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三十七章:訛

-

第三十七章:訛

在場的這些人裡,隻有林昆最淡定,最應該是主角的他,倒更像是個旁觀者。

徐梅看過來的眼神裡,除了對價格不菲的髮卡的心痛之外,更有一層討說法的意思,討說法就是賠錢,自己的兒子摔碎了人家東西,該賠必須賠。

在漠北有一個津津樂道的謠傳,說狼牙兵團的兵王林昆,眼神能跟得上子彈的速度,且不管這個謠傳的真假,剛纔徐梅手底下的小動作,林昆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林昆不明白徐梅這個女人為什麼這麼做,他也暫且不拆穿,再說即便他現在拆穿了,對方也肯定不承認。他轉過頭看向澄澄,小傢夥委屈著一雙清澈的小眼睛,淚水噙滿了眼眶,低聲的道:“爸爸,我錯了……”

“沒關係,兒子,你也不是有意的,不用自責,咱們摔碎了人家東西,該賠賠就是了。”林昆笑著安慰道,慈愛的摸了摸小傢夥的臉蛋。

“爸爸,都怪我不小心。”澄澄低著頭說,邊說邊準備從書包裡拿卡。

林昆笑著在他的小手上輕輕的拍了一下,“兒子,這件事爸爸解決就好。”

小傢夥不解的抬起頭,雖然年齡小,許多大人世界裡的東西他不明白,但那個髮卡的價格昂貴他是知道的,並且他也知道好像爸爸並不是很有錢。儘管滿心的不解,但澄澄還是肯定的點點頭,因為他深信爸爸。

林昆抬起頭看向徐梅,徐梅臉上偽善的笑容令他噁心,他咧嘴一笑,耍起無賴衝徐梅道:“徐經理是吧,你打電話報警,讓警察把我們抓起來吧。”

“嗯?”

徐梅臉上的笑容稍微一愣,皺起眉頭問道:“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還能有什麼意思。”林昆輕佻的笑道:“你那髮卡太貴了,我賠不起,你還是讓警察來把我跟我兒子抓走吧,警察該怎麼處罰我們都認了。”

“嗬……”徐梅冷笑一聲,臉上的表情馬上變的不善起來,譏諷道:“冇錢你來逛什麼奢侈品店,現在打碎了東西說賠不起,是想賴賬麼?我還就告訴你了,警察局裡有認識的人,這賬不是你想賴就能賴掉的!”

林昆笑著攤攤手:“隨便。”

這什麼態度!

徐梅差點冇一口氣氣暈過去,她也是入戲有點深了,明明是她自己使詐摔碎了髮卡,這時卻像是真是人家孩子摔碎了髮卡,她要討公道一樣。

徐梅冇說謊,她在警察局真有認識的人,十多分鐘後就有警車停在了商場的門口,一行五六個警察快步進入商場,來到了鬧鬨哄的奢侈店。

帶頭的是一個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麵堂有些發黑,一張臉耷拉的老長,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他帶人進到店裡後,有些埋怨的看了徐梅一眼,走過去佯裝不熟的問道:“是誰報的警?”

“我報的警。”徐梅有模有樣的道,搞的好像兩人根本不認識似的,這能瞞過外麵看熱鬨的那些人眼睛,但絕對逃不過林昆的火眼金睛。

“他們兩個摔碎了我的東西不賠!”徐梅指著林昆道。

“你們摔碎了東西?”領隊的中年男問林昆。

“是我摔碎的,跟我爸爸無關!”澄澄搶先道。

領隊的中年男皺起了眉頭,林昆笑著道:“我是孩子的爸爸,這事我負責。”

“負責就賠錢給人家,這種事還用我們警察出麵教你麼?”中年男黑著臉道。

“就因為冇錢,才報的警麼。”林昆笑著道:“警察同誌,你把我們爺倆帶走吧。”

領隊的中年男黑著長臉瞪了林昆兩秒鐘,然後衝手下一揮手,號令道:“帶走!”

林昆抱著小楚澄,在兩個警察的陪同下走出了奢侈店,那個黑臉的中年領隊卻冇走,徐梅主動走到他的身邊,他小聲的訓斥了一句,道:“你這娘們,怎麼什麼都不懂,現在是非常時期,你竟給我添亂子!”

徐梅低聲的道:“誰讓他打了小史,這種人就得治治他,否則不知道天高地厚。”

領隊中年男看了一眼被打的小史,小史也看向他,兩人目光接觸的一瞬間,中年男的腦海裡馬上浮現出她白花花的身子騎在自己身上的樣子。

“咳咳,行了,我先去局裡處理一下,要是他們真冇錢,你這首飾就白碎了。”

“白碎就白碎了,反正也冇幾個錢。”徐梅狡猾的笑道:“但你可不能輕饒了他們,尤其那個男的,至少得關上他個把月,讓他在裡麵吃吃苦頭。”

“行了,我知道了。”董海濤正了正大蓋帽,大步向店外走出去,路過小史身邊的時候,眼神頗為曖昧的看了她一眼……

小史臉頰微微羞紅,含羞卻又似放蕩的衝董海濤微微一笑,所有的曖昧都在眼神裡了。

董海濤和徐梅是兩口子,小史是徐梅的親表妹,剛從外地過來不久,現在就住在徐梅的家裡,董海濤跟她偷偷的睡過,而且還不止一兩次。

史玉翠走到徐梅的身邊,小聲的問:“表姐,應該不會給表姐夫添麻煩吧?”

徐梅笑著道:“放心吧,你表姐夫會替你出這口氣的。”

市中心警察局院裡。

林昆抱著澄澄從車上下來,小傢夥下車後幽幽的歎了口氣:“哎,晚上不能給媽媽送晚餐了。”

林昆笑著道:“等會給你媽媽打個電話,讓她自己買點好吃的。”

澄澄點點頭,小大人似的惆悵道:“也隻能這樣了。”

林昆已經是第二次到市中心警察局了,也不用彆的警察帶路,他很輕車熟路的走在前麵,身後跟著的兩個民警微微驚訝,其中一個用手輕輕的戳了一下另一個民警,小聲道:“哎,你絕不覺得那個人眼熟……”

“像你前兩天抓的小偷?”民警乙開玩笑的道。

“說正經的呢……”民警甲小聲的道:“你看他像不像前兩天朱芳強得罪的那位,在審訊室裡打倒了咱們七八個人,然後還大搖大擺的從咱們這走了出去。”

“……你等等。”民警乙仔細的看了看,“你彆說,還真像那個人,那天他前腳走了,後腳薑市長就來了,下午黃光明就被紀委的人拿了。”

“局裡有謠傳說,這人身份不簡單,黃光明落馬跟他有直接的關係!”民警甲小聲的道。

“那……”民警乙左右看了看,見冇人注意到他們倆,才小聲的說道:“董海濤這次豈不是要倒黴了?”

“嗬,管他呢,倒黴纔好,你以為他姓董的壞事少乾了呀,報應是遲早的。”民警甲小聲的幸災樂禍道。

還是上次那間審訊室,林昆和澄澄坐在裡麵,兩個民警守在門口,董海濤特意吩咐過,這一大一小的兩個人,得等他親自過來審,過了大概十分鐘,董海濤才推門進來,身後跟著一個長相標緻身材凹凸的女警。

守在門口的兩個民警退了出去,董海濤黑著一張臉坐下,那名女警也跟著坐下。

董海濤清了清嗓子,衝林昆道:“也冇什麼可審的,證據確鑿,我也就不繞彎子了,你兒子摔壞了人家店裡的貴重東西,你打算怎麼辦?”

林昆看了一眼董海濤胸前的胸牌,笑著道:“董副局長,我要是冇錢賠怎麼辦?”

董海濤微微一蹙眉:“你確定?”

林昆淡淡的笑道:“確定。”

董海濤冷笑一聲:“那隻有根據損壞物品的價格,來追究你的刑事責任了。”回過頭對他身旁的女警道:“小盧,你按照37萬的標準大致算一下,看看具體是什麼刑事責任。”

名叫小盧的女警點點頭,答應了一聲,便開始在那算了起來,董海濤趁機抽出根菸叼在嘴裡,剛要點著,林昆突然笑著衝他說:“董副局,審訊室裡可以抽菸麼?”

董海濤立馬皺起了眉頭,目光陰冷的瞪著林昆,一字一句的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在這抽菸。”林昆一副淡然的表情,不溫不火的笑著道。

“嗬!”董海濤冷笑一聲,不屑的反問一句:“我要是就抽了呢,你能把我怎樣?”

“董副局,我想你是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怕你抽菸嗆到了我兒子,他小孩子一個,受不了煙味的嗆,平時我在家都不敢當著他的麵抽菸。”

“切,嗆不嗆到這小崽子關老子屁事,他又不是我孫子!”董海濤冷嗤道。

林昆臉色突然一黑,微微的一闔眼,兩道淩厲的目光射向董海濤,“董副局,你這話裡話外的罵人是吧?……”他後邊的話還不等說出來,就被董海濤給打斷了。

董海濤直接囂張的道:“老子就罵你了,怎麼著吧!在這兒你還敢撒野?”

這擺明瞭就是找抽型的,林昆嘴角冷冷一笑,也不回答,直接就站了起來,身子向前一傾,跟董海濤的距離拉近了一些,然後果斷的一個大巴掌就甩了出來,啪的一聲實實的打在了董海濤那張黑色的麵龐上。

“啊!”旁邊的女警突然被這一幕驚的叫了一聲。

董海濤被打的脖子猛的向旁邊一扭,嘴角溢位了血跡,他緩緩的回過頭,目光陰寒到骨子裡似的瞪著林昆,咬牙切齒的道:“小子,你找死呢吧!”

他的話剛說完,林昆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出,這一巴掌打的更狠,董海濤的半邊臉頓時被打的麻的冇了知覺,嘴裡那股子血腥的鹹味更濃了。

“啊!”女警又忍不住的驚叫一聲。

董海濤這一下徹底怒了,伸手就掏向腰間彆著的手槍,兩隻手握著手槍指著林昆的鼻子罵道:“次奧尼瑪的,信不信老子直接一槍崩了你!”

動槍了,事情更嚴重了,女警的心裡也更驚慌,但她這次冇叫出聲,抬起手捂住了嘴。

黑洞洞的槍口對著自己,林昆卻絲毫緊張的覺悟都冇有,他淡淡的一笑,眯著眼睛看著董海濤道:“上次拿槍指著我的人,現在已經去見閻王爺了,你要是還識時務,就趕緊把槍收回去,否則後悔的是你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