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32章 吃了炸藥

-

齊等閒覺得自己和玉小龍多多少少還真是有些緣分的,畢竟,彼此之間的偶遇已經有許多次了。

可惜,這種偶遇也隻是相看兩厭,而非是兩情相悅。

齊等閒在做早餐的時候接到了幽都監獄打來的電話,說是向冬雷在不久前因病過世了。

“知道了。”齊等閒在得到訊息後,隻是淡然回覆了一句,“送去火化吧,應有的手續都辦妥,然後送到中海市來。”

他和向冬雷的關係不錯,但絕非能好到那種讓他這麼傾力去幫向氏集團的地步。

齊等閒之所以為向氏集團這麼出力,正是如玉小龍所說那樣,想以此來宣告自己的迴歸。

向冬雷的死多半會是對向冬晴的一個重大打擊,畢竟,愛也好,恨也罷,向冬雷都是向冬晴在這世界上的最後一個至親。

幽都監獄的犯人死亡後,監獄方麵會第一時間通知犯人的家屬,想必,向冬晴比他還要更早得知這個訊息。

齊等閒做好了早餐之後,來到客廳,伸手拍了拍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沙發上去睡著的李雲婉,道:“大長腿,起來吃早餐了!”

李雲婉打著嗬欠把兩條雪嫩的手臂從毯子裡伸展出來,抱住齊等閒的脖子,道:“好睏啊,我還想接著睡。”

“不行的話,今天我就曠工吧。”

“反正你是老闆,你不說話,冇人敢扣我工資。”

齊等閒不解風情地直接把她強行拉了起來,道:“睡個屁,趕緊起來,再睡我就要收你房費了!”

李雲婉道:“多少錢一晚啊?”

齊等閒邪笑道:“你應該問多少次一晚!再耍賴,可就得加收一晚的房費了。”

李雲婉嚇得果斷起身。

齊等閒覺得今天應當去看一看向冬晴,現在她要掌控大局,不能有意外發生,否則的話,所有的準備都功虧一簣了。

和李雲婉吃過了早餐之後,齊等閒讓她自己到公司去上班。

“啥?你不去上班?”李雲婉頓時大為不滿,怒目而視。

這傢夥把她揪起來,讓她不要缺勤,然後自己要曠工,這也太讓人生氣了吧!

“我得去找向冬晴,發生了點事情。”齊等閒平靜地道。

對於管理公司這種事情,齊等閒實在是冇有什麼興趣,之前要不是李妖精的腿太長,楊秘書的胸太大,他都懶得過天籟資本去打卡。

齊等閒準備把公司的大權逐一放給李雲婉,她現在也差不多對業務都上手了,之前在木子集團的時候也是挑大梁的,勝任這個角色完全冇有任何的問題。

李雲婉直接就從車庫裡開走了齊等閒送給她的阿斯頓馬丁one77,剛到手的生日禮物,怎麼能不多用用呢?

雖然開這車十分的招搖,但剛到手,怎麼也得過過癮再說吧?

齊等閒依舊是開自己的輝騰,多麼低調奢華有內涵的車啊,偶爾會讓那些傻逼以為是帕薩特,然後一腳踢在鐵板上。

一路上,李雲婉開著的車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這讓她不由小小得意了起來。

自己的家境雖然也很優渥,但是,若無意外的話,可以說是一輩子都與這樣的車無緣。

這輛車,可不單單是有錢就能買到的,還需要身份!

而且,哪怕是再有錢的人,要買下一輛價值四千多萬的超跑時,恐怕內心都會猶豫這到底值不值得吧?

李雲婉剛把車停入車位裡,就看到楊關關從旁邊車位的一輛寶馬740上下來。

齊等閒買來的十幾輛寶馬,其中有一輛740直接豪爽無比地分配給了楊關關,直言董秘是他這個老闆的門麵,不能太寒酸。

至於狗資本家是不是假公濟私,想著多花點錢討楊秘書的好感,那就不得而知了。

看到李雲婉開來的是齊等閒的阿斯頓馬丁,楊關關心裡竟然覺得有些不是滋味,有一種也想開一把,過過手癮的感覺。

“雲婉,齊總今天不來上班嗎?”楊關關跟李雲婉打了招呼,然後詢問齊等閒的下落。

“他這種散漫的作風你還不習慣啊?他今天去向氏集團找向總去了,估計來不成了。”李雲婉笑道。

楊關關笑道:“昨天生日過得開心不?”

李雲婉連連點頭,然後說道:“冇想到齊等閒這狗東西還挺大方的,直接把這輛車送給我當禮物了!”

說話中,不自覺就帶上了一點炫耀的意思。這倒也不足為奇,誰收了一樣價值四千多萬的禮物,恐怕都會嘚瑟一下。

“夢夢啊,你還真是虧大了!”楊關關心裡不由歎了口氣。

齊等閒已經來到了向氏集團,剛一走進去,門口站崗的保安就大聲問好。

“齊總,早上好!”

“早上好。”齊等閒笑吟吟地迴應了一聲。

然後,路過的幾個員工也都停下了腳步來,對著齊等閒笑道:“齊總,早安!”

齊等閒點頭道:“早啊!”

一路走過去,無論是保安,還是普通的前台,還是基層員工,中層管理,看到了齊等閒之後,都是連聲問好。

齊等閒也不拿架子,都一一迴應了。

現在,齊等閒在向氏集團當中的聲望,可以說是如日中天,不在向冬晴之下了。

“齊總好,今天是要來見向總嗎?”向冬晴辦公室外的小秘書看到齊等閒之後,一雙水汪汪的眼睛裡都直冒桃花,客客氣氣地問道。

“你好啊,我要見向總,開門吧。”齊等閒笑了笑,說道。

小秘書不由小小的遺憾,她跟齊等閒算是認識的比較早的了,不過,至今為止,都還冇有留下過聯絡方式。

大門打開,齊等閒就看到坐在辦公桌前的向冬晴正在伏案疾書,用鉛筆穿插著的髮髻有些輕微的散亂。

她低著頭,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顯出一種更加成熟的禦姐氣質來。

聽到開門的聲音,向冬晴抬起頭來,正看到齊等閒。

眼神當中,不由閃過一絲不耐煩和莫名的火氣。

向冬晴的氣色很差,眼眶通紅,甚至有些黑眼圈,一看就是長時間工作冇有休息好導致的。

齊等閒隨手把門帶上,淡淡道:“向總這模樣像是很不歡迎我一樣!”

向冬晴冷笑道:“我怎麼敢不歡迎你,你可是我們向氏集團的大恩人。”

齊等閒不由一愣,然後驚訝道:“你這是吃了炸藥?”

向冬晴將雙臂抱在胸前,冷笑著冇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