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1550章 一哆嗦

-

林昆從病房裡出來去衛生間,噓噓完提上褲子,卻看見了一熟人,回過頭微微一笑,身旁剛脫下褲子要噓噓的韓濤嚇的一哆嗦,昨天晚上的一頓暴打,算是在這兄弟的心裡留下陰影了。

“你怎麼還冇出院呢?”林昆笑著問道。

“我”韓濤支支吾吾,這緊張的話都說不利索了。

“昨晚打你那是為了演戲給李夢看,我要是不那麼暴打你,李夢她能從天台邊上下來麼。”林昆拍著韓濤的肩膀笑著說。

韓濤的腮幫子腫呼呼的,嘴角僵硬的笑了笑,“謝謝你,昆哥。”

“行了,都叫我哥了,就彆在這哆嗦了,以後好好對人家李夢,這種為了你肯付出一切的姑娘,你下輩子都不一定遇得著。”

林昆笑著向門外走去,臨走前又回過頭衝韓濤叮囑道:“以後要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可以去維多利亞酒吧找我,提我的名字就行了。”

“好的。”

韓濤費勁兒的蹦出了兩個字,這小心臟還是砰砰的跳著,都說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昨天晚上的一頓暴打可不比被蛇咬差。

從衛生間裡出來,林昆又撞見在門口等著的李夢,李夢是擔心韓濤剛剛醒過來,身體多少有些不適,再加上昨天晚上被暴打了一頓,生怕他再突然的倒下去醒不過來了。

“林哥!”

看見林昆,李夢的臉上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興奮,這裡麵有感激。

“等韓濤呢?”林昆笑著說。

“嗯,他身體還是有些虛。”李夢笑著說,“林哥你怎麼在這了?”

林昆指了指病房的方向,說:“一個朋友的姐姐也是昏迷不醒,讓我陪她過來給她姐姐過生日,假冒她男朋友。”

“哦?”

李夢循著林昆所指的方向看了看,“希望你朋友的姐姐能早點醒過來。”

林昆笑著說:“但願了,你先在這等韓濤吧,我先過去了。”

“林哥再見!”李夢衝林昆揮揮手,臉上掛著笑容的模樣格外燦爛,再也不似林昆剛見到她的時候那一副愁苦相了。

她心裡有兩塊大石頭,一塊是擔心韓濤再也醒不過來,另一塊是擔心韓濤醒過來之後不肯原諒她,徹底的失去他。

現在好了,這兩塊大石頭都放下了,這一切都要感激眼前這個背影漸遠的男人,要不是他,她擺脫不了田東宇父子不說,更不可能得到韓濤的原諒,甚至現在已經墜樓而亡了。

“謝謝”

李夢雙手抱在胸前,雙眼裡滿是感激的望著林昆的背影。

韓濤從衛生間裡走了出來,李夢笑著說:“剛纔看見林哥了?”

“嗯。”韓濤有些木訥的應了一聲。

“你怎麼這麼副表情?”李夢笑著問。

“我,我有些怕他。”韓濤摸了摸腫的高高的臉頰,心有餘悸。

“林哥是好人,昨天晚上那不也是為了幫我們麼?他要是不打你,我說不定已經從樓上跳下來了,你就不怕失去我?”

“怕!”

韓濤趕緊雙手握住李夢,道:“夢,你千萬不要丟下

我。”

李夢的心裡頓時幸福感爆棚,望著眼前這個親梅竹馬相愛至深的男人,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林昆回到了病房裡,柳如煙正吃著蛋糕,望著病床上的姐姐,她臉上的表情藏著一絲哀傷,不易察覺卻又是那麼的深刻。

劉姐這時也回到了病房,也在那吃蛋糕,見柳如煙不開心,也在那安慰著,見林昆回來了,笑著說了一聲:“林先生。”

林昆也衝劉姐點了點頭,望向正在那兀自愁容的柳如煙,走到了柳如煙的身邊,笑著說:“現在醫學這麼達,你姐姐將來應該會醒過來的,但是你要有耐心,這是一個過程。”

柳如煙抬起頭,笑著衝林昆點了點頭。

中午,柳如煙聯絡了附近的一家大飯店,訂了諸多菜肴擺在了臨時借來的一張大餐桌上,林昆、柳如煙、劉姐三個人圍著餐桌而坐,劉姐跟林昆說,每一年柳如煙都是這麼給她姐姐過生日的,看上去雖然不隆重,卻滿是姐妹情義。

林昆看向柳如煙,這個妖媚的如同妖精一樣,令無數男人為之神魂顛倒的風塵女人,不管她此時的內心裡對自己藏著怎樣的陰謀,單從她對姐姐的這一份情義來看,確實令人感動。

年少在鄉下的時候,爺爺就經常在林昆的麵前唸叨一句話,以後出門在外結交朋友,切記要院裡那些對父母不孝順的。

這道理其實很簡單,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父母都不孝順,你還奢望他能對誰真心?父母可是這世界上對他最好的人。

同樣的道理放在此時的柳如煙身上,她對自己的姐姐都是如此,她的父母要是活著,她對他們一定會更孝順的。

林昆在心裡惆悵了一聲,這麼好的一姑娘,要不是自己的敵人就好了,就算是做不成朋友,做路人也比敵人要好啊。

林昆和柳如煙離開醫院,已經是臨近黃昏了,柳如煙晚上還要出去趕場子,她賺的是不少,也是靠的一個人氣,要是晚上不出去走場子,這人氣慢慢就會掉下來,姐姐住院需要高昂的護理費,錢對於她來說不單單是自己活的舒服。

林昆和柳如煙從醫院裡出來,剛要上車的時候,突然一個嬌作的聲音傳來,“呀,如煙,你怎麼在這裡呀?”

柳如煙回過頭,是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像是孔雀一樣的女孩走了過來,這女孩她認識,但算不上有多熟,大家都是混夜場的,在一起待過幾次,扯東扯西的聊過幾句。

“我來看望我一個朋友。”柳如煙笑著說,“豔豔,你怎麼在這兒了?”

“我也是來看朋友呀。”說著,豔豔抬起頭衝林昆看了一眼,湊到柳如煙的跟前,小聲的說:“這位是你那朋友麼?”

柳如煙笑著點了點頭,豔豔嘻嘻笑道:“長的不賴嘛,是哪家的富二代,我好像冇見過這號人呢。”

柳如煙笑著說:“他不是富二代。”

“啊?”

豔豔表示很驚訝,她接下來的第一反應是想到林昆是富一代,可瞧這麼年輕的年紀,穿著的隻當是乾淨利索,不像是土豪。

“如煙,能麻煩你幫個忙麼?”豔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在裡麵的那個朋友,想見你一麵,我本打算給你打電話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