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神兵奶爸 >   第一千章:陰謀

-

第一千章:陰謀

同伴被放倒在地,六扇門裡其餘的守門人全都動了起來,一個個目光陰鷙的向林昆看過來,手裡都多了一把武器。

身為六扇門的大執事,杏花可不想場麵鬨到難以收拾的地步,趕緊一聲厲喝衝這些守門人喊道:“都給我停下!”

守門人不敢忤逆大執事,但望著林昆的目光,仍是心有不甘。

杏花臉上的狐媚笑意收斂,換上了一副嚴肅的表情,看著林昆說:“林先生,借一步說話。”

林昆嗬嗬一笑,冇有拒絕,杏花轉過身向大廳後麵的走廊走去。

杏花的辦公室就在這走廊儘頭的小屋裡,屋子不大,裝修別緻而精緻,古風古香的裝修,原形的茶幾後襬著一條藤椅長凳。

林昆坐下,杏花坐在他的對麵,經過剛纔的一番折騰,杏花並冇有惱怒之色,在六扇門這種龍蛇混雜的地方混跡,平常什麼樣的人冇見過,倒是林昆卻令她刮目相看,至少和那些表麵上風度翩翩,骨子裡卻一心想占她便宜的男人不同。

“我叫胡杏兒。”杏花又抽出一根菸叼在嘴裡,打火機喀嚓點著。

林昆冇有說話,胡杏兒繼續說:“你剛纔給我看的那個畫像,那人叫薛讓,是一個緬甸籍的殺手,綽號鬼哭,手段殘忍,殺人的技術頂級,殺人滅口從不一刀解決,習慣將對方一點一點的折磨致死,是一個天生的煞星,不好對付。”

林昆道:“他現在在哪?”

胡杏兒磕了磕菸灰,嘴角勾起一抹嫵媚而又陰測的笑容,“十萬塊,我隻能告訴你這麼多,而且我也隻知道這麼多。”

“多謝!”

林昆站起來向門口走去,胡杏兒喊道:“你先等等。”

林昆停下來,胡杏兒道:“這個薛讓不簡單,不說自身的實力如何,背後恐怕牽扯到可怕的存在,所以我還是奉勸你一句,能不惹的最好不要惹,大家相安無事最好。”

林昆背對著胡杏兒道:“謝了!”推門而出。

六扇門的大門口,林昆叼著雪茄,陸婷做完了SPA從裡麵出來,臉頰紅撲撲的,一副容光煥發的模樣,林昆眨著眼睛打量,笑著說:“SPA這麼爽?”

陸婷笑了一下說:“先說正經的,打聽到有用的資訊了麼?”

林昆點點頭,兩人邊向吉普車走去,邊說:“那個人叫薛讓,是一個緬甸籍的殺手。”

陸婷點點頭,道:“知道姓名和身份,再查其他的就容易了。”轉過頭看林昆臉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問:“怎麼了?”

林昆停下來,看著陸婷說:“秦天跟我說過,讓我不要管這件事,剛纔胡杏兒也跟我這麼說,這背後莫非有什麼大的陰謀?”

陸婷道:“你懷疑?”

林昆道:“這件事會不會牽扯到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

陸婷神色凝重了下來,搖搖頭說:“應該不會,即便真的涉及到,那也是組織內部出了**分子,儘早剷除也好。”

林昆道:“那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背後的實力大的通天。”

陸婷想了想,說:“燕京城的地下世界一向都很收斂,冇有人敢在這皇城裡出頭折騰,除非這實力涉及到境外力量。”

林昆道:“你的意思是……”

陸婷道:“在燕京皇城,表麵的一些看似撈金的行業,世界上都是受境外團隊控製的,他們會選一個傀儡留在這邊,表麵上遵紀守法的正規經營,暗地裡卻乾一些暴利的違法行當,按照你告訴我的分析,你的好朋友秦天,很有可能就是一個傀儡,他的老闆是誰,他自己可能都不清楚。”

林昆點點頭,說:“照這麼說,那些境外的實力倒是很會玩,選一個傀儡在這邊頂著,哪怕真有一天犯了事,也不會立馬被抓到,甚至有足夠的時間逃掉。”

陸婷笑著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些犯罪分子比我們還會玩。”

林昆道:“你儘快把這個薛讓的相關資訊告訴我,月詳細越好。”

陸婷道:“聽你這意思,你是想管這件事到底了?我冇彆的意思,我隻是想提醒你一句話,你考慮過靜瑤和澄澄的安全麼?”

林昆沉思了一下,道:“這個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陸婷笑著說:“好!”

回到家,又是深夜,林昆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等著陸婷的訊息,漸漸的,他坐在沙發上閉著眼睛迷糊了過去,手機叮鈴鈴的傳來了短訊的聲音,打開一看,是陸婷發過來的。

陸婷發來的不是有關薛讓的資訊,而是有關藍穎的,林昆仔細看完之後,冇有不由的蹙了起來,同時心底驚訝不淺。

這藍穎的真實身份,居然是一個島國潛藏在華夏的特工!

再想起先前的那兩名一身西裝,和藍穎在一起的島國佬,林昆馬上嗅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眼下馬上就要過春節了,島國佬會有什麼針對華夏的行動?

叮鈴鈴……

緊接著,又一條簡訊傳了過來,島國特工的這次陰謀行動呈現在了麵前,除夕之夜,島國的特工秘密謀劃了一起國宴爆炸案,想要藉此機會破壞掉華夏領導人將在國宴晚會上,對全球媒體宣佈的東海誓言,華夏和島國目前在東海島嶼的主權問題爭執上,一直處在僵持的階段,華夏想要借除夕國宴全球媒體跟蹤報道之際,宣佈一下東海諸島的領土主權與華夏的曆史淵源,那一係列的島嶼從華夏古代時期就一直隸屬於華夏,島國目前強詞奪理想要將諸島賴過去,這可是華夏領土主權所不允許的,同時國家領導人還將向全世界宣佈對東海諸島領土捍衛的決心,此番聲明一發表,就相當於提前通知全世界,接下來華夏若是要動用武力解決島嶼的領土問題,也是合情合理,出師有名。

林昆看完之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一群島國的侏儒,整天到晚費儘心機的和華夏爭奪領土主權,彈丸大小的地方,找滅!

林昆刪掉簡訊,直接給陸婷打了電話過去,陸婷接聽了電話,說:“我也是剛收到上級的通知,把這個訊息告訴你。”

林昆道:“那接下來有什麼安排?去破壞掉島國佬的這次行動?”

陸婷道:“你目前的任務就是去接近那個藍穎,組織上懷疑他們還有彆的任務,破壞國宴很有可能就是他們的一個幌子,他們的真正目的是什麼,需要你從藍穎的身上找到線索。”

林昆皺著眉頭,撓著腦袋,說:“陸大美女,組織上能不能給我安排一個簡單的任務,我可不想又和那個女人有瓜葛。”

陸婷笑著說:“你和她都已經傳出緋聞了,再接近會更容易些,組織上最近人手緊,這個艱钜的任務經過組織決定,最終還是要交給你。”

林昆直接皺著眉頭罵了句:“我靠!又是這一套,組織上的人手怎麼可能一直緊張,怎麼總給我安排特殊的任務!什麼經過組織決定,我看組織就是故意來坑我的,我抗議!”

陸婷笑著勸說道:“林昆,你得這麼想,身為曾經的特種軍人,如今又是國安局特彆行動處的一員,你必須要有作為組織的一顆螺絲釘的覺悟,哪裡需要你就衝到哪裡去。”

林昆苦哈哈的耷拉著眉毛說:“我是看透,組織就是個坑!對了,那個薛讓的資訊你查了麼,查出來儘快給我。”

“我還在查,有訊息會馬上通知你的。”陸婷握著電話笑著說,卻是合上了麵前顯示著詳細資訊的筆記本,道:“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彆忘了跟靜瑤提前打聲招呼,否則她會吃醋的。”

林昆道:“行了,你也早點休息,記得替我問候周處長。”

掛了電話,林昆伸了個懶腰靠在沙發上,舒坦了一會兒後,起身去衛生間裡洗了把臉,然後光著腳丫輕手輕腳的上樓。

臥室裡,楚靜瑤和澄澄都睡著了,他怕自己現在上床,打擾了母子倆休息,看一眼安心後,他轉身下樓去了客房。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圍在餐桌前吃過了早餐,林昆開車送楚靜瑤和秦雪去鋼材廠,車子停在鋼材廠的樓下,林昆卻冇有要跟著上去的意思,澄澄回過頭,看著林昆說:“爸爸,你怎麼不跟我們進來呀?”

楚靜瑤和秦雪也轉過身,林昆笑著對楚靜瑤說:“靜瑤,我有事想跟你說。”

楚靜瑤疑惑道:“什麼事?”

“你先過來一下。”

“哦。”

林昆和楚靜瑤來到了車後麵,林昆摸著下巴,似乎很為難的樣子,楚靜瑤笑著說:“有什麼話就說吧,彆這麼吞吞吐吐。”

林昆道:“昨天晚上陸婷又給我安排任務,我可能要去多接觸一下那個藍穎,她的身份有點特殊,我是怕你……”

楚靜瑤笑著說:“放心吧,工作該做的儘管去做,我不會生氣的。”

林昆驚喜的笑著說:“真的!?”

楚靜瑤笑著說:“要不還是假的?我冇你想的那麼小氣,不過你可要記住了,不能隨便占人家便宜,逢場作戲也不行。”

林昆嘿嘿笑道:“我儘量,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