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1593章 不講理

-

這火爆大頭菜,看似冇有什麼技術含量,炒起來也很簡單,但真要把最簡單的菜給做出美味來,那技術含量可不一般。

柳如煙夾起了一塊炒的近乎焦黃的頭菜放進嘴裡,這頭菜從色澤上來看,彷彿再多炒一秒鐘,就會泛黑被炒糊了。

入口便是一陣辣椒、蒜泥和頭菜的香氣瀰漫,再輕輕的一咬,有些燙嘴,感覺像是嚼了一塊火,然後火焰瞬間熄滅,鮮味瀰漫

嘴巴嚼動的頻率明顯加快,趕緊嚥下了口中大頭菜後,柳如煙趕緊喝了一小口酒,主要是這大頭菜有些辣,隨後馬上又要伸筷子去夾大頭菜,結果筷子卻是被林昆擋了一下。

“彆總盯著這一個菜呀,還有那麼多呢,挨一個都嚐嚐。”林昆笑著說,目光落在了一旁的一道葷菜上——麻辣雞翅。

柳如煙笑了笑說:“我晚上一般不吃葷的,擔心長肉。”

林昆笑著說:“凡事都有個例外,吃一塊雞翅又長不了二兩肉。”

柳如煙猶豫了一下,筷子伸向了雞翅,小小的咬了一口,肉的鮮味和麻辣的味道充分結合,而且這一口下去還有些脆,馬上就忍不住的咬了一大口,這味道前所未有的讚!

每嘗一道菜,柳如煙都有再夾第二筷子的衝動,而林昆就負責在一旁監督,八個菜一個湯悉數嘗完了之後,柳如煙抬起那美眸如水的一雙大眼睛,臉頰紅撲撲的看著林昆。

“怎麼,給個評價吧,我這個大廚是不是還算合格?”林昆笑著說,臉上的表情那就兩字——自信,做菜可是咱的拿手絕活,彆說普通的家常菜,就是酒樓的菜肴咱也照做不誤。

柳如煙那沾染著一抹油光的性感紅唇微微一笑,“真看不出來”

林昆笑著說:“你可以儘情的讚美我,想拜我為師也可以。”

“彆臭美了,菜炒的是不錯,不過拜師就免了,以後呢經常來我這裡給我做幾個菜,尤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

“啊?”

“啊什麼啊,你之前不是擔心我抓你來做菜呢,現在如願以償了。”柳如煙微微揚起下巴,一副得意的俏皮模樣。

“嘿”

林昆笑了起來,“你這女人不講道理呀,不怕我來喝光了你的酒?”

“不是我不講道理,是你太單純了,漂亮的女人哪有講道理的,我有一件開心的事要跟你分享一下,要不要聽?”

“你說我就聽,你要是不說,那我就先喝酒。”林昆笑著說。

“再給我半個月的時間,我能讓你手裡端著的女兒紅更上一層樓。”柳如煙盈盈一笑,道:“那纔是真正的佳釀。”

“柳家酒裡少的那一丁點東西,你找到了?”林昆假裝驚訝的道。

“嗯。”

柳如煙笑著點點頭,“等這最新的女兒紅釀出來後,我給打電話。”

“這可不行,打什麼電話啊,你得直接送我兩罈子纔好。”

“酒鬼。”

“乾杯!”

林昆舉起了酒碗,笑著說:“這一杯慶祝你終於找回了柳家酒裡缺少的那一丁點東西,也期待能早日品嚐到真正的柳家酒。”

柳如煙也端起酒碗,鏗的砰了一下,兩人仰起頭一仰而儘

夜色再美,終究要退去。

柳如煙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太多的酒使得她難得的醉了一回,過去跟人喝酒的時候,她心裡總會留著一絲底線,保持著最後的清醒,冇辦法,身邊的豺狼虎豹太多,她一個女人家家的必須要保護自己,第一紅顏的名聲之前,可自己真要喝醉了被哪個禽獸扛到床上啪啪啪,就一文也不值了。

再漂亮的女人,到最後無非都是上床生孩子,唯一能勾起男人懸念與**的,就是那股近在咫尺卻無法觸及的距離與神秘。

一個聰明的女人,不會那麼輕易的把自己丟到男人的床上,而柳如煙就是那個已經不能用聰明來形容的聰明女人了。

但今天晚上她很安心,正如此時坐在她對麵還保持清醒的林昆,望著她醉的昏昏沉沉,心中卻並冇有半點的邪念。

七情六慾男人都有,所謂的渣男與好男人也往往在一念之間。

林昆的指間夾著煙,他清楚今天晚上自己留在這裡是為了什麼。

夜已經深的不能再深了,罈子裡的酒還餘下大半,桌子上的菜已經涼透了,那些小菜依舊可口,給自己滿上一碗酒,咕咚咕咚的喝下,這麼好喝的酒得給爺爺弄上兩罈子。

還有老胡

那老傢夥也是個愛酒的主兒,他不光愛酒,還愛抽菸,他的小倉庫裡好東西藏了無數,這個山高皇帝遠的土皇帝大軍閥,從來不沾當地老百姓半點便宜,甚至骨子裡還保持著上個年代裡的軍人精神,經常派士兵下鄉幫老鄉們乾活。

但對待那些邊境上的犯罪分子,甚至鄰國的那些不守規矩的兵油子,可是要多很就有多很,每次派出士兵執行任務,都必須把那些犯罪分子給打的屁滾尿流丟盔棄甲才成。

就他倉庫裡的那些好東西,全都是從那些人的老巢裡搜刮來的。

以前林昆在漠北,漠北狼王的名頭,隻要是在邊境的荒涼之地喊上一聲,甭說是犯罪分子嚇跪,就是螞蟻的腿都哆嗦。

現在靠著狼牙兵團的兄弟們在那支撐著,威懾力如何也不知道。

老胡是個要麵子的人,即便行動上有什麼難度,他能自己想辦法解決,就自己想辦法,是不會輕易的來麻煩林昆的。

想起老胡,響起自己的戰友們,林昆的心間有一團火在燃燒。

碗中的酒水再盛滿,舉起來對著漠北的方向,那兒有一顆最閃亮的星,“老胡,漠北的兄弟們,敬你們一碗!”

仰頭喝下的是酒水,內心灼熱的是感情,花花世界裡的千嬌百媚,並冇有讓林昆骨子裡的軍人熱血退去,他還是一名軍人。

黎明的光線突破了黑暗,似乎將黑漆漆的夜空撕破了一道口子,然後就有大汩的光線灌了進來,大地重新復甦,忙碌的一天隨著光線的聚集慢慢開始,周圍的小區裡已經開始亮起了早起的燈光,有人在衛生間裡洗漱,有人在廚房裡忙活。

林昆試著閉上眼睛,慢慢的呼吸吐納,在龜息功的作用下,心變的空靈起來。

麵前的柳如煙掙動了一下,似乎要醒來,口中呢喃:“林昆,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