妹,從小一起長大相互依偎,人生中風雨共濟。

按摩頭部是一個力氣活,手指上必須要有力,才能對穴位起到按摩的效果,外人看來似乎很簡單,但行家對這力道的拿捏可是相當重要的,隻要剛剛好的力道纔能有最佳效果。

柳如煙的額頭上出了一層細汗,直接也因長時間用力而白。

林昆笑著問:“你這一次按摩大約要多久?”

柳如煙笑著說:“當初醫生跟我說的,最少是要半個小時,我一般都是按四十分鐘左右,時間再久手指頭支撐不住。”

“你姐姐能有你這麼一個妹妹,真是幸福。”

“你過獎了,這隻是我這個做妹妹該做的,換成彆人家的姐妹也一樣。”

“我看未必。”

林昆笑著說:“世間百態,人心不光是美好的一麵,還有醜惡的一麵,我在鄉下長大,見過太多兄弟姊妹之間鬨矛盾的,到頭來為的不是他物,就是父母們的那點家產。”

“小時候吧,我總覺得那些人是窮瘋了,看到了錢連親情都可以不顧,後來才明白,這跟窮不窮瘋沒關係,壞掉的是他們的良心,狼子野心,太多的人的心還不如狼心呢。”

柳如煙笑著說:“除了狼心,還有狗肺,我們女人最怕遇見狼心狗肺的男人,荒廢了青春跟錯了渣男,是禁忌。”

哀傷的目光落在了平靜熟睡的姐姐身上,幽幽的一聲歎息,夾雜著內心的百感交集,“就像我姐姐,冇有遇到好的男人,到頭來縱使生的漂亮,也隻能躺在這不大的房間裡,任時間催老。”

指尖輕輕的在姐姐的眼角劃過,“最近她眼角的魚尾紋又多了,我很想她能醒過來,但又怕她醒過來之後,忽然現自己變老了不漂亮了,她的內心會承受不住這打擊。”

林昆笑著說:“容貌是女人的第二生命,不過你不用擔心,一個人不光是有外表美麗纔算美麗,心靈美也很重要的。”

“心靈美?”

柳如煙搖頭笑了起來,看著林昆說:“你會和一頭心靈美的豬睡覺麼?”

林昆笑著說:“柳大小姐,你這是故意抬杠,人怎麼可能和豬睡覺,就算是真有這種情況,那也肯定是那男的喝多了。”

柳如煙笑著說:“我這怎麼是在抬杠呢,現在真就有一個心靈很美的,但很醜的女人,醜的就跟母豬一樣,你會睡她麼?”

“我”

“要說實話哦。”

“”

林昆笑了笑,然後搖搖頭,“我想,我應該不會吧,不過我不會,就不代表彆人不會啊,這可能是我自身的原因。”

“這纔不是你自身的原因呢,你們男人的心裡起是都是這樣想的,說什麼心靈美更重要,那隻是為了安慰那些醜女罷了,我這麼說可能太傷人,可總比用謊言來騙人要好。”

柳如煙笑的甜美,說的卻是理直氣壯,林昆笑著攤攤手,這話從頭到尾都冇毛病,要是再辯解下去,就是自己虛偽了。

說話的功夫,柳如煙抬頭看了一眼牆上掛著的時鐘,剛好四十分鐘,今天這四十分鐘過的很快,主要是和林昆聊天。

劉姐這時拎著生日蛋糕還有其他的一些東西回來了,臉上忙活的一層細汗。

柳如煙擺蛋糕擺在了椅子上,放在了姐姐的床邊,上麵插了三十二根蠟燭,蛋糕的中央有幾個做出來的字——姐姐生日快樂!

柳如煙衝林昆招了招手,“過來搭把手幫把蠟燭都點著。”

林昆笑著走過來,掏出打火機哢噠哢噠的將蠟燭都點著了。

柳如煙坐在床邊,拉起姐姐的一隻手放在手心裡,“姐,今天是你三十二歲的生日,感謝老天爺讓我有你這麼一個姐姐,小時候你冇少為我受委屈,今天我帶了男朋友過來,他叫林昆,是一個踏實的男人,以後你再也不用擔心我的終身大事了,等你什麼時候醒過來了,我就和他辦婚禮。”

柳如煙抓起林昆的手,三個人的手放在了一起,林昆的手放在中間,柳如煙的手放在下麵,她姐姐的手放在上麵。

手心手背都是一片溫軟,細膩的皮膚像是絲綢一樣滑,林昆衝柳如煙打了個眼色,意思是她剛纔那麼騙她姐姐不好,卻被柳如煙直接無視,還還回了一個讓他好好演戲的眼神。

一旁的劉姐聽了之後信以為真,再看向林昆的眼神裡更加溫柔了,或許對於劉姐而言,早已經把柳如煙當自己家人了。

“柳姑娘,這位先生,我祝福你們!”劉姐由衷說道:“等你們結婚了,我一定跟你們家姐夫帶著孩子去給你們道喜!”

柳如煙笑著說:“謝謝你,劉姐!”

吹蠟燭,柳如煙讓林昆一起幫著吹,兩人正麵相對,三十二根蠟燭,柳如煙已經做好了多吹幾口氣的準備,結果兩人這麼同時一吹,不等她吹第二口,三十二根蠟燭全滅了。

柳如煙詫異的看著林昆,林昆笑了笑說:“男人嘛,氣就要足一點。”

切蛋糕,柳如煙讓劉姐把大半的蛋糕給護士們送了過去,平常也冇少讓她們幫忙,柳如煙切下了小塊遞給林昆,上麵鑲嵌著一顆草莓。

林昆張口就要說謝,卻是被柳如煙一根手指豎在了嘴上,柳如煙用眼神向她姐姐看了一眼,湊過來小聲的說:“都是快要結婚的關係了,還這麼客氣,我姐她會信麼?”

林昆同樣壓低聲音說:“反正你姐也聽不到。”

柳如煙白了他一眼,“她不醒來不代表她聽不到,小心點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