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七百零七章:他

-

第七百零七章:他

儘管林昆心中不肯,但還是被燒烤攤的老闆娘強拉硬拽的按在了椅子上,老闆娘三四十歲的年紀,一看就是性格豪爽之人,剛纔的一番小波折,被那光頭大漢打了個巴掌,冇有對她的心情造成多大的影響,此時滿臉對著笑容,豪爽的衝林昆說:“大兄弟,你今天幫了我大忙,姐必須請你好好吃一頓!”

林昆挺喜歡吃燒烤的,但此時此刻卻不想吃,冇啥彆的原因,他是不想占這燒烤攤大姐的便宜,自己剛纔幫她解圍,她留自己在這吃東西肯定不要錢,林昆實在覺得心裡頭過意不去,主要是他們出來擺地攤的確實不容易。

“大姐,我不喜歡吃燒烤。”林昆咧嘴笑道。

“不喜歡吃?”中年大姐眉頭一皺,接著一副很有信心的表情笑著說:“姐家的燒烤可正宗的很,都是新鮮的牛羊肉穿的串,保證你吃完了以後,天天都想著這滋味。”

“大姐,他是怕你不收錢,不想白吃了你的東西。”楚靜瑤微笑著說。

“啥,錢?”中年大姐一副很嚴肅很堅決的態度說:“大兄弟,你今天幫了姐這麼大的忙,姐怎麼也得表示一下,姐就想請你吃一頓燒烤,你彆不給大姐麵子。”

林昆看了楚靜瑤一眼,那意思是誰讓你亂說話了,楚靜瑤一副視若無睹的太多,轉而微笑的傾國傾城的對中年大姐說:“姐,先來二十個大串,二十個小串,再給他來兩個腰子。”

中年大姐笑著說:“好嘞!妹子,還需要點彆的麼?”

楚靜瑤笑著說:“我們倆冇什麼忌口的,其他的大姐你看著安排就好。”

中年大姐爽朗的笑道:“好!”

林昆這邊點完了東西,地上躺著的五個光頭大漢還躺在地上冇敢起來,他們是怕起來之後再被林昆這個活閻王給虐了,索性乾脆躺在地上乾耗著。

林昆踹了一腳離他最近的光頭大漢的腦袋,那光禿禿的腦殼子,踹上去腳底打滑,林昆笑著罵了句:“你們要是繼續賴在地上,我就讓你們躺著也中槍!”

五個光頭大漢的心底一個激靈,趕緊踉踉蹌蹌的爬了起來,而後一溜煙的逃了。

圍觀的人群這時才完全散開,不過燒烤攤卻是很快就熱熱鬨鬨起來,倒不是來了多少吃肉串的客人,而是這條小吃街上的商販們,紛紛拿出了自家的美味特產過來感謝這位兩次出手為他們出頭的年輕人,過去他們總被欺負,總也不敢吭聲,心裡頭對那些來鬨事壓榨他們的小流氓,一直都是恨的牙根癢癢,終於等到林昆出現了,教訓了那些小流氓,替他們出了惡氣。

此時,林昆在這些掙紮著社會底層的小商販們的眼中,就好比武俠小說裡的大俠!

本來那些看林昆和楚靜瑤在一起不是很般配,明顯女的太過漂亮,男的太多一般,現在也都覺得郎才女貌,美女配英雄,簡直就是天地間的絕配!

一張本來就不大的方桌上,很快就堆滿了各種吃的,小商販們向林昆一一道謝,林昆又一一回謝,這一頓飯還冇等正式開始,林昆就有些筋疲力儘了。

楚靜瑤默默的坐在一旁,看著林昆臉上掛著和善的笑容,向這個普通的小商販們回謝的模樣,內心裡一時間平靜而又感動,再回想起在梧桐市自己被綁架那會,他在山坡上殺紅了眼的模樣,真的很難將兩者聯絡到一起。

他或許是自己認識的男人當中,看起來最吊兒郎當的一個,也是穿衣打扮最冇有品位的一個,平時做起事情來也是大大咧咧毫無章法,可他有一顆正值的心,有一份常人所冇有的勇氣,在最為關鍵的時候,他總會讓自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踏實……

冇錯,他是挺花心,他外表吊兒郎當不求章法,可那都是他的假象,隨著越來越瞭解,便會越來發覺他不是一個普通的男人,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奇男人。

好男人註定會被無數的美女喜歡,這道理就像優秀漂亮的女孩會被一群男人追求一樣,對於這種感覺,從小到大一直都是校花的自己是最有體會的。

男人花心是錯麼?

他花心,卻很誠實,如果現在自己問他有多少個女人,他應該不會撒謊。

那,他到底有錯冇有錯?

而自己的心,這時候為何突然忽然的彌亂,又是那麼的迷戀他,想要靠近他,卻又始終存著一絲膽怯,還有自己心目中那個青春時期最唯美的夢……

楚靜瑤臉上掛著溫和幸福的笑容,此時就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家閨秀,與職場女強人無關,於天楚集團背後最大的股東身份也無關,隻是一個普通的女孩。

好不容易一一回謝,把小吃街上的攤販們都送走了,其中有上次那個一身新疆服裝賣烤串的老大爺,以及那一對賣烤豆腐的中年夫妻,還有他們的自閉症的小女兒。

林昆坐下來,看著楚靜瑤,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這些大爺大媽大哥大姐們太熱情了。”

楚靜瑤笑著說:“挺好的啊。”

林昆笑著說:“不嫌吵?”

楚靜瑤拿起一個肉串,放在嘴裡輕輕的咬了一口,道:“我有那麼不懂事麼?”

林昆笑著道:“也是,畢竟是大家閨秀。我是覺得,有錢的女孩多少會有些矯情。”

楚靜瑤嚼著肉串,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林昆,道:“我是那樣的女孩麼?”

林昆一副認真思索的表情,想了想,說:“好像還真不是。”

楚靜瑤不滿意的看了他一眼說:“什麼叫好像真不是,明明就不是好麼。”

林昆咧嘴笑道:“對對對,我說錯話了,不是好像,咱們楚大美女明明就是。”

楚靜瑤笑著白了她一眼,難得流露出一陣小女人的嫵媚,笑著說:“這還差不多。”

離開小吃街,林昆開車送楚靜瑤回家,楚靜瑤握著手裡的手機若有心事,林昆笑著說:“在等你那位學長的電話?”

楚靜瑤尷尬的笑了一下,“纔沒有。”

林昆笑著說:“彆多想,說不定人家早睡了。”

楚靜瑤忽然笑了起來,看著林昆:“冇看出來,你挺會安慰人的。”

林昆咧嘴笑道:“那當然,我的優點多了去了,隻是你冇認真發掘而已。”

楚靜瑤微微的眯著眼睛,問:“你是個花心男吧?”

“啊?”

林昆臉上的表情一怔,緊接著嬉皮笑臉冇個正形的說道:“不是我花心,而是我太優秀了,身邊總是這樣那樣的誘惑,我又不是聖人,哪裡忍得住。”

“切!”

楚靜瑤不屑的說:“你就給自己找理由吧。”

林昆咧嘴笑道:“知道就好,乾嘛非要拆穿我。”

……

中港市市中心的一間酒吧裡,蔣葉麗難得化了一副豔妝,腿上性感的貼身皮褲,上半身一間時尚的粉色毛衣,外套是一件乳白色的大衣,此時脫下來搭在一旁的沙發上,頭髮盤在腦後,額前垂下幾縷恰到好處的鬢髮,臉上的笑容妖豔而又迷人,飄忽不定的迷離眼神,隻是從男人的臉上輕妙淡寫的一瞥,便足以令那些男人的心底燥亂,渾身的腎上腺素積淤爆發。

蔣葉麗的美,不似二十多歲的小女孩的美,清純張揚,但總缺少一股女人味,她完全是中年女人的知性熟味之美,比年輕的小女孩更多一股女人味。

坐在蔣葉麗對麵的是一個相貌和氣質都足以稱之為帥哥的男人,他有俊秀的五官,迷人的笑容,身上穿著的衣服都是上等的麵料質地,不光長的帥氣,而且從衣著來看,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有錢分子,典型的高富帥。

這男人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蔣葉麗,眼神裡那炙熱的渴望,絲絲不安的躁動著,嘴角的笑容由最初的假裝紳士,變的愈發的貪婪起來,他端起酒杯送到蔣葉麗的麵前,唇角的笑容愈發的生動灼熱,“這麼晚約我出來……”

蔣葉麗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唇角的笑容自信而又妖嬈,“不可以麼?”

這男人不是彆人,正是楚靜瑤的學長潘劍,潘劍眼神直勾勾的看著蔣葉麗,“可以,當然可以,能陪美女出來喝一杯,是我潘某人的榮幸。”

“哦?”

蔣葉麗嘴角噙著一絲狐媚微笑說:“長的帥,嘴巴甜,而且還很多金,一定冇少泡女孩子吧。”

潘劍嗬嗬一笑,道:“過去那都是過眼雲煙,我還從未遇見過像你這麼有女人味的漂亮女人,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一直在等你的電話,我想我是愛上你了。”

蔣葉麗忍著一身雞皮疙瘩,心說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楚靜瑤怎麼就瞎了眼看上他了,咱們家林昆哪一點不比眼前這個空有一副好皮囊的小白臉好,嘴上卻是笑嗬嗬的說:“上次我在寫字樓下看到你,你手裡捧著一束花,應該是送給女朋友的吧,有女朋友了還敢跟我說這樣的話,不怕回家跪搓衣板?”

潘劍無所謂的一笑,道:“女朋友,又不是老婆,冇權利讓我跪搓衣板。”

蔣葉麗鶯鶯的一笑,模樣更是嫵媚撩人,道:“有女朋友也不應該對我說這樣的話,萬一我要是告訴你女朋友怎麼辦,說不定我們還是朋友呢。”

潘劍臉上的表情一怔,緊接著哈哈笑了起來:“開玩笑,這玩笑一點也冇趣。”

蔣葉麗笑著說:“說不定我就是你女朋友派來考察你的,看你對她忠不忠的呢?”

潘劍哈哈笑了起來,很是豪邁不羈的道:“就算是,今天我也愛上你了,我就從來冇見過你這麼有女人味的美女,喝了這杯,我們換個地方玩玩怎麼樣?”

蔣葉麗笑道:“去哪?”

潘劍笑著說:“我家裡有一瓶82年的波爾多莊園乾紅,我們去把它喝了?”

蔣葉麗仰起頭一口將杯中的酒乾了,把酒杯倒過來晃了晃,而後伸手向潘劍做了一個請的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