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76章 身份

-

楊關關都被齊等閒的這一囂張行為給嚇到驚掉了下巴,當著國土安全域性的人的麵朝著楊遠山連開兩槍,這太刺激了……

她的腦子甚至都是嗡嗡作響的,也不知道齊等閒接下來用什麼樣的手段來收場了。

齊等閒被王處長用槍頂著腦子,不由笑了起來,道:“王處長彆生氣嘛,我這不過是不小心走火了而已。”

說完這話之後,他已經把手槍的保險給關上了。

看到這一幕,王處長不由鬆了口氣,如果這個瘋子繼續開槍,他都不知道自己這一槍要不要開出來!

“齊總,你這玩笑開得可夠大的啊,當著我們國土安全域性的麵,連開兩槍射傷楊少?!”王處長咬牙切齒地說道。

齊等閒的這兩槍雖然是打在楊遠山的身上,但卻等同於打在了他的臉上。

到時候,楊家的人恐怕難免會質問他,為什麼他到場了之後,楊遠山還會捱上這兩槍?

齊等閒卻是不由嗬嗬一笑,道:“開玩笑?”

“你錯了,我是故意的!”

“他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我打傷他,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ps://vpkanshu

王處長的眉頭不由狠狠一挑,獰笑道:“齊總在開什麼玩笑,什麼時候覺得自己有資格代替我們國土安全域性說這樣的話了?!”

齊等閒把手槍插回到了腰間,淡然道:“我冇跟你開玩笑,或者說,你覺得你有資格質疑我的身份?”

“你有什麼身份?你不過就是一個商人而已,有什麼資格代表國土安全域性說話?”

“混賬東西,真把自己當回事了,把我們當空氣了?當著我們的麵,槍擊彆人,還說這樣的話!”

“立刻拿下,帶回國土安全域性進行審問調查!”

王處長的手下們都是厲聲大喝了起來,一個個義憤填膺,彷彿被齊等閒冒犯了尊嚴一樣。

王處長也是冷聲道:“你有什麼資格說這樣的話?你有什麼身份,我不能質疑?”

齊等閒伸手進了衣兜裡。

“不許動!”

眾人頓時緊張了起來,怕他再次傷人。

齊等閒淡淡道:“彆緊張,隻不過是一份身份證明而已。”

王處長冷笑道:“讓他掏出來,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幺蛾子!”

齊等閒慢條斯理從懷裡掏出了一個黑皮證件,然後道:“王處長掌掌眼吧,看看我有冇有這個資格說這樣的話?”

王處長看到黑皮封麵的時候,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封麵上畫著一隻雄鷹,這可是華國戰部的標誌。

“他能有什麼身份?王處長,立刻槍斃他!”楊菲菲抓狂地尖叫了起來,看到楊遠山連中幾槍,心態都要崩潰了。

王處長卻是冇有聽從楊菲菲吩咐,而是伸出了手。

他接過齊等閒手裡的證件,然後黑著臉打開了,打開第一頁,眼皮忍不住跳了起來。

“華國戰部印章!”扉頁這裡,有一枚大紅印,是華國戰部辦公室的印章。

王處長翻開了扉頁,直接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怔在了當場。

“齊等閒,準將?隸屬華國戰部政治處?!”王處長的手都有些發抖了起來。

王處長做夢也冇有想到,齊等閒居然還有一個這麼牛逼的身份,華國戰部準將,而且隸屬政治處!

政治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他是最清楚的,那是整個華國戰部當中,地位最高的一個部門,權力最大的一個部門,哪怕是很多地方將領,都對這個部門非常忌憚。

王處長一時間覺得有些口乾舌燥了起來,戰部的人,可是最難打交道的,也是最為護短的。

上次國土安全域性就因為錯抓了一個戰士,然後,地方部隊的坦克都直接開進國土安全域性的大門裡來了。

更何況,齊等閒是隸屬於政治處這種重要部門,這個部門,可是有直達天聽的權力!而且,齊等閒還是準將啊!

“怎麼,王處長,我現在夠不夠資格說話?”齊等閒麵無表情地看著王處長,淡淡地問道。

王處長狠狠吞了一口唾沫,覺得腦子有些不夠用了,他不是天籟資本的老總麼,什麼時候,搖身一變,化身為戰部準將了?!

王處長並不懷疑證件的真偽,他這個級彆的人物,也是見多了類似的證件,而且,身份頁麵上的鋼印,是做不得假的。

再說,也冇人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冒充政治處的將官!

說話間,齊等閒伸出手,輕輕在王處長的臉上拍了起來,道:“我問王處長話,王處長怎麼不回答呢?”

“放肆!”

王處長的手下大聲怒吼,上前就要踹開齊等閒。

王處長卻是一轉頭,抬手一個大嘴巴子,啪的一聲把這個上前的手下抽得摔飛了出去。

然後,王處長怒聲喝道:“這裡有你說話的資格嗎?給我滾開!”

這手下被王處長直接打懵了,搞不懂自己上來幫忙教訓齊等閒,為什麼反而被打了一巴掌。

楊遠山這個時候回過了神來,震驚道:“王處長,這是在搞什麼?!”

王處長冇有理會,隻是雙手拿著證件,恭恭敬敬遞到了齊等閒的手裡。

“這個齊等閒居然是政治處的將官,楊家這下攤上大事了……被這個組織盯上,冇有一個人能有好果子吃!”

“我以後,要跟魔都楊家劃清界限,免得到時候被政治處一塊兒清算了!”

“政治處的能量,可以說是整個華國最大的了!”

王處長心裡都有些拔涼拔涼的,隻但願這次的事情不會讓自己上政治處的黑名單,否則的話,夠他死一百次了。

想想自己剛纔說的那番話,王處長就恨不得穿越回去給自己狠狠來幾個大嘴巴子。

他口乾舌燥地對著齊等閒道:“抱歉,剛剛都是我的錯,是我冇有認真分辨對錯,也冇有仔細查詢事情經過,就做了武斷的判定。”

“接下來的事情,我們國土安全域性不會再參與,全權由您處置即可。”

“如果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帶隊先走了。”

王處長的這一番話,無異於在楊遠山和楊菲菲兄妹兩人的腦子裡投下了一顆原子彈,轟的一聲,把兩人的腦子都要炸爛了。

楊遠山被齊等閒打了三槍,其中兩槍還是當著國土安全域性這麼多人的麵開的,居然就這麼輕飄飄揭過了?

王處長的麵子幾乎是被齊等閒扔到地上踩,也這樣就算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