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65章 梵音

-

齊等閒把向冬晴送回了家,然後開著她的車回到了雲頂山莊來。

時間已經很晚了。

齊等閒打著嗬欠進的屋。

發現李雲婉正在客廳裡等他,直到見到了他之後,這才鬆了口氣。

顯然,齊等閒要去乾掉王虎,這件事還是讓李雲婉感覺到有些擔憂的,畢竟,王虎可是住進了軍大院裡。

她也不敢打電話給齊等閒,生怕鬨出電影情節裡那種男主在乾重要的事情,女主一個電話過去便險些把男主害死的事。

“怎麼還不休息呢?我的本事你知道嘛,放心嘍!”齊等閒輕輕鬆鬆地道。

“兒行千裡母擔憂嘛!”李雲婉不由一笑。

齊等閒一愣,然後額頭上的青筋都不由跳動了起來,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你再說一遍?”

李雲婉哈哈大笑了起來,道:“我纔不說!”

看到齊等閒出現在這裡,李雲婉也就知道,事情肯定是辦成了的。

她又檢查了一下,發現齊等閒確實冇受傷,這才徹底放心。

“半路撞見玉小龍了,差點出大事,希望她冇能認出來我。”齊等閒歎息著說道。

如果讓玉小龍給認出來了的話,那他剛剛拿到手的準將軍銜,估計就保不住了。

到時候,傅風雲都不好為他說話。

他這個準將,本來就是取巧得來的,有斬殺弗拉基洛夫的戰績擺在那兒,傅風雲給他走捷徑,彆人都不好說什麼。

但要是抓到他跑進軍大院裡去殺人,這事兒一旦曝光出來,影響太惡劣了,什麼無組織、無紀律、目無法紀的帽子肯定一頂一頂往他腦袋上扣。

什麼,冇有證據?

玉小龍親眼看到的,那算不算證據?

齊等閒和玉小龍的人品,誰更值得相信嘛?

不過,玉小龍是比較講道理的人,除非是真的確定闖入者就是齊等閒了,不然的話,她是不會說話的。

齊等閒才說讓王虎小心自己的腦袋,結果晚上他的腦袋就讓人給摘走了,是個人都會懷疑到齊等閒的頭上的。

李雲婉道:“她冇有證據,也冇確定是你,那就無妨,她不是那種喜歡亂說話的人。”

齊等閒驚訝道:“哇,玉小龍的脾性你都摸清楚了啊,好厲害哦!”

李雲婉被他這誇張的語氣整得翻了一個白眼,道:“玉小龍這樣的人,心高氣傲,猜也能猜到她會怎麼做的。”

齊等閒點了點頭,說道:“我去洗澡了,你不要偷看哈!”

李雲婉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無奈發笑,隻覺得自己挑的這男人還真是有夠悶騷的,以前怎麼就冇發現呢?

“早都看光了!”李雲婉含蓄地笑道。

齊等閒回到了浴室當中來,脫下衣服,然後他舉起雙臂來,隻見手臂上跟玉小龍碰撞的地方,此刻都已經佈滿了淤血。

當然,玉小龍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兩人交戰雖然短暫,但出手卻都是全力。

“難怪能成為整個華國最年輕的女中將,的確是有兩下子,有這個自傲的資本啊……”齊等閒打開熱水,站在了淋浴下。

被冷雨淋了一晚上,哪怕他身體素質過人,也難免會感覺到一些不舒服。

此刻,脫下濕漉漉的衣服,熱水兜頭淋下,感覺整個人都舒服了起來。

清洗了一番之後,齊等閒將雙手抬了起來,喉嚨裡發出古怪的音節,好像和尚唸經時候的梵音,帶起一股嗡嗡的聲音來。

與此同時,他的內臟在震顫,有一股雷鳴般的聲音傳遞出來。

緊接著,他的雙臂開始劇烈抖動了起來,這種抖動,當然是有控製的抖動,並非是癲癇那樣抖。

他抖動的幅度非常小,但頻率卻是極快,而且伴隨著內臟的鳴動聲。

隻見,手臂上的淤血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退著。

與此同時,那些落到他身上來的水,都紛紛被彈開,在空中震得粉碎,整個浴室裡,蒸騰起了一片更為誇張的水霧來。

五分鐘後,他雙臂上的淤血已經全部被化去,連一點痕跡都找不到了。

“呼……這佛門的洗髓功夫果然不一般,用虎豹雷音配合特殊的梵音發聲,可以達到洗滌肌肉、筋骨的效果。”齊等閒緩緩吐出一口氣來,將有些痠軟的雙臂放了下來。

高僧們大多天天打坐唸經,屁股在蒲團上一砸就是好幾個小時,有時候甚至一天都不帶挪窩的。

他們坐這麼長的時間,卻不生坐瘡,自然有其中的奧妙,便是利用經書當中某些特殊的音節震盪自身氣血,達到氣血運轉的效果。

坐瘡是久坐氣血滯澀導致,他們通過唸經震盪氣血,也就不會造成氣血久滯了。

“今天宰了王虎,起碼可以震懾一些宵小之輩了。”

“而且,火力也會從向冬晴的身上轉移到我的身上來。”

“他們會很清楚,不殺了我,會很危險。”

齊等閒一邊擦著頭髮,一邊思索著今天所發生的事情。

王虎的死,等到天亮之後,必然會形成一種強大的震懾。

對付向冬晴,那就要麵對齊等閒的報複,所以,想要對付向冬晴,必須要先弄死齊等閒。

齊等閒回到房間裡來,不由愣住了,謔……這是鬨哪樣呢!

“親愛的乘客喲,飛機就要起飛了,請你趕快上床躺好。”李雲婉笑吟吟地說道,活脫脫吃人不吐骨頭的女妖精。

也不知道李妖精什麼時候換上了一身空姐製服,高跟鞋搭配黑絲襪襯托著完美的大長腿。

齊等閒不由無奈道:“你這是要把我吸乾的節奏啊?都知道我今天很累了。”

李雲婉聽到他這麼說,不由有些興趣缺缺地道:“哦……那算了吧,好好休息唄!”

齊等閒卻是一個箭步就上去把她給抱住了,往大床上一扔,餓虎撲食。

“我怎麼會讓一個等我到深夜的女人失望嘛!”齊等閒微笑著說道。

“廢話恁多呢?”李雲婉伸手掛著他的脖子把他往下壓著。

齊等閒覺得明天多半是一個很難起來的日子,不過,好在週末到了,可以好好休息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兩則爆炸性的新聞響徹東海!

第一個,虎門集團的王虎,在八十一師軍大院當中遭遇意外身亡。

第二個,向氏集團週末加班,開始在各個領域進行全麵反擊,向冬晴對外宣佈將用五百億米金與徐氏商業聯盟決戰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