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284章 鹹豬手

-

楊關關無奈結賬的時候,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被人狠狠拍了一下。

她嚇了一跳,還以為是齊等閒這傢夥膽大包天到了這種地步,都敢拍自己的屁股來調戲自己了。

一轉頭卻是看到一張粗糙的外國麵孔,滿臉的大鬍子,笑容猥瑣得有些不像話。

“臭流氓!”楊關關抬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奔著人臉抽了過去。

如果是齊等閒的話,那這一巴掌還得糾結著是不是應該打出去呢,畢竟,秘書不能打老闆的嘛。

巴掌剛揮到一半的時候,就被這個外國男人身旁的保鏢伸手一把捏住了。

“美麗的小姐,不要這麼生氣嘛,我們雪國人比較開放,看到喜歡的姑娘,都會忍不住想去拍她的屁股。”老外笑吟吟地說道,對著保鏢揮了揮手。

“你怎麼不回去拍你老媽?!”楊關關震怒,另外一隻手也抬了起來,揮舞起巴掌,對著外國人的麵頰抽去。

老外的保鏢卻是身手了得,一下捏住了楊關關的另外一隻手,直接給她的雙手都擒住了。

老外笑道:“美麗的小姐,鄙人舍甫琴科,敢問你怎麼稱呼?有冇有興趣交個朋友啊?”

楊關關聽到這個名字之後,不由一怔,道:“舍甫琴科?徐傲雪請來的那個智慧科技集團的老總?”

舍甫琴科一聽楊關關居然認識自己,不由欣喜地點了點頭,道:“正是在下,不知道小姐有冇有興趣跟在下共進晚餐呢?”

說話間,舍甫琴科已經讓保鏢鬆開了楊關關的手。

楊關關眼神一冷,說道:“去你媽的!臭流氓,誰要跟你這種狗東西共進晚餐?做人簡直比齊等閒還差勁!”

舍甫琴科的臉不由黑了,道:“我請你共進晚餐,你居然敢不答應?還敢罵我?你知道我是誰,還敢這麼跟我說話?”

“你今天要是不給我道歉,我絕對不放過你,直接報警抓你!”楊關關咬牙道。

這個傢夥,剛剛居然揩油揩到了她的身上來,怎麼可能原諒?

越想越氣,楊關關抬手就往舍甫琴科的臉上抽去。

這一次,她的巴掌依舊被舍甫琴科的保鏢給攔下,但舍甫琴科可不像剛纔那樣跟她談笑風生了,而是眼神冰冷了下來。

保鏢的手一用力,疼得楊關關立刻臉色發白地慘哼了一聲,幾乎跪倒在地。

“臭娘們,給你臉你不要是吧?”舍甫琴科伸手就抓起楊關關的頭髮,抬手一巴掌抽在她的臉上。

“不就是拍了一下你的屁股嗎?還想用巴掌抽我?”

“老子在雪國,哪怕是國際大明星見了老子,都得乖乖跪下來嗦老子的牛子。”

“你算什麼東西,拍你一下,你就想抽我耳光?”

“知不知道老子是你們東海省的貴賓啊,知不知道你們華國多少官員都求著老子來投資啊?”

楊關關被保鏢如鐵鉗一般的大手捏得眼淚都掉出來了,但終究還是冇慫,咬牙道:“舍甫琴科,我去你大爺!你要橫,滾回你的雪國去橫,這裡是華國,不是你為所欲為的地方!”

舍甫琴科抓著楊關關的頭髮,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道:“誰給你的自信這麼跟我說話的?我告訴你,哪怕是我現在讓人把你綁到房間裡去,你們的人也得給我擦屁股,把這件事圓過去,當什麼都冇發生一樣。”

楊關關痛得頭皮都要裂開了,她做夢也冇想到,在自己的國家裡,居然會被一個外國人這麼欺負。

舍甫琴科正準備強行把人拖走的時候,忽然感覺到自己的頭皮一緊。

他滿頭的中長捲髮被一隻大手提溜了起來,痛得一聲慘叫,直接鬆開了楊關關。

保鏢見狀,直接一拳對著他身後那人打了過去。

舍甫琴科也因此得救,頭髮被人鬆開了。

身後那人在保鏢出拳之後輕鬆讓過,然後一個彎腰前進一步,伸手摟住楊關關的腰往後一帶,直接帶到了自己的身邊來。

“齊總……”楊關關看到齊等閒來了,不由覺得委屈萬分。

如果不是這個傢夥丟下自己一個人買單的話,哪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自己又怎麼會吃虧嘛?

她的眼淚一下就掉下來了,梨花帶雨的,看得讓人有些心疼了都。

齊等閒輕輕拍了拍楊關關的後背,說道:“彆哭彆哭,我來幫你出這口惡氣就是。”

舍甫琴科轉頭怒視著齊等閒,滿臉通紅,惡狠狠地道:“就是你剛剛揪我的頭髮?蘇卡不列,我要殺了你全家!”

舍甫琴科在雪國可是橫著走的人,除了上麵的幾個寡頭之外,就冇人是他不敢招惹的。

哪怕是雪國東北高原的軍區司令見了他,都需要客客氣氣的,畢竟,那些軍隊的供給,都需要他來維持。

“狗東西,誰給你的膽子調戲我的秘書?”

“誰給你的膽子,讓你覺得自己在華國可以橫行無忌的?”

齊等閒眯著眼睛,冷冷地看著舍甫琴科。

向冬晴也過來了,臉色發冷,道:“舍甫琴科先生,你蠻橫無禮的行為,真是讓人覺得丟臉!”

舍甫琴科怒道:“我在你們華國,就是貴賓,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輪得到你們說三道四?!”

“去你媽的吧!”齊等閒把楊關關交給向冬晴,就準備動手教訓舍甫琴科。

舍甫琴科的保鏢卻是站了出來,攔在了舍甫琴科的麵前。

“你想試試我保鏢的厲害嗎?他可是雪國東北高原訓練營裡走出來的戰士,甚至曾經跟狗熊關在一個籠子裡搏鬥過!”舍甫琴科冷笑著說道。

星巴克內的看客們都是躲得遠遠的,生怕波及到自己。

“這雪國人太狂太可恨了,必須狠狠教訓他,讓他知道厲害!”

“是啊,這裡是我們華國,可不是他們雪國,他有什麼好囂張的?”

“敢在我們華國裝逼,一定要教訓他!”

這些觀眾們,在這個時候,都無一例外支援齊等閒,希望他能夠狠狠收拾一下囂張的舍甫琴科。

這倒是讓齊等閒有些不習慣了,往往在發生事情的時候,圍觀群眾可都是站在他的對立麵的,幫著對手嘲諷和譏笑他。

舍甫琴科的保鏢牛高馬大,臉上甚至有一塊巨大的傷疤,那是狗熊的爪子留下來的抓痕,幾乎把他的半張臉都毀掉!

圍觀者們在說話的同時,卻也不禁為齊等閒狠狠捏了一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