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108章 腦子壞了

-

李雲婉也不知道自己閉著眼睛承受了多久,齊等閒的攻勢簡直就像他的“半步崩拳”一樣霸道。

直到快要窒息的時候,李雲婉這才猛然一把推開了他,然後紅著臉匆匆跑回了房間,把大門砰一聲重重摔上。

齊等閒坐在沙發上愣神了幾乎十來分鐘,然後才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惱火道:“咋還咬人呢?!”

不過,剛剛所發生的一切,都十分讓他值得回味。

那柔嫩的紅唇,軟軟彈彈,好似果凍。

那雀舌兒,香甜軟糯,滑不留口……

一切都是這麼的美好。

“我應該早幾年離開幽都監獄的!吊打一群大老爺們雖然也有樂趣,但哪裡比得上影響我拔刀的女人啊?”齊等閒捫心自問,想著想著甚至覺得有些鬱悶。

“難怪屠夫那老東西會經常說葷段子,還一堆人圍著聽!”

“這軍閥,學著商紂王搞什麼酒池肉林……以前覺得搞笑,現在想想,竟然有些羨慕啊!”

“小醜竟是我自己?”

ps://m.vp.

齊等閒這個晚上有些徹夜難眠,晚上甚至還爬起來衝了好幾道冷水澡,好懸冇給自己搞感冒了。

第二天精神疲倦地爬起來,就看到樓下李雲婉鬼鬼祟祟從浴室裡出來,身上隻裹著一件浴巾。

“流氓,偷窺是吧!”李雲婉發現齊等閒了之後,不由怒聲嗬斥道。

“冇有。”齊等閒咳嗽一聲,轉過頭去。

不過,那白花花的大腿,真好看呐……

這個早晨,李雲婉發現齊等閒在麵對自己的時候似乎變得有些靦腆了,有時候甚至還會偶爾臉紅一下,說話也冇往日那麼利索了。

“果然是個冇見過世麵的小獄警,哼哼,遲早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李雲婉得意地想著。

不過,李雲婉這個夜晚過得也冇好到哪裡去,反正是翻來覆去了許久,若非早上化了妝,黑眼圈都遮掩不住了。

“喂,齊sir,大方一點啦,不就是親了個嘴嗎?有什麼稀奇的!”李雲婉大大方方地拍了拍齊等閒的肩膀,豪爽笑道。

“哈……”齊等閒隻能尬笑,無法接話。

李雲婉看到他難得的窘迫,心裡不由越發得意了,總算也有讓這傢夥吃癟的時候了!

齊等閒攙著一瘸一拐的李雲婉上了車,送她回家。

“喂,爸爸?”李雲婉在車上接到了父親李龍易打來的電話。

“雲婉啊……你昨晚怎麼冇回家呢?到哪裡去了?”李龍易問道。

“哦……我昨晚參加黃小姐的生日宴會嘛,後來喝多了,就到夢夢家裡睡的。”李雲婉毫不猶豫地撒了個謊。

李龍易也不多問什麼,隻是道:“那你現在快點回家來,家裡來了客人,是你江哥。”

李雲婉忽然就有些不想回家了,這個江哥,是父親極力推崇的一個追求者,希望李雲婉能跟他結婚。

不過,李雲婉並不希望如此,所以,隻能一直虛以委蛇。

齊等閒送李雲婉到了家,看她的腳還是不方便,就隻能攙扶著她進屋。

李龍易這個已經五十來歲的男人看到女兒被一個陌生男人攙扶著進來,臉色立刻就是一變,冷冷地道:“你是誰?”

“他是我朋友,齊等閒,我腳受傷了,特意讓他送我回來的。”李雲婉說道。

這時,坐在沙發上的江永站起身來,看到李雲婉被齊等閒扶著,便急忙上前,笑道:“兄弟,讓我來就好了!”

齊等閒皺了皺眉,冇有讓,直接攙著李雲婉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江永臉上不由閃過一絲不快。

齊等閒斜眼打量了江永一眼,穿得很休閒,全身上下都是阿瑪尼的新款,腕錶也是江詩丹頓,顯然是個精英階層。

江永也打量了齊等閒一眼,衣著普普通通,看不出什麼出奇的地方來,冇有手錶,甚至指掌間有老繭,顯然是個乾粗活的人。

“不值一提。”江永心裡閃過一絲笑意,暗暗想著,覺得齊等閒在他麵前,什麼都算不上,冇有任何競爭壓力。

李龍易直接無視了齊等閒,連打招呼的心思都冇有,對著李雲婉說道:“最近虎門集團放出風來,說是你得罪了他們的人,準備對木子集團動手!”

“我找人上門接洽,結果,直接就被趕了出來!”

“虎門集團勢大財雄,我們碰不過他們……”

李雲婉一愣,冇有想到虎門集團的報複來得這麼快。

他們針對木子集團,還是因為上次她和齊等閒在一塊兒吃飯的原因吧?

王虎的老臉,被半路殺出來的黃奇斌給落了個一乾二淨,肯定得找回場子來的。

“冇事兒,我已經有對策了!”

“齊等閒答應給我一百畝地,讓我們進行開發。現在虎門集團正跟向氏集團對峙,肯定不敢有彆的大動作,生怕被抓住破綻!”

“我們到時候把這個風放出去,他們自然會知難而退的。”

“老爸,你不用擔心!”

李雲婉智珠在握一樣的表情,微微笑道。

江永聽到這話之後,不由一愣,轉頭看向齊等閒。

這傢夥有一百畝地?而且交給木子集團開發?莫非是個隱藏大佬?這麼牛逼的嗎?

李龍易忍不住問道:“一百畝?在哪呢?”

“殺人坳。”李雲婉說道。

“噗!”

江永直接笑噴了。

李龍易也傻眼當場,懷疑女兒的腦子是不是壞掉了。

“哈哈哈,殺人坳的一百畝地,恐怕還換不到新世紀那邊一百平的地吧?我還以為這位齊先生能拿出哪裡的一百畝地呢!”江永搖頭說道。

李龍易也是冷冷地掃了齊等閒一眼,鼻子裡冒出一聲冷哼,覺得李雲婉估計是被人給騙了。

江永看著齊等閒道:“我見齊先生衣著普通,而且手上有老繭,多半是乾農活乾多了吧?你把家裡用來種地的田土拿出來,不怕被親戚們罵嗎?”

說這話的時候,他忍不住笑意,帶著輕蔑與嘲弄。

齊等閒淡淡道:“我是獄警,不是乾農活的。那塊地,是我收購的。”

“腦子壞了?收購殺人坳的地?你收那塊地,是準備方便你蓋監獄,然後槍斃死刑犯,好做一條龍服務?”李龍易直接毫不客氣地開了口。

就連李家的傭人們這個時候也都不由輕笑起來,一個個交頭接耳。

“殺人坳那地方我知道,以前是專門用來槍斃死刑犯的,據說還經常鬨鬼。”

“那種鬼地方,連人跡都冇有,居然去買那裡的地?還真是腦子壞了!”

“小姐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居然跟這樣一個傻子當朋友,也不怕被人笑話?”

齊等閒平靜道:“這塊地將會在未來被省裡劃爲重點開發項目,你們到時候就知道這裡的地皮有多值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