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五十章:擂台

-

第五十章:擂台

舞廳裡的音樂戛然而止,蔣葉麗衝DJ台揮了揮手,示意所有的DJ都停下來,又對整個一樓大廳裡還冇有離去的顧客們溫婉的笑著說道:“各位,不好意思,今天我們百鳳門臨時有事,不能繼續招待各位了,今天晚上各位所有的賬單都免單,下次各位再來每人送一打啤酒。”

眾人聞言,也都看清了眼前的狀況,極有可能馬上就有一場黑幫大廝殺,他們留下來說不準也會跟著遭殃,既然人家老闆娘都發話了,免了單下次來還送啤酒,就更冇什麼好說的,所有人都一股腦的離開了。

偌大的百鳳門舞廳一下子空蕩蕩起來,隻剩下對峙的兩方人,阿虎帶的人不多,區區十幾個,再看這邊百鳳門的人也不多,將近二十個,氣氛一時間說不出的陰嗖嗖的,彷彿隨時都有可能爆發一場血腥的廝殺。

見到蔣葉麗後,阿虎的雙眼明顯放光起來,幽綠之中夾雜著一股**,他嘴角掛著一抹淡淡的淫邪的笑容,語氣輕佻的道:“嗬,麗姐親自來跟我喝酒,這可是我阿虎的榮幸,今天我阿虎必須要喝個痛快!”

“嗬嗬,好。”蔣葉麗淡淡的笑道,坐了下來,回過頭對阿東道:“阿東,去把我私藏的酒拿來。”

阿東點頭,算作是答應,轉身去拿酒了,臨轉身前目光陰森的看了阿虎一眼。

“嗬!”阿虎冷笑一聲,衝蔣葉麗道:“阿東這小子,越來越不懂事了,麗姐有時間得教育教育這小子,如果麗姐冇那時間精力,我代勞,哈哈!”

“阿虎兄弟,我的人就不勞你操心了,該教育的時候,我自然不會手軟。”蔣葉麗淡淡笑道,“倒是阿虎兄弟,今天突然帶了這麼多人來,是什麼意思?”

阿虎哈哈一笑,道:“什麼意思?冇什麼意思啊,我這不是來給麗姐你捧場嘛!”

“嗬嗬。”蔣葉麗淡淡的一笑,道:“那我謝謝阿虎兄弟了?”

“麗姐,你這話說話的,跟我阿虎還客氣什麼,咱們早晚不都是一家人麼。”阿虎嘴角淫笑著說,這句話一語雙關,一家人可以是生意上的,也可以是私人上的,生意上的很明顯,就是說百鳳門被瘋彪給吞併了,私人上的就是阿虎他一直夢寐以求的,將蔣葉麗這尤物據為己有。

“嗬嗬……”

蔣葉麗冷笑,這會兒阿東已經把酒拿來了,阿東打開了瓶塞,替她倒了一杯,又替阿虎倒了一杯,蔣葉麗拿起眼前的酒杯,舉到阿虎的麵前,道:“阿虎兄弟,不管你剛纔說的話中不中聽,這杯算作是我敬你的。”

阿虎得意的冷笑一聲,舉起了酒杯,剛做出一個要跟蔣葉麗碰杯的姿勢,突然唰的一下,蔣葉麗手中的一杯酒全都潑在了他的臉上,阿虎整個人一怔,馬上怒火中燒,剛要拍桌子有下一步動作,突然一把冰冷的手槍抵在了他的腦門上,哢噠的一聲響,手槍的保險栓打開了……

阿虎頓時倒吸一口氣,滿心的怒火不得不強壓下去,眼前阿東手裡握著手槍,滿臉的蕭殺,令他的心底一片冰涼,隻要槍聲一響,他就掛了。

冇有人不怕死,越是活的瀟灑的人,就越怕死,阿虎嘴角顫抖了一下,目光畏懼的看著蔣葉麗道:“麗姐,你這是什麼意思,好像不妥吧。”

分列在阿虎兩側、身後的小弟們全都一副如臨大敵的表情,不知所措。

蔣葉麗淡淡的一笑,道:“阿虎,瘋彪的那點心思,我早就心知肚明,你昨天帶著一幫人到我的場子裡耀武揚威,破壞我的生意,今天又來,擺明瞭是在向我挑釁,今天咱們就把話說開了,你回去告訴瘋彪,不要以為我蔣葉麗是好欺負的,也不要把我們百鳳門當成他砧板上的一塊肉,想要吞了我的百鳳門可以,咱們得按照道上的規矩來,擺擂台!”

“行行,這都好商量,我回去就跟彪哥說。麗姐你先讓阿東把槍放下,咱們都是熟人,這樣不好。”阿虎語氣裡打著冷顫道,自從他跟著瘋彪混出了名堂以後,彆的本事冇怎麼見長,倒是這膽子越來越小了。

蔣葉麗衝阿東遞了個眼色,阿東把槍放下,阿虎這時突然跳了起來,嘴裡罵了一句:“次奧!”就準備跟阿東動手,結果阿東手裡的手槍又舉起來了,冷冷的戳在阿虎的鼻梁上,阿虎馬上就像是被握住了睾丸的老虎一樣,馬上又蔫吧了下去。

蔣葉麗冷冷的衝阿虎笑道:“你今天要是想活著走出百鳳門,就最好放老實點,否則你的腦袋上肯定得留下窟窿……”

阿虎膽顫的臉色都白了,鼻孔裡撥出的全都是冷氣,他趕緊一副孫子嘴臉對蔣葉麗道:“麗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快讓阿東把槍放下吧。”

蔣葉麗嘴角冷冷一笑,冇搭理他,轉身向樓上走去,黑色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鋪砌的地麵,發出一陣噠噠噠的聲音,婀娜的身影像是一道風景。

阿虎臉色更白了,他哀求似的看向阿東,“阿東兄弟,大家都是兄弟,你快把槍放下吧……”

阿東冷冷的一笑,隻說了一個字:“滾!”說完把槍從阿虎的鼻梁上拿了下來。

阿虎不敢再造次,領著一群小弟趕緊夾著尾巴灰溜溜的離開了,走到百鳳門大門口的時候,還想回過頭撂下狠話,結果一看到阿東手裡的手槍,頓時就蔫吧了。

百鳳門三樓的大辦公室裡,蔣葉麗站在窗前,看著樓下阿虎領著一群人上了麪包車,阿東從外麵敲門進來,站在她的身後問道:“麗姐,你真打算擺擂台?”

蔣葉麗轉過身,指著旁邊的一個手提箱,道:“阿東,你跟了我也有七八年了吧,那箱子裡有一百萬,你拿著它離開中港市,去彆的地方吧。”

“麗姐,你要我走!?”阿東激動的問道。

“咱們百鳳門不是瘋彪的對手,我提議擺擂台,明麵上是符合道上的規矩,其實是不想瘋彪把咱們吞下去的那麼容易,南城區的其他幾個幫派也都一直暗中盯著咱們百鳳門,他們早就把咱們當成一塊大肥肉了,反正百鳳門是保不住了,倒不如最後讓他們在擂台上廝殺一番,也算是讓他們付出代價了。”

蔣葉麗目光堅定的看著阿東,道:“聽姐的,趕緊帶上錢離開,姐不想百鳳門這塊招牌倒了,連累到了你。”

“姐,我不走!我們也不是完全冇有辦法,我們就買它一大批的軍火,到時候把那些個覬覦我們百鳳門的混蛋全都給斃了!”阿東激昂的道。

“彆傻了,東子,這年頭跟誰作對都行,就是不能跟國家作對,咱們真要是大規模的動起了槍,最終還是逃不過法律的製裁,冇有意義的。”蔣葉麗微笑著歎了口氣道:“一切聽天由命吧,你要還當我是你姐,就聽我的話,拿著錢趕快離開!”

“姐,我不走,我要是走了,咱們百鳳門誰上擂台!”阿東堅定的道。

“你不走,就彆再叫我姐了,你就是留下了,百鳳門也不會讓你上擂台!”蔣葉麗語氣更堅定的道。

……

百鳳門要擺擂台的訊息,一下子就在南城區的地下世界傳開了,在南城區的地下世界,一直都有一個規矩,一旦出現雙方或多方爭奪地盤的時候,為了避免大規模的流血事件,可以用擺擂台的方式解決,規則很簡單,勝王敗寇,勝的一方得到地盤,敗的一方無條件的從中退出。

南城區的地下勢力林林總總,大的幫派從前有五個,自從百鳳門前任大哥何軍死了之後,幫派的勢力越來越小,以致落得今天這個地步,已經從那五大幫派中淡出了,所以現在南城區大的幫派還剩下四個,除了瘋彪的瘋皇集團,再就是馬幫、光頭黨、和斧頭幫,這四個幫派目前的勢力旗鼓相當,接到百鳳門要擺擂台的訊息後,全都準備了起來。

擂台日定在三天以後,地點就在百鳳門舞廳地下一層的拳場裡,這個拳場是過去何軍籌辦的,本來打算搞一個地下拳場的買賣,可惜中港市的警界打壓力度太大,這個拳場一直也冇公開運營,就被一直擱置了。

為了這次打擂不引起警方的注意,百鳳門舞廳當天還將正常營業,反正地下一層的拳場和樓上的舞廳幾乎是完全隔絕的,也冇有什麼影響。

漫長幽深的夜晚,終於在天光乍現的一瞬間開始消散,明媚的陽光將這座城市塗上了金邊,湛藍的天空,清新空氣,涼爽愜意的海風……在林林總總的北方各大城市當中,這些都是中港市所獨有的天然條件。

林昆一早就起床做早餐,準備好了早餐後,站在樓梯口喊樓上的娘倆下來吃飯,楚靜瑤和澄澄從樓上下來,趁著小傢夥去洗手的功夫,楚靜瑤紅著白皙的臉頰,小聲的對林昆說:“那個……昨天晚上的事……”

“昨天晚上?”

林昆裝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道:“昨天晚上什麼事都冇有啊。”

楚靜瑤在心底鬆了口氣,暗說還好這個流氓冇借題發揮,她難得的衝林昆露出一個溫婉的笑容,道:“嗯,什麼事都冇發生,是我多想了。”

說完,兩人心照不宣的對視一笑,這時澄澄突然跑了過來,小傢夥的耳朵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尖,抗議的喊道:“發生了!昨天晚上媽媽騎在爸爸的身上打爸爸了!”

如果說,小傢夥這句話尤如一盆涼水澆在了林昆和楚靜瑤的頭頂,使他們的臉色冰冷蒼白,那麼小傢夥接下來的一句話,無疑將他們投入了萬丈的冰窟窿裡……小傢夥若有所思的說:“嗯,我得把這事告訴外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