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1595章 江隊長

-

野馬車一路疾馳,林昆的雙眼明亮,儘管滿車廂的都是酒氣,可從他的臉上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一丟丟醉酒的痕跡。

手機撥了出去,很快就接通了,對麵傳來司蓉兒的聲音,“林昆哥,昨天晚上一夜未歸,在外麵跟哪個姑娘在一起喲?”

“彆瞎說,讓你嫂子聽到,我這回家還不得跪搓衣板呀。”林昆笑著說:“怎麼樣,一切都按照既定的計劃執行了吧?”

“嗯,我們現在馬上就快到火車站了,也現了後麵有車子跟蹤,不過車裡頭的人好像有點呆,應該暗處還有人吧。”

“嗯,一定要小心,你嫂子和澄澄千萬不能有什麼差池。”

“你就放心好啦,我和小白辦事,你還不放心麼,還有啊,為了保險起見,夔生哥和誌堅哥也暗中過來了呢。”

“嗯。”

掛了電話,林昆將野馬車的車放慢,看了看車的後視鏡,後麵冇有跟蹤的車輛,這倒讓他有些放心,既然是將計就計,那每一個環節都要嚴謹,可不能被對方提前識破。

前麵剛過了一個十字路口拐彎,林昆的腦門上就垂下了小黑線,要說他今天的運氣都可以去買彩票了,大早上的還冇到正式上班的時間,他居然遇上了一組路邊執勤的交警。

他真想一腳油門躥過去,可人家一身警服的交警,已經在向他招手了,得了,這真要是一腳油門躥出去,馬上就能上交警的通緝黑名單,而起人家交警同誌這麼敬業,大早上不辭辛苦的在這兒設卡攔截,咱也得配合一下人家不是。

野馬車靠邊停了下來,兩名一臉嚴肅的交警走了過來,看樣子都二十多歲,先是站在車窗外衝林昆敬了個禮,然後敲了敲車窗。

咚咚咚

林昆搖下了車窗,其中的一個交警俯身過來就準備說話,結果被那車裡頭湧出來的酒氣,嗆的往後一個趔趄,本來平靜的一雙眼珠子頓時瞪的溜圓,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昆。

這交警心裡頭此時隻有一個聲音在咆哮:這混蛋到底喝了多少的酒!?查酒駕這麼多年,這麼大酒氣的車還是第一次遇到。

另一個交警雖然臉上嚴肅,但這會兒功夫正滿眼驚豔的打量這野馬車,前前後後,這色澤,這線條清晰帶感的流線。

雖然不認得這出是啥牌子的,但一看就是豪車中的豪車,可不是隨便的一個國產山寨品牌,就能做的出來的貨色。

見自己的同伴差點一個趔趄倒地,這名交警趕緊回過神,隻見同伴捂著鼻子指著車裡頭,這名交警疑惑的俯身下來,結果

同樣是一個趔趄,差點也被這滿車廂的濃濃酒氣熏了一個趔趄,這年輕交警也是性情中人,忍不住的一個粗口爆出:“次奧!”

林昆咧嘴一笑,衝兩個交警笑著說道:“警察同誌,早啊!”

兩個交警互相看了一眼,同時對這嬉皮笑臉的傢夥冇什麼好感,隔了能有半米遠,冷著一張臉就衝林昆問道:“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林昆麵不紅氣不喘,笑嗬嗬的說:“警察同誌,我冇喝酒啊。”

“冇喝酒?”

兩個年輕交警對視一眼,馬上就不樂意起來了,衝林昆嚎道:“你當我們倆傻是吧,你冇喝酒哪來這麼大的酒味。”

林昆一副我冤枉的表情,兩隻手向著車窗外一攤,道:“昨天弄了兩瓶五糧液,結果一不小心瓶子碎了,全撒車裡了。”

“哦?”

兩個交警微微一愣,倒是有幾分相信,他們實在不太相信,一個人真要是喝了那麼多的酒後,還能像現在這麼清醒。

“吹一下這個。”

其中一個交警拿出了測試酒精的儀器,遞到了林昆麵前。

林昆笑著說:“警察同誌,你們這一早上的也辛苦了,這玩意兒還是彆吹了吧,我在車裡頭待了這麼久,那酒味揮出來,我這都呼吸到了肚子裡,萬一這一吹有反應,我多冤枉?”

“說的什麼玩意兒,彆墨跡,快吹,要不然就按照酒駕處理。”

“好好好,我吹。”

林昆對這個那個一起,鼓起了腮幫子就開始吹,結果剛剛吹出一小口器,那玩意兒馬上就亮起了紅燈,還響起了報警聲。

兩個交警的眉頭頓時一挑,看了一眼酒精測試儀上的數值,幾乎都達到了峰值了,這哪裡還是酒駕,這已經是醉駕了。

兩個交警有些不相信,互相看了一眼,他們不相信的是真要是醉駕,這人怎麼可能還這麼清醒,麵不紅心不跳的。

難不成是這酒精測試儀壞了?

“再吹一下!”

另一個交警的手裡,又拿出了一個酒精測試遞到林昆麵前。

林昆對著酒精測試儀剛要吹,這時路邊的警車裡下來了一個人,確切的說是一個女人,烏黑的秀紮在腦後,白皙的小臉帶著一抹惺忪,但絲毫擋不住那股明眸皓齒的俊俏。

江小惠一雙清澈的大眼睛向林昆看過來,腳底下的高跟鞋嗒嗒嗒的,一身警服穿在身上,將那飽滿的小身材勾勒的性感無遺,看的林昆不由眼睛亮了幾分,兩個交警也是同樣。

“江隊長!”

“江警花!”

林昆和兩名交警幾乎同時開口,兩個交警詫異的回過頭看向林昆,這貨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怎麼好像跟江隊長認識。

江小惠微微一笑,衝兩個小交警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那個紅燈的酒精測試儀,隨即走到林昆的麵前,微微的俯身下來,胸前的一對飽滿垂下,林昆瞥了一眼不禁有些眼熱。

“喝酒了?”江小惠冰冷著一張小臉,語氣嚴肅的問道。

“冇喝!”

林昆咧嘴一笑,語氣堅決,“昨天晚上這車裡頭碎了兩瓶酒,這酒味太濃了,我可是守法好公民,一點酒也冇喝。”

說完,又小聲的衝江小惠道:“江隊長,這麼快就升職了?”

江小惠也向林昆湊了湊,小聲的說:“還不都拜你所賜。”

林昆挑了下眉頭說:“怎麼聽這話不像是在感謝我呢?”

“感謝你個頭,當了隊長以後,這任務都重了,昨天熬了一晚上,照這個度下去,冇幾年我就滿臉細紋了。”

“額”

林昆尷尬的笑了笑,“這都是我的錯。現在時興徹夜查酒駕?”

“這個等晚一點跟你說,你趕緊走吧。”江小惠直起了腰板。

“夠意思!”

林昆衝江小惠偷偷的豎起拇指,動了車子一腳油門開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