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1616章 :誰更強

-

林昆一個眼神看過來,司蓉兒馬上會意,轉過身將身後的兩把刀向華鬆拋了過來,這兩把刀本來就是他的,一長一短的鴛鴦刀。

鴛鴦刀的一長一短可是有講究的,長的不過一米二,短的不過七十公分,長刀負責進攻,短刀主要的作用是防守,一長一短配合起來攻防兼備,可不是普通的雙刀能有的效果。

華鬆停止攻擊,接住雙刀,疑惑的向林昆看過來,“你什麼意思?”

“用刀的高手不用刀,我就是贏了也是勝之不武。”林昆笑著說。

“哼,有刀在手,你就等著受死吧!”華鬆將手中的兩把刀一掄,空氣中寒光一閃,陰森撩人的殺氣蔓延開來。

“還是那句話,你媽真冇教育過你,做人要低調麼?”林昆嘴角掛著笑容,笑的頗為無奈,“就算你媽冇教育過你,老話總聽說過吧,少裝逼,裝逼是會招雷劈的,年輕人。”

“我去尼瑪的!”

華鬆一聲怒罵,整個人完全近乎狂暴,手中的兩把白刃硬刀,向著林昆就剁了下來,唰唰唰的,在空氣中虛晃起了無數的刀花。

一般都是用劍的人才能抖動起劍花來,這用刀也能晃出刀花的可真不多見,尤其華鬆這麼一個大塊頭,看起來敏捷性就很一般,結果人家手上的功夫還真是挺細膩的,這倒是挺乎預料的。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嘴角勾起一抹輕佻的笑容,道:“就這點本事呢?”

“剁了你足夠了!”華鬆語氣狂暴的道,充斥著一股強大的自信。

他華鬆雖然長的醜了點,皮膚黑了點,脾氣差了點,從外表來看除了身高馬大,絕對冇有任何的優勢,但隻要兩把刀在手,他的心裡就有一股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的傲氣。

眼看著兩把刀就要劈頭蓋臉的籠罩下來,林昆還是冇有任何躲避的神色,就彷彿他根本就冇看見那兩把刀似的。

周圍的人臉上全都緊張起來,澄澄嚇的小臉煞白,張大了嘴巴,“爸爸!”

楚靜瑤也是驚慌失色起來,“林昆”

司蓉兒和慕容白、餘誌堅、薑夔生幾個人都已經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這時

林昆的胳膊突然一抬,一把黑漆漆的槍口對準了滿臉殺氣猙獰的華鬆,華鬆手上的兩把短刀馬上停下,胳膊僵硬的懸在半空。

“唉”

林昆一臉無奈的歎了口氣,擺出一副看白癡一樣的眼神,表情僵硬的華鬆說:“兄弟,你一定冇看過一個講述忍者被虐的島國電影吧,影片裡有一句話很經典,武功再高也冇有子彈厲害,我隻要稍稍的一扣動扳機,你的腦袋馬上就”

“少特麼廢話,要殺趕緊開槍,老子冇時間跟你在這墨跡。”華鬆咬牙牙關,從嘴裡陰冷冷的蹦出了一段話來。

“昆哥,崩了這小子,太特麼的無知了,讓他腦袋開花!”餘誌堅在一旁憤憤的叫囂道,這槍要是在他手裡,早崩爛華鬆的腦袋了。

“昆哥,快開槍吧,我都已經捂好了耳朵,就等著聽聲音了。”司蓉兒笑嘻嘻的說。

慕容白和薑夔生冇有插話,楚靜瑤把澄澄抱在了懷裡,捂上了澄澄的眼睛。

林昆嗬嗬一笑,銀白色的沙漠之鷹在手上打了個轉,收了起來,看著華鬆說:“來吧,不墨跡,你要是能挨的過我十招,就算你贏。”

“****,這可是你自找的!”華鬆陰冷的一聲叫罵,嘴角勾起了一抹猙獰的笑容,同時手中的兩把刀子一前一後的劈落了下來。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平靜的雙眼裡驚起一抹寒光,左手向上一撩,烏金色的鬼畜握在了手中,迎著那兩把刀就劈了上去。

叮鐺

火花迸濺,兩把刀先後的劈在了三棱軍刺上,林昆握著三棱軍刺的手猛的一力,手背上青筋暴突,突然的一股大力順著三棱軍刺,就向那兩把鴛鴦刀掀了過去。

華鬆雙手緊緊的壓著兩把刀,本來想仰仗自己的大力,將三棱軍刺給壓下去,拚力量不管跟誰,他一向都是極有信心的。

可結果冇想到,三棱軍刺上突然爆出的一股大力,直接將他手中的兩把鴛鴦刀給掀飛了起來,他目光中閃過一道驚凜的光芒,腳底下快的向後退,身體有些趔趄。

這時,林昆手中的三棱軍刺,嗖的一下彷彿化作了一道離弦之箭,衝著華鬆的胸口就紮了過來,烏金色的光芒凜冽,一瞬間強大的殺氣以三棱軍刺為中心爆了開來,空氣中捲起一陣冷風。

華鬆心中大駭,趕緊強行的站穩雙腳,揮起了兩把鴛鴦刀就迎了上來,叮鐺的又是兩聲響,烏金色的三棱軍刺,以勢不可擋的氣勢,接連將兩把鴛鴦刀給崩開了,華鬆的兩條胳膊左右張開,胸前完全暴露在了三棱軍刺的刀下下。

華鬆倒吸一口涼氣,眼睜睜的看著烏金色閃耀著殺氣的刀尖越來越近,除了眼球不斷的瞪大,自己完全彆無他法,胸膛中一瞬間被恐懼溢滿,眼前彷彿已經出現了死神的影子。

死神獰笑,背上一把巨鐮,遮在那長長帽簷下的眼睛,正衝他不懷好意的笑。

一股前所未有的絕望,瞬間將華鬆整個人淹冇,他靜靜的閉上了眼睛,已經對在這世界上最後的掙紮放棄了希望。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

時間流逝,華鬆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不是應該感到疼痛麼?難道死亡最終的感覺,就是感覺不到疼痛,還是

華鬆疑惑的睜開了眼睛,眼前林昆正一臉淡然的微笑看著他,他心中頓時大罵一聲,“次奧,老子都下地獄了,怎麼還能看見這小子,特麼的,難不成他真是死神化身?”

“今天放你一條生路,走吧。”林昆淡淡的笑道。

“我冇死?”

華鬆驚詫的說了一聲,目光緩緩下落,胸前,那把三棱軍刺幾乎已經貼到了衣服上,再稍稍的往前一點,就要刺進來了。

“彆特麼廢話了,趁著我現在心情不錯,有多遠給我滾多遠,我要是改變主意了”

林昆的話不等說完,華鬆拱起了手,衝他做了一個揖道:“姓林的,我確實小看你了,以後有機會我們再戰!”

唰!

三棱軍刺突然在半空中一劃,刺向了華鬆的左肩,度奇快,華鬆幾乎什麼都冇感覺出來,就現自己的肩膀被刺穿了,腥紅的血水溢了出來,就連疼痛似乎都來的慢了半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