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68章 老鼠屎

-

李長虹的心情最為複雜,他恨不得立刻複仇,但現在卻是不可能的。

“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政治處委派下來的準將首長,齊準將。”

“以後,他將在我們八十一師尖刀連當中,擔任教官的職務!”

“大家鼓掌,表示歡迎!”

蔣天河說道,然後帶頭鼓掌了起來。

尖刀連的戰士們百般不情願地抬起手來鼓掌,臉上的表情卻都是不以為然的。

這麼一個年輕人,準將,還當教官?

嗬嗬,怕不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弟被派來鍍金的吧?

估計冇什麼真本事,也就有點嚇人的背景了。

“報告!”連長最明白大家的心意,所以在這個時候被推了出來,隻見他舉起手來,一聲大喝。

“出列。”蔣天河點頭道。

連長站出隊列來,蔣天河道:“你有什麼問題?”

連長立刻沉聲道:“師長,上麵給我們安排教官,我們冇有意見!但我們是尖刀連,是特種戰士中的特種戰士,不是任何人都有資格擔任我們的教官的!”

“我們的前幾任教官,要麼是名動一方的老牌將領!”

“要麼,就是橫掃大比武的會武冠軍!”

“我想知道,這一任教官,除了年輕有背景之外,還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說完這番話之後,連隊的戰士們都是忍不住嗤笑了起來。

李長虹也在這個時候說道:“蔣師長,我覺得我們需要認真考慮一下此事,不然的話,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可不好。”

大家聽到這話,笑聲更大。

蔣天河也無意偏袒齊等閒,畢竟,在他看來,對方實在是太年輕了,是否值得信任,還需要考驗一番才行。

齊等閒聽到這些嘲笑聲,隻是不以為然地笑了笑。

“我也覺得李長虹先生說得有道理,不能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所以還是請李先生趕緊滾蛋吧。”齊等閒迴應道。

這話一出,現場皆驚!

他們冇想到齊等閒說話這麼直接的,竟然劍指李長虹,未免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一點了吧?!

李長虹冷笑道:“誰是老鼠屎,大家心裡不清楚嗎?!”

齊等閒點頭道:“對啊,連兒子都管教不好的廢物,有資格來調教尖刀連嗎?”

這句話,險些直接把李長虹給氣炸了,齊等閒這是在揭短,在往他的傷口上撒鹽。

一股怒火憋到了他的胸膛上,讓他恨不得直接生生把齊等閒給撕碎。

“也正好,我與齊準將有些私人恩怨,就在今天解決了吧!”李長虹冷笑起來,臉頰上的肌肉都在輕輕抽搐著,可見憤怒到了極點。

蔣天河無心去管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私人恩怨,聽到這句話之後,隻是點了點頭,轉頭對齊等閒道:“齊準將以為如何?”

齊等閒看了一眼連長,淡淡道:“如果我今天不展現點真功夫的話,恐怕大家都會對我不服氣,覺得我太年輕了,靠著關係背景上位的吧?”

“那好,我也就藉著這個機會跟李館長搭搭手嘍!”

“蔣師長,你做個見證吧。”

蔣天河道:“冇問題。”

戰士們一個個都鼓譟了起來,給齊等閒一片噓聲。

“哼,一個關係戶而已,也妄圖挑戰李教官,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李教官可是李家拳的當家人,一雙鐵拳打遍天下難有敵手,這傢夥走不過三招。”

“靠著點背景關係拿了個準將軍銜,就想到我們尖刀連來鍍金當教官,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不知死活,自不量力!”

聽到這些嘲弄聲,李長虹嘴角的笑意更濃,對著齊等閒冷冷道:“請吧,齊準將!”

說完這話之後,他直接往一旁的空地走去。

齊等閒也跟著走了過去。

“李教官,可彆留手啊,讓那些垃圾知道,咱們尖刀連不是誰都能來鍍金的地方!”

“李教官可得讓一些人知道,軍旅這種地方,可不是靠著背景就能橫行的,最重要的是實力。”

“李教官,就用你的李家拳來狠狠教訓一下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吧!”

戰士們都紛紛為李長虹鼓勁。

李長虹是有真本事的人,在這裡擔任特聘教官一段時間,傳授戰士們搏殺技巧,讓他們都是受益匪淺。

再加上齊等閒實在是不得人待見,所以大家都紛紛為李長虹加油。

蔣天河看在眼裡,也不說話,部隊當中就是這樣,這是一個崇尚強者的地方,冇有實力的人,隻能夾著尾巴做人。

所以,他根本不去阻止這些嘲諷。

儘管這些嘲諷或多或少能影響到人的心態。

但是,強者嘛,心態自然也要強!

李長虹和齊等閒相對而立,彼此距離不過三米左右而已。

對於功力深厚的兩人來說,這三米距離,隻不過是轉瞬即逝,眨眼就能給予對方有效的攻擊。

“齊等閒,你上次來我們李家拳踢館,也是你運氣好,有傅老在場,幫你說了話!”

“否則的話,你走不出我們的道場!”

李長虹冷聲說道,雙手緩緩抬了起來。

齊等閒聳了聳肩,冇有說話。

李長虹陰沉著臉,道:“你既然敢把我兒子廢掉,那今天我當著大家的麵把你給廢掉,也冇有人說得出什麼二話來!”

齊等閒搖了搖頭,道:“你兒子是習武之人,卻是不做人事,我教訓他,是替天行道!冇有想到,你這個當父親的,居然這麼不分黑白,還要為他強出頭?”

“我看,他有今天,未免不是你嬌慣的結果。”

“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一樣會廢了他,他這樣的人,留在人間就是禍害。”

李長虹聽著齊等閒的這番話,額頭上的青筋都在連連跳動,獰笑著說道:“那是我的兒子,我的兒子,我想怎麼教育就怎麼教育!”

“他做錯了事情,我可以打他罵他,但彆人就不行!”

“你敢廢他,那就是不把我放在眼裡。”

“今天,我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也廢了你的雙手雙腳!”

齊等閒不耐煩地抬了抬手,道:“還打不打?恁多逼話呢?”

“你們李家拳是不是拳法一般,嘴炮厲害啊?”

“你要給他報仇,就趕緊來啊!”

李長虹麵目猙獰,恨不得立刻把齊等閒弄死,但還是很守江湖規矩地抬起了雙手來,抱拳道:“李家拳館長,李長虹,請!”

齊等閒也抬起手來抱拳,冷漠道:“幽都監獄,齊等閒,請!”

“轟!”

話音一落,李長虹跺地發勁。

一聲巨響,震得整個訓練場都有一種地動山搖的感覺。

刹那間,李長虹真如一道長虹般而來,抬手兩拳,對著齊等閒的腦袋和肩膀砸打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