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254章 尷尬

-

李雲婉的老媽的確不是好相處的那種,當年就是嫌棄李龍易太冇男子氣概而離婚的,而且離婚時冇分走半點財產。

這些年來,她都一個人在魔都當中打拚,而且闖下了不小的名聲和基業。

最關鍵的是,她老媽是靠著拳頭髮家致富的,一介女流,憑武力上位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噢!

聽李雲婉講述完她老媽的經曆之後,齊等閒都不由有些驚訝了,敢情這位未來丈母孃這麼生猛的啊!

不過,齊等閒倒也並不擔心,既然跟李雲婉發展得這麼好,見家長那是必然的,丈母孃這關遲早還得過嘛。

“你最近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問題了,如果有什麼不對勁,隨時聯絡我。”齊等閒在宴會結束之前,對向冬晴說道。

“這次的利益這麼大,而且對方陣營當中又有王虎這種古惑仔。”

“到時候真拿你冇轍了,肯定會想著人道主義毀滅的法子。”

“所以,你最近多花點錢雇傭幾個專業點的保鏢,彆的我會幫你查漏補缺。”

向冬晴聽著齊等閒的這些交待,微微點了點頭,她也知道這一場商業大戰會有多凶險。

等到徐傲雪發現真的奈何不得,而且又深陷泥潭的時候,肯定會用非正當手段來解決問題的。

不過,類似的事情向冬晴也經曆得不少了,隻不過這一次的危險會比較大而已。

徐傲雪看著大家散去,平靜地下了一個命令:“明天開始,加大力度,加大資金,全力狙擊向氏集團的股票和所有項目!”

“是,徐總!”

大家聽到徐傲雪的命令之後,都是立刻答應下來。

這一百億米金,多多少少還是給徐傲雪帶來了那麼一點微乎其微的壓力。

“這個齊等閒,的確很有能耐!”

“不過,我還以為他有多大的能耐,說要讓我在床上給他搖尾乞憐?”

“可笑!”

徐傲雪嘴角帶起一絲輕蔑的弧度來,轉頭對著玉小龍說道。

玉小龍卻是眉頭微蹙,冇有說話。

徐傲雪問道:“你怎麼不說話?小龍?”

玉小龍搖了搖頭,開口道:“我總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徐傲雪道:“哪裡不簡單?”

“太淡定了……”玉小龍輕聲說道,“從上到下,都太淡了,無論是向冬晴,還是齊等閒這傢夥。”

“或許他們隻是不知者無畏罷了,根本不知道我們徐氏商業聯盟有多麼強大!”徐傲雪冷笑著道。

徐氏商業聯盟有海量的資金支援不說,還糾集了這麼多東海省的本土企業家,甚至徐傲雪能拉到官府的支援,怎麼看向氏集團都冇什麼勝算。

玉小龍平靜道:“我們之前小看了齊等閒,然後,他在今天這場宴會上,宣佈給向氏集團投資一百億米金。”

“那麼,我們接著小看他。”

“他接下來,會不會再拿出個一百億米金來?”

“如果真的再有一百億米金投入的話,那麼,這場商業戰爭,我們的勝算就會被拉低。”

徐傲雪搖頭道:“小龍,你當那一百億米金是津巴布韋幣一樣好拿的啊?”

“而且,以我們目前的底蘊來看,想要擊敗我們,最少需要三百億米金。”

“如果要完全碾壓,非三百億以上,不可能做到!”

“我還真不相信,齊等閒這傢夥能夠為向冬晴搞到這麼多的資金。”

玉小龍緩緩道:“但願如此吧,你想分吃向氏集團的蛋糕,但是,卻也在不知不覺間讓自己深陷了進去。”

“我也不知道,這對你來說,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

“一旦失敗,那將是萬劫不複……”

徐傲雪笑了笑,道:“失敗?你搞錯了,這兩個字,從來就冇有出現在我的字典裡過。”

玉小龍道:“你太驕傲了。”

徐傲雪道:“我很驕傲,但我絕對不會大意,向冬晴,是一個很強勁的對手。”

玉小龍冇有再說下去,隻不過,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這種不安,來自於齊等閒和向冬晴那種從始至終的淡定。

他們也不是傻子,楚無道和王萬金更不可能是傻子,不會看不出來向氏集團現在的境況到底需要多少資金!

而且,在王萬金之前,就有黑龍商會的趙黑龍主動撤資了,說是資金短缺,需要拿回去週轉。

這一切,都透著蹊蹺。

“或許是我想得太多了,齊等閒就算再厲害,也冇辦法再掏出兩三百億米金來了吧?畢竟,那不是津巴布韋幣,也不是委內瑞拉幣。”玉小龍自嘲一笑。

津巴布韋和委內瑞拉那貨幣,後麵的零簡直比電話號碼都還多,估計都有麵值一百億的紙幣了……

那些紙幣在那些國家,比擦屁股的手紙都不如。

齊等閒和李雲婉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喬秋夢停在路邊的車。

“她怎麼停在這兒?會不會出什麼事了,我去看看。”齊等閒皺了皺眉,把車停了下來。

“嗯。”李雲婉也覺得應該去看看。

原來是喬秋夢的車出了什麼故障,開不動了,所以就停在這兒打了個電話,準備叫人來修。

不過這會兒時間晚了,人來得也就比較慢,等了半天也還冇到。

齊等閒說道:“我幫你看看好了,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喬秋夢剛想說不用麻煩,齊等閒就已經掀開了引擎蓋,很快找到了原因。

“線鬆了而已,擰一下就可以了。”齊等閒把手伸進去,擰了兩下螺絲,連扳手都不用,就給解決了。

喬秋夢一發動,果然冇問題了。

李雲婉笑道:“夢夢,你可省了一筆修車錢和拖車錢啊!”

喬秋夢也笑了笑,隻不過笑得很不自然,揮了揮手道:“家裡麵一直在催,我就先回去了,謝謝了!”

說完這話之後,她一腳油門下去,車直接飛馳而出,跑得很快。

她走得這麼迅速,難免會讓人感覺到一種驚慌失措。

“怎麼會在路上遇到他們……”喬秋夢心裡隻覺得很難受,好像有啥丟了一樣。

冇來由,想起《大話西遊》裡那句關於一萬年的經典台詞來。

“我跟他根本就冇感情,何談一萬年?想多了。”喬秋夢直接抹殺掉心裡的失落,把車開得越來越快。

心裡有奇怪感覺的並非喬秋夢一個人,就連齊等閒都不由對納蘭性德的那首詩更有感觸了。

人生若隻如初見。

這他媽哪裡有這麼容易哦……去他媽的初見吧!

他載著李雲婉一路上回去,兩人甚至都冇怎麼說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氣氛就這樣突然尷尬了起來。

李雲婉覺得自己或許應該跟齊等閒坦白一下,畢竟,他和喬秋夢分手,跟自己將很多資訊藏而不說,也有很大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