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林昆和餘誌堅就要走,薑夔生趕緊在後麵跟上,邊衝林昆喊道:“昆子,你當初可是說過有酒要好兄弟一起喝的,現在有好酒你們不帶上我,你小子這是言而無信啊!”

林昆回過頭笑著說:“夔生哥,我這可不是言而無信,剛纔可是你說已經戒酒了,我們硬拉著你喝酒也不合適呀。”

“我”

薑夔生跑到了兩人的前麵攔住,深呼了兩口氣,道:“我不戒了!”

“這樣好麼?”餘誌堅嘿嘿笑道:“回家了嫂子罵你咋整?”

“你個臭小子,再胡說信不信我揍你。”薑夔生衝餘誌堅恐嚇道。

“嘿,老薑,可不帶你這樣的,君子動口不動手,你怎麼還打人呢,我也是實話實說好不好。”餘誌堅拉了林昆一把,“昆哥,你給咱評評理,老薑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

“咳咳”

林昆故意乾咳兩聲,道:“行了行了,大家都是兄弟,這有好酒自然是要一起喝了,不過先得確定家庭和睦,不能這邊咱們把夔生哥帶去喝酒了,回頭他回家以後和嫂子鬨矛盾”

不等林昆說完,薑夔生打岔道:“行了,你們倆個臭小子不用在這一唱一和了,這酒是我自己要戒的,跟你嫂子無關。”

“自己要戒的?”林昆和餘誌堅一同疑惑起來,“為啥?”

薑夔生道:“也冇有為啥,就是覺得成天喝酒不怎麼好。”

林昆和餘誌堅又一同疑惑了一聲,“不就是喝點酒麼,有啥不好的?”

薑夔生道:“行了你們倆,彆擱這墨跡了,我的酒蟲都被你們倆勾引起來了,趕緊帶我去,這酒要是不好喝”目光看向林昆,道:“我就得好好修理修理你小子。”

林昆兩手一攤,一臉無辜的道:“老薑,你不能這麼威脅我呀,我隻是從我的角度出,那個酒確實是好喝,誰知道你的舌頭”

不等林昆說完,薑夔生的急性子作,拉著林昆就開始往火車站的外麵,“彆在這兒廢話了,好不好喝,喝了不就知道了。”

野馬車一聲咆哮,向著小酒館的方向就駛去,餘誌堅開著他那輛霸道車跟在後麵,薑夔生坐在林昆的車裡頭,路上兩個人聊了幾句,林昆笑著問薑夔上最近和劉一燕生活的怎麼樣。

薑夔生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點了點頭說:“挺好的。”轉過頭看著林昆說:“昆子,這有家的感覺和冇家的感覺就是不一樣,以前總是在外麵漂泊,現在終於有了根了。”

林昆笑著說:“男人有時候就需要一個女人管著,一個人散漫慣了,年輕的時候還可以瀟灑瀟灑,可要是到到了以後,剩下的隻有孤獨了,就算是有一群好兄弟,畢竟也不能終日裡同吃同睡,還是有一個伴兒來的實惠,能一直陪著。”

薑夔生道:“燕說要給我生個孩子。”

“真的?”

林昆驚訝而又興奮的看向薑夔生,道:“老薑,這是好事啊,你現在年紀也不大,生個兒子或者閨女的正合適呢。”

“算了算了”

薑夔生笑著直搖頭,道:“我答應過我那死去的哥們,會照顧他的老婆孩子,但我不能讓一燕給我生孩子,一方麵我自己的心裡過不去,另一方麵我也擔心會影響到雯雯那孩子。”

林昆沉默了一小會兒,點點頭說:“你這麼想也許是對的,可你真就不想有一個自己的骨肉?”

薑夔生嘴角苦笑一下,道:“想過,可我也想明白了,孩子不一定是自己親生的就親,我和一燕好好的撫養雯雯,將來跟親閨女一樣親。”

林昆笑著說:“這話說的冇毛病,隻要你自己覺得合適,心裡頭舒服,怎麼樣我都支援你。”

薑夔生抬起頭看著林昆,笑著說:“昆子,有你這個兄弟真好。”

林昆笑著說:“咱們都是大老爺們的,能不能彆這麼矯情,流過血,喝過酒,那咱們就是一輩子的兄弟,這事誰也改變不了。”

“嗯!”

薑夔生重重的點了點頭,林昆笑著說:“老薑,你變的跟以前不一樣了。”

“哦?”

薑夔生疑惑的道:“哪兒不一樣了。”

林昆笑著說:“你以前總喜歡板著一張臉,現在臉上的笑容明顯比過去多了,這是好事,證明你的心裡越來越幸福了。”

薑夔生歎了一口氣,笑道:“該報的仇已經報了,忘不掉的人就讓她永遠住在心裡,餘生也就是二三十年了,能讓自己活的開心一點,就儘量開心一點吧,也算對得起自己。”

林昆笑著說:“難得,你終於自私了一會兒,我替你高興。”

薑夔生笑著道:“我怎麼聽你這話不像是在誇我呢?”

林昆笑著道:“行行行,我說錯話了行吧,一會兒自罰三杯。”

薑夔生馬上道:“這可不行,好酒難得,你上來三杯喝完了,豈不是占了我和誌堅的便宜,要我說還是我來喝這三杯,這便宜我得先占了,我這酒蟲可是忍了好長時間了。”

林昆笑著道:“行,不過今天可說明白了,咱們喝酒不用杯,用碗,誰要是先趴下了,今天這帳就誰給結了。”

薑夔生哈哈笑道:“好,冇問題,不過我猜這帳應該是”

薑夔生故意拖了個長音,林昆笑著接過話頭說:“是誌堅結,哈哈!”

半個小時候,車子開進了一片老小區,停在了小酒館麵前的空地上,空地上一輛車也冇有,今天的生意看起來不怎麼好。

林昆和薑夔生從車上下來,餘誌堅從霸道車上跳了下來,餘誌堅湊過來看了看周圍問林昆:“昆哥,這難不成就是傳說中的深巷藏酒香,素手釀酒醉紅顏,一醉方休”

“停停停!”

薑夔生揮手打斷道:“誌堅,你小子就彆在這兒吟詩了,繞過我這耳朵吧,咱們閒話少說,趕緊進去喝酒去。”

“嘿!這老薑”

薑夔生已經往小酒館的門口走去,餘誌堅指著他的背影說道。

林昆笑著說:“看見了,什麼叫嗜酒如命,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餘誌堅兩隻胳膊抱在一起,笑著說:“嗯,這老薑還真有趣,戒酒是他,喝酒也是他,今個兒我可得好好跟他喝喝。”

林昆笑著說:“我們倆剛纔在車上可是說好了,今天誰先倒下,這帳就得誰結,你小子怎麼樣,心裡頭有把握冇?”

餘誌堅咧嘴一笑,道:“還要啥把握呀,兄弟和酒,自然是要不醉不歸的,不就結賬,我兜裡的錢包鼓鼓的,我這不是先認輸了,我這是要表明一種態度,就是就是”

“行了,彆在這兒白扯了,咱們也進去吧。”林昆拍了一把餘誌堅的肩膀,笑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