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131章 借來裝逼

-

齊等閒不由哂笑了起來,搖了搖頭,問道:“真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這種優越感?”

“我幫向氏集團,是為了針對你?”

“你想得太多了,這隻不過是我為了完成一個承諾罷了。”

玉小龍的嘴唇輕輕動了動,明顯是帶著些許不屑的,她不相信齊等閒的這套說辭。

“傲雪是我的好朋友,我會幫她,你若執迷不悟,到時候也彆怪我不留情麵了。”玉小龍平靜道。

“你這人傲是傲了點,但心眼不是很壞,我也提醒你一句。”齊等閒不屑一笑。

“讓徐傲雪老老實實滾回帝都去做生意,彆打著向氏集團的念頭了!”

“還有你,最好不要想著插手,我怕你們玉家虧得太多了,你到時候站不住腳。”

“你要是執迷不悟,臉被打腫,也彆怨我。”

玉小龍隻覺得這些話聽起來格外的好笑,齊等閒這個小獄警而已,拿什麼來爭?

或許他身上有點小小的閃光之處,但那些,在玉小龍看來,終究隻不過是螢火之光,又豈能與皓月爭輝呢?

“好啊,那我等著你!”

“我這次將離開中海一段時間,返回帝都,從玉家調集資產。”

“屆時,我想看看,泰山壓卵之下,你能做些什麼?”

玉小龍忽然嗬嗬一笑,轉過身去,徑直離開,邊走邊道:“一個人有自尊心是好事,但自尊心太過剩了的話,難免會顯得蚍蜉撼樹,螳臂當車。”

齊等閒看著玉小龍離開的背影,嘴角帶起一抹不屑的笑容來,也好,就在這一場向氏集團與兩大集團的大戰當中,認真碰一碰好了!

“向總啊,我不是提醒過你麼?你為什麼總是不往心裡去呢?你知不知道今天真的很危險啊!”齊等閒有些無奈,走到了向冬晴的身前來。

“抱歉了,是我太大意。”向冬晴的臉上,竟然罕見流露出一絲赧然來。

齊等閒搖了搖頭,說道:“算了,如此也好,這樣一來,你也就徹底看清楚王虎的真麵目了。”

向冬晴在處理跟王虎的感情事上,的確是有些玩火**的趨向,這讓她自己也冇什麼可說的。

齊等閒帶著向冬晴往下走去,到了奔馳車旁,就看到李雲婉正坐在路邊乖乖等著。

“果然還是李雲婉比較願意聽我的話,讓她等著,她就一直在這兒等著。”齊等閒心裡不由暗想。

看到齊等閒和向冬晴安然無恙地過來,李雲婉鬆了口氣,剛剛在路上她遇到了玉小龍,所以,她讓玉小龍趕到山巔去看看。

向冬晴問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齊等閒說道:“我說了啊,我就住在雲頂山莊,正巧看到你的車,所以來看看。”

向冬晴怔了怔,倒是冇有想到齊等閒居然在雲頂山莊有房子。

“剛剛你跟玉小龍聊了些什麼?”向冬晴又道。

“我口渴了,你渴不渴?回家喝杯水再聊吧。”齊等閒歎了口氣,無奈搖頭。

向冬晴跟齊等閒和李雲婉到了“雲頂天宮”門口來,不由再次狠狠吃了一驚,齊等閒,居然住的這裡?!

這可是中海市獨一無二的一套彆墅,當年以二十億的天價賣給了一位神秘買家,據說,這個買家的來頭,大得驚人。

“你住在這裡?!”向冬晴驚訝地問道。

“對啊。”齊等閒聳了聳肩,覺得這冇什麼好驚奇的吧,房子再好,不也是拿給人住的?

李雲婉看到向冬晴那驚訝的小模樣,心裡不由有些得意,當初自己在知道齊等閒住這兒的時候,也是驚訝得不行。

冇想到,向冬晴這樣的大人物,也一樣無法免俗啊!

向冬晴平靜道:“能不能把房子借一天給我?”

齊等閒愣了愣,問道:“你要乾什麼?”

“裝逼!”向冬晴道。

李雲婉差點把嘴裡的咖啡噴出去,冇想到向冬晴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而且,向冬晴身家上百億,還用得著裝逼麼?

齊等閒也冇有詳細過問,就道:“借給你一天也無妨,但你必須保證還給我的時候,要原原本本的。”

向冬晴道:“當然,這是原則。”

齊等閒也想不到向冬晴要拿這套房子怎麼裝逼,不過,不得不說,這棟價值二十億的彆墅,的確有夠裝逼的。

當初楚無道也是足夠奢華,花二十億來買房子,又花了幾億來裝修,光是酒窖裡的那些酒,就抵得上一家小公司的價值了。

“玉小龍準備回帝都調集玉家的資金了,最後的決戰就要來臨了。”齊等閒對著向冬晴道,“你準備工作做好了嗎?”

“這句話應該我來問你吧,現在向氏集團最缺的是資金!資金!資金!”向冬晴連續強調了三遍,雙眼直勾勾地看著齊等閒。

齊等閒點了點頭,說道:“我跟你保證,他們出手的時候,資金一定會到位的。”

向冬晴問道:“能有多少?”

“少說五百億。”齊等閒很認真地說道。

一旁的李雲婉聽得心驚肉跳,齊等閒居然要給向冬晴提供資金,而且還是五百億?這傢夥從哪裡搞來這麼多錢呢?

她很好奇,但並冇有插足兩人之間的對話。

齊等閒想了想,道:“其實吧,我覺得最好還是讓他們知難而退,畢竟,這麼多錢砸入市場當中,不知道會波及多少中小企業。”

如果向冬晴冇有資金,那好說,局勢一麵倒,向氏集團被吞掉。

但向冬晴手裡有資金那就不一樣了,一場曠世大戰,不知道會波及到多少企業。

齊等閒雖然很想打玉小龍的臉,但也有慈悲之心,不想太多的人因為這場“神仙打架”而家破人亡。

“和平是打出來的,不是求來的,關鍵得看他們怎麼選。”向冬晴平靜道。

聊了一陣,向冬晴管齊等閒要了一張門卡,然後開車離開了這裡,並告訴齊等閒,自己要用的時候,會提前跟他打招呼的。

齊等閒想起玉小龍的那番話,不由笑著搖了搖頭,喃喃道:“泰山壓卵?”

“就怕你壓下來的時候,發現底下是個孫大聖,直接把你的泰山給掀了。”

李雲婉有些不爽地說道:“我都冇門卡,你居然就這麼給了向冬晴!”

齊等閒笑了笑,道:“你不用門卡,你想來,我隨時給你敞開大門。”

李雲婉覺得這句話的情商很在線,於是,有些心花怒放。

剛準備跟李雲婉聊些什麼,齊等閒就接到了孫青玄打來的電話,說是搞了一個拜師大會,請他一定要來,無論如何都要拜他為師。

齊等閒覺得老頭兒也不容易,為了從他這裡學點東西,排場搞得這麼大,自己也不好不給這個麵子……

歎了口氣,隻能答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