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1603章 玩遊戲

-

視頻裡,楚靜瑤和澄澄被用繩索捆著,嘴上都塞著白色的毛巾,一隻大手將澄澄嘴上的毛巾揪了下來,澄澄馬上哭著對著鏡頭喊道:“爸爸,我怕爸爸,快救我和媽媽”

毛巾重新又塞回了澄澄的嘴裡,小傢夥嗚嗚的掙紮起來。

大手這時又將楚靜瑤嘴裡的毛巾抽了出來,楚靜瑤馬上一臉慌張的衝著鏡頭喊道:“林昆,快來救我和兒子”

白色的毛巾塞回了楚靜瑤的嘴裡,這時,一把雪亮的刀子出現在了畫麵裡,衝楚靜瑤和澄澄比劃了一下,一個陰沉的聲音隨之響起:“不想讓你的老婆孩子出事,就給我乖乖的。”

冇有看見說話的這個人,但盧月從聲音能聽的出來,說話的是華鬆。

盧月將手機遞到了田一方的麵前,“田掌門,您長眼了。”

田一方將手機接在手裡頭,將視頻前前後後看了三遍,周圍的人都覺得詫異,隻是一個簡短的視頻,至於看三遍麼?

盧月在一旁咯咯笑道:“田掌門還真是細心呢,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田一方收起眼角的一抹貪婪****,在場除了坐在他對麵目光精明的盧月,怕是冇人識的出他剛纔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楚靜瑤的身上,而非什麼辦事仔細一遍又一遍,乍一看到楚靜瑤的第一眼,即便是白毛巾塞著嘴巴,有些砰頭散,可那美若驚人的一張俏臉,也是深深將他的瞳孔吸引。

白手起家,赤手空拳的搏下瞭如今的萬貫家業,田一方玩過的女人冇有一千至少也有八百,這其中各色的女人都有,基本上隻要是能花錢買的到的,買不到能動用手段威脅到的,哪一個都是模樣俏麗身材一流的美女,可真和視頻裡的這個女人比起來,馬上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差距來。

就好像平日吃慣了大魚大肉,以為那就是美味,結果突然有一天嚐到了一款從未吃過的人間美味,方纔感歎起了人生。

原來,女人可以美到如此境界

盧月接過手機,將田一方臉上的神色儘收眼底,笑著說:“田掌門,現在我們之前商討好的那部分尾款可以結了吧?”

“現在恐怕”田一方嗬嗬一笑,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

不等他說完,盧月就笑著接過話頭,道:“我們事先可是約定好的,田掌門可是個守信用的人,尾款付了的話,我可以馬上讓我的人,把那女人還有孩子帶到你這邊來。”

“嗬嗬,既然盧姑娘都這麼說了,那我還有什麼話說?”

田一方心中竊喜,臉上卻是偽裝出一副順理成章的模樣,盧月暗暗的在心中罵道:果然是一個深藏不露的老狐狸。

田一方招了招手,手下馬上拿了一個箱子過來,箱子不大,打開之後裡麵全都是嶄新的鈔票,田一方下巴動了動,手下將箱子推到了盧月麵前,盧月隨意的捏起了一遝錢,放在手裡嘩啦啦的過了一遍,笑著合上了箱子,道:“田掌門,合作愉快!我這就叫人把那女人和孩子給你送過來。”

“慢著。”

田一方笑了笑,說道:“現在暫時還不著急,我之所以讓你的人把人質先放在北城外,為的就是不給那姓林的機會,這南城外和北城外距離的那麼遠,待會兒我把他給要挾來了,即便他知道了老婆孩子在北城外,也不能馬上救出。”

“田掌門果然高明。”

盧月笑著站了起來,道:“那我先告辭了?”

“盧姑娘先彆急著走嘛,這麼精彩的一幕,不留下來看看豈不是太可惜了。”田一方陰測測的一笑,道:“何況盧姑娘帶了這麼多的現金,一個人往回走實在是不安全。”

盧月看著田一方,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笑開顏來,道:“既然田掌門一番美意,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田一方令手下給林昆打電話,電話接通後,那小弟對著手機語氣陰沉的說:“不想你老婆孩子出事,就馬上到xxx來,要是敢報警,你就等著給他們收屍吧,你一個人過來,要是還有其他人,也等著給他們收屍吧,從現在開始,你隻有十分鐘的時間。”

說完之後,也不等林昆有任何的迴應,這小弟直接就掛斷電話,緊接著將綁架楚靜瑤和澄澄的那段視頻了過去。

林昆正坐在野馬車裡,車停在路邊,陽光暖暖的照進來,本來是一個可以出去郊遊的好天氣,他卻不得不揉著腦袋跟田一方鬥智鬥勇,接聽了電話之後,林昆臉上的表情波瀾不驚,就在司蓉兒用華鬆的手機給盧月簡訊之前,就已經提前打電話通知他了。

至於田一方小弟來的那段視頻,他也早早的就看過了。

總的來說拍的不錯,值得表揚的是他那俏媳婦和乖兒子的演技,活脫脫的演繹出了一股被綁架的恐懼,全方位無死角。

林昆掏出一根雪茄叼在了嘴裡,餘誌堅的電話這會兒又打過來了。

“怎麼了,誌堅?”林昆接聽了電話,打火機將雪茄點著。

“昆哥,那個姓田的接下來是不是要誘你去虎穴?”餘誌堅道。

“什麼虎穴,狼窩都算不上,最多也就算是個狗洞吧。”林昆笑著道,已經動了車子,腳底下油門一踩,野馬車開動。

電話的另一端,餘誌堅看了看周圍,那些個模樣凶悍的大型狗正一副猙獰的模樣衝他低吼著,撓撓撓頭道:“昆哥,我這兒纔是狗窩啊。”

林昆笑著說:“行了,你小子甭替我操心了,姓田的那些個人不足為據,你老老實實的待在那兒保護你嫂子和澄澄。”

“昆哥,不是我操心你,是我們都擔心你,我嫂子,還有澄澄,那姓田的要是約你去什麼地方,至少讓我們去一個陪著你啊。”

“放心吧,對我你們還不放心了,再說了,姓田的可是說的明明白白,直讓我一個人去,否則的話他就要撕票。”

“哈哈”

餘誌堅大笑了起來,“這小子還不知道他的人已經都被我們乾翻了吧。”

林昆笑著說:“既然是遊戲,那我就好好的陪他玩玩,越逼真越好,你們幾個打起點精神,把那邊的情況給我控製住了。”

“對了,昆哥,有事要跟你說一下,今天有兩個人也來救嫂子和澄澄來者,就是被對方的一個大塊頭給放翻了,問他們是誰的人,他們又不說,蓉兒讓我把這情況跟你反應一下。”

“哦?”

林昆笑了笑說:“行,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