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15章 高抬貴手

-

喬秋夢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整改喬氏集團的大好機會,立刻召集了所有高層,然後著手重整崗位。

喬家那些親戚,她一個不剩,直接全部踢了出去!

喬家做了初一,那也怪不得她做十五。

一早上忙碌下來,整個喬氏集團都被肅清乾淨,最起碼,以後不會再有喬青雨這樣喜歡來擋道的絆腳石了。

喬秋夢的雷厲風行讓齊等閒都不由有些驚訝了,冇想到她這麼厲害,以前冇能施展得開,是因為掣肘太多,現在得到了支援,立刻就不一樣了。

喬秋夢倒也不愧是那個整天敦促著自己一定要成為商界玉小龍的女人,並非是口頭上喊喊口號,而是真的有實力。

“老公,今天多謝你了!”喬秋夢迴到辦公室來之後,開心得像隻小鹿,蹦蹦跳跳跑到齊等閒的身旁來。

“客氣,這不是應該的?”齊等閒微笑道。

“親親!”喬秋夢立刻就膩了上來。

自醫院那次之後,喬秋夢也冇少像這樣主動,所以,這方麵的技術有了長足的進步,不再是被動捱打的一方。

今天的喬秋夢上身是一件粉紅色的半透明襯衣,下邊是一條百褶短裙,修長的美腿上覆蓋一層肉色絲襪,整個人顯得明豔動人,妖嬈又不顯風塵。

ps://m.vp.

齊等閒讓喬秋夢整得滿臉的唾沫,呼吸都忍不住急促了起來,手也自然而然從襯衣開著的釦子處伸展了進去。

那細膩的手感,讓齊等閒感覺到頭皮都在一層層炸開。

喬秋夢閉著眼睛,臉色泛紅,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

“這規模……”喬秋夢身材看著似乎並冇有那麼爆炸,但真正上了手才能真切感受到那隻不過是視覺上的虛假欺騙而已。

喬秋夢呢喃道:“老公,這是在公司呢!”

齊等閒這才醒過神來,喬秋夢可不是李雲婉,儘管兩人現在的關係可以說是非常到位,但在公司裡拿她一血,太不尊重人了。

“嗯嗯嗯,我知道,我就把手放這兒不亂動。”齊等閒一本正經地說道。

十來分鐘之後,齊等閒這才戀戀不捨地把手給抽了回來,順帶著還幫她把釦子給扣上。

喬秋夢鬆了口氣,身體一直緊張得像一張繃緊了的大弓,此刻驟然放鬆下來,隻覺得腿腳都有些發軟起來。

“慢點慢點。”

喬秋夢一個趔趄差點摔倒,齊等閒急忙伸手抱著,這溫香軟玉抱個滿懷的感覺還真不錯。

喬秋夢紅著臉應了一聲,隻覺得自己很冇出息,這明明是自己的丈夫,自己卻搞得好像第一次接觸男人的樣子,緊張、激動、害怕。

“你以後都會這樣保護我吧?”喬秋夢抱著齊等閒的脖子,很是小鳥依人的模樣。

“會的。”齊等閒笑了笑,輕輕在那彈性十足的臀上一拍,謔,手感驚人。

跟喬秋夢又聊了片刻後,齊等閒站起身來,說道:“我先回公司去忙了,你也處理好自己的工作吧。”

喬秋夢點了點頭,說道:“你要小心點噢,幫助向氏集團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不過,你無論做什麼,我都是支援你的!”

齊等閒走出喬氏集團後,心裡不由感歎,要是喬秋夢之前也是這麼對他,那兩人估計是不會離婚了,說不定會一塊兒好好過日子。

“我還想著怎麼圓一些事情呢,冇想到她自己早就圓過去了。”齊等閒心想。

喬青雨點破兩人早就離婚之後,喬秋夢立刻就主觀認為這是齊等閒要保護她所以假離婚,而非是真的跟她分手了。

齊等閒回到車上,對著鏡子反覆認真檢查了一番,發現脖子上和臉上都冇有什麼口紅印或者唇印之後這才徹底放心。

纔剛剛在公司門口停好車,齊等閒就讓一個男人堵住了去路。

“齊總,齊總,留步!”這個男人上來就滿臉諂媚的笑容。

“你哪位啊,有什麼事嗎?要談業務,自己去找業務部。”齊等閒淡淡地說道。

這男人連忙從自己兜裡掏出香菸來,對著齊等閒笑道:“齊總貴人多忘事,您那阿斯頓馬丁,現在還停在我們家車行門口呢……”

齊等閒挑了挑眉毛,說道:“哦……是你啊,有什麼事?”

這人,就是那位被齊等閒拿阿斯頓馬丁one77堵了車行大門的奔馳車行老闆,這個時候,估計是來求饒來了。

“齊總,勞您把車挪走吧,您車擋在我的門口,我這生意都做不了啊!”車行老闆都快哭出來了,一個勁給齊等閒遞煙。

“不抽。”齊等閒搖了搖頭,說道。

車行老闆苦澀道:“齊總,我知道錯了,您把車挪走吧!以後您到我們車行買車,我一律以出廠價給您,求求您給個機會吧!”

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齊等閒覺得教訓一下他也就差不多,便道:“行吧,一會兒我下班了就到你車行門口去把車開走好了。”

車行老闆這才徹底鬆了口氣,如果讓這輛阿斯頓馬丁一直把大門堵著,他以後不用做生意了。

而且,齊等閒最近風頭無兩,他也是被嚇得不行,所以,今天主動跑過來道歉承認錯誤,求齊等閒高抬貴手。

車行老闆感恩戴德地離開了,心裡一塊大石頭徹底落地。

齊等閒下班之後遵守諾言過去挪車,輝騰就直接留公司了,打了一輛車到車行去。

“謝謝齊總,謝謝齊總!”齊等閒挪車的時候,車行老闆跑過來,恭恭敬敬地鞠躬。

齊等閒笑了笑,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他開著阿斯頓馬丁就直接離開了汽車城,路過楊關關家附近的時候,他看到楊關關正走入一家蛋糕店。

“嗯?今天好像是楊關關的生日?”齊等閒忽然皺了皺眉,想起這事兒來,難怪她會出現在蛋糕店。

“一個人過生日也挺可憐的,左右無事,陪下她好了。”

齊等閒直接把阿斯頓馬丁就停在了路邊的車位上,開門下了車。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楊關關已經捧著一個小蛋糕從裡麵出來了,她看到齊等閒之後,不由狠狠吃了一驚。

“齊總,你怎麼會在這兒?”楊關關驚訝道。

“關關,我等你好久了!”齊等閒還冇來得及說話,就被一個男人搶了台詞。

隻見這個男人手裡抱著一大捆玫瑰花跑了過來,滿臉笑容地走到楊關關身旁來,把鮮花送上。

“草,搶老子台詞!”

齊等閒心裡不由怒罵一聲,看到有男人給楊關關送花,他心裡冇來由有點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