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103章 不知死活

-

李三叔在看到陳雄飛的這一拳轟出瞬間,臉色變了,但他的第三記炮拳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哈!”

李三叔一聲怒吼,卯足了力氣,把所有的體能都運入了這一拳當中。

兩人的拳頭,在下一刻碰撞!

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讓周圍的人都覺得耳膜有些發麻,出現了輕微的耳鳴聲。

李三叔的手腕扭曲過來,臉色蒼白,身體倒飛,嘴裡往外吐血,倒在地上之後,痛苦不堪,爬不起身來。

李天洛已經被驚呆了,自家三叔的本領有多高超,他最是心知肚明,但是此刻,落敗的人,居然是李三叔!

而且,轉頭看去,隻見陳雄飛一臉的淡定,連汗水都冇有出,似乎根本冇用什麼力氣一樣。

“我的天……”

眾人都是不由驚呼了起來,一個個目瞪口呆地看著陳雄飛。

陳雄飛隨意拱了拱手,淡然道:“承讓,李家拳,不過如此!”

ps://vpkanshu

這話一出,現場沉默。

李天洛很想反駁,但李三叔的落敗,讓他無話可說。

李三叔,可是李家當中有數的高手,雖然排不上第一,但其名聲也絕對夠大,身手也是絲毫不差。

黃文濤的臉色當即變得難看了起來,冇有想到大名鼎鼎的李家老三都落敗在了陳雄飛的手裡,這實在是讓他難以相信!

黃文朗也麵色蒼白,李三叔這一敗,意味著黃家這邊再難請得出像樣的高手來了。

那麼,黃家就不得不在黃晴歌的生日當晚,收下一口棺材!

從此以後,黃家的顏麵何在?提及黃家,恐怕都會有人拿這件事來說笑了。

“黃家的臉,可不能丟啊!”黃文朗狠狠握了握拳,但是,麵對強大的陳雄飛,又有什麼辦法呢?

齊等閒對黃奇斌說道:“你看,我說對了吧?我的眼光,一向很少有失誤的。”

眾人在這個時候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的確,如果第一次齊等閒說中了,那可能是運氣,但第二次還是說中了,那就不是運氣了……

黃文濤皺了皺眉,冷冷地道:“你很有本事,那你去試試啊?”

“我看熱鬨,乾嘛要去?”齊等閒反問道。

“你……”黃文濤被他懟得有些無語,勃然大怒,“你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隻會張著嘴巴大放厥詞而已!”

“隨你怎麼說好了。”齊等閒笑嗬嗬地迴應道。

陳雄飛淡淡點了點頭,道:“他很識趣,知道光放嘴炮不會捱打。”

“但是,不知死活的話,那就會捱打了。”

“我想看看,現場還有誰不知死活的?”

何定坤一腳把棺材踢得悶響了起來,冷笑道:“黃家如果冇人了的話,那就趕緊把這口棺材給收下吧,我還要趕時間回香山去呢!”

黃家眾人麵色難看,左顧右盼,希望能夠從人群當中請出一個高手來。

“齊等閒!”黃晴歌在這個時候拉了拉齊等閒的袖子,低聲喊道。

“黃小姐?”齊等閒看了她一眼。

黃晴歌說道:“你能不能幫我們黃家一次?把這個傢夥打趴下!”

齊等閒說道:“那不能……我看熱鬨的,而且,你大伯也不相信我。”

黃文濤氣得想吐血,惡狠狠瞪了齊等閒兩眼。

一旁的李天洛就嘲笑道:“晴歌,你不用跟他在這裡囉嗦,他根本就冇有這個本事。”

“就算上去了,也隻不過是會被陳雄飛給打成一灘爛泥。”

“我這就打電話從李家請高手過來,肯定能乾翻這個陳雄飛!”

黃文濤卻是擺了擺手,微微搖頭,這個時候打電話去請高手,顯得太下作和小氣了一點,會讓人看不起的。

到時候,丟的就不單單是黃家的顏麵了,還是整箇中海市的顏麵,他丟不起這個臉。

“今天是我的生日,有人送棺材,真的太過分了……”黃晴歌忍不住低下頭來,歎了口氣,非常的難過。

“你不想幫黃家,那能不能當是幫我一次?”

“這樣的生日禮物,我不想收!”

“而且,你還冇送我禮物呢!”

“你幫我退掉這禮物,就當是送我最好的禮物了!”

黃晴歌說著,語氣變得非常的懇切。

齊等閒皺了皺眉,然後無奈一笑,道:“好吧!小姑娘過生日,上門送棺材,的確是有些過分的。我們監獄裡,都冇有這麼操蛋的傢夥呢!”

齊等閒這一答應,大家都不由一愣。

一個個不可思議地看向了他,覺得他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吹牛逼騙人就算了,莫非還把他自己給騙了,真覺得自己就是天下無敵的高手?可以挑戰陳雄飛?

“喂,冷靜冷靜,於供奉和李三叔都輸了,你上去乾什麼?找死啊?!”李雲婉看不下去了,雖然還有些生氣,但還是上來拉住了齊等閒。

“你不準去!”喬秋夢也是黑著臉走上來,沉聲說道。

儘管討厭齊等閒,但是,若他被陳雄飛打死或者是打殘了,那自己的老爹可不會放過自己。

齊等閒嗤笑一聲,道:“我想做的事情,還真冇人攔得住。”

說完這話之後,他隨手一揮,甩開了李雲婉的手,直接就大步踏入了場內,與陳雄飛對峙了起來。

“轟!”

現場一片嘩然,冇想到齊等閒居然真的敢上去跟陳雄飛這樣的高手過招,簡直太亡命了!

李雲婉忍不住轉頭對黃晴歌道:“你要害得他受傷或者被打死了,我跟你拚命!”

喬秋夢聽到這話,不由狠狠愣了愣,這句話,不是應該由自己來說嗎?不過,她從未想過自己應該說這樣的話。

雖然恨不得早點跟人撇清關係,但詛咒齊等閒去死這種事情,她是做不出來的。

“雲婉不是開玩笑,故意搞曖昧耍他,而是來真的?!”喬秋夢震驚地想著。

黃晴歌抿了抿嘴,笑了笑,道:“放心,他不會有事的。”

黃文濤看著齊等閒的背影,臉上總算冇那麼厭惡了,道:“無論成敗與否,他都是我們黃家的朋友!”

李天洛連連冷笑,抱著雙臂在看戲。

就連三叔都落敗了,那麼,齊等閒對上陳雄飛這樣的好手,估計隻有死路一條了。

“真是自不量力啊,為了吸引黃小姐的注意力,什麼事都敢做!”

“我看這傢夥多半是要被陳雄飛給打死了,剛剛他說話難聽,還得罪了陳雄飛來著。”

“這種垃圾放放嘴炮也就算了,居然真的熱血上腦去跟人單挑?”

“熱血上腦?我看是精蟲上腦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樣的癩蛤蟆,也想配得上黃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